血染长生 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来试试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面对金丝国第一金斗,马先令之所以如此有信心,因为他是见识过庄齐印的剑法,精妙无比,用马三桂的话来说,此人的剑法造诣完全不在雨雄之下。他们一直把他当作宝贝一样藏在军营之中,舍不得交给皇帝去参加七国淘金大会,寻思着日后若是造反成功,自己拿去参加七国淘金大会,岂不是更有面子?

  这次马家对琅月公主是势在必得,才偷偷把庄齐印从大营里调过来,就是防止发生这样的事情。

  马先令说完以后就跳下擂台,讹了一张百姓的板凳,坐下来观看,那百姓倒也不生气,反而欢喜,毕竟这张凳子被仙人坐过了,日后肯定身价百倍,生怕这个仙人坐完以后还要把板凳顺走,所以就紧紧盯着。

  庄齐印这时亮了下修为,金斗七品,接着拔剑出鞘,指着左苍道:“受死吧!”

  左苍笑了笑,不紧不慢地拔出了剑,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道:“那你来吧!”

  庄齐印也是不喜废话,剑花一抖,就攻了上去。

  左苍看着老态龙钟,半死不活,一旦迎敌,却是快如闪电,剑走如飞。

  两大高手对决,均是使尽浑身解数,上下翻飞,剑舞如风,连擂台之下的百姓都觉剑气袭面,凛冽如寒风,心底不由升起阵阵寒意。

  这些百姓已经看完了二十七场比赛,看着马先令总是一脚制胜,暗自总结出经验,修士打架就应该是速战速决,一招定胜负,从不啰嗦,但现在却发现他们错了,原来修士打起架来也可以很精彩,虽然以他们的眼力,根本就看不清擂台上的人影,只觉擂台上流光四溢,影动如瀑,不过这样反而觉得更美,心里忍不住仰慕。

  金其叶一家四口却看得揪心不已,心都悬到了嗓眼里,特别是琅月,因为关系自己的一生,虽然看不清擂台上的人影,依旧紧攥粉拳,轻咬嘴唇,紧紧地盯住擂台之上。

  金地地转头小声问姜小白道:“你觉得左苍能赢吗?”

  姜小白淡淡道:“他已经输了!”

  金地地惊道:“这不可能,他可是我国第一金斗!”

  姜小白道:“那是你以为!”

  话音刚落,就听擂台上传来一声惨叫,原来还粘在一起两道人影就分了开来,相距七尺,相对而立,直视对方。

  庄齐印双臂下垂,手里的剑已经没了,而左苍的胸前却多了一把剑。

  马先令大喜过望,一下就跳上擂台,指着左苍道:“老家伙,长得丑还不自觉,谁丑谁先死,现在知道自己丑了吧?”

  左苍圆目怒睁,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用尽最后气力转头望向高台,喃喃道:“皇上,对不起,臣尽力了……”说完带着满脸的不甘,就倒了下去。

  虽然他说得声音很小,但金其叶毕竟是紫斗修为,全听见了,只觉心如刀绞,两手紧紧抓住椅把,竟把椅把捏得粉碎。没想到马三桂私下里竟藏了这么一个金斗高手,始终却没有拿出来,看来他早有不轨之心啊!

  庄齐印走到左苍身边,从他身上拔出了剑,擂台下就上来两个人,将他的尸首抬了下去。

  马先令见金丝国第一金斗都铲除了,心中再无顾忌,哈哈大笑,道:“还有谁心里不服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既然不服,就快快上来送死,别等我把公主娶回去了,你们再喊不服,那时就晚啦!”

  四下里一片寂静,无人应答。

  马先令见无人敢战,沾沾自喜,又转身遥望高台,抱拳道:“皇上,看来我对公主一片痴情已经感动上天,让我有如神助,连我国第一金斗都能打败,看来都是天意啊!”说起来一点都不知道脸红,好像第一金斗真的是被他打败似的。

  琅月闻言,心乱如麻,只觉眼前一片灰暗,紧咬嘴唇,身子微微颤抖,眼泪就流了下来,连第一金斗都输了,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看来她真的要嫁给眼前这个可恶的人了。灵妃见了,心也跟着疼痛,但她根本就无力改变,只能拉住琅月的手,轻轻抚摸,小声安慰。

  金其叶虽然憋着满腔怒火,却也无处发泄,虽然马先令气焰嚣张,但毕竟是合乎规矩,他也不好发作,转头看了眼姜小白,却是正襟危坐,一脸漠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去求他,不禁喟然长叹,道:“看来真的是天意!”

  金地地就急了,拉了下姜小白的胳膊,道:“兄弟,现在我国已经没有金斗修士能打得过台上那个人了,只有你能帮我上去应付一下了!”

  姜小白依旧面无表情,道:“我不会上的!”

  金地地惊道:“不会你也打不过他吧?”

  姜小白道:“打不打得过,我也是不会上的!”

  金地地急道:“兄弟,你这就不够意思了,三天前你不是这样说的!”

  马先令见皇上怂了,心里愈发得意,又转身指着站在擂台下的司仪,道:“你愣着干嘛?上来宣布结果了!”

  司仪便缓缓走上擂台,在马先令和庄齐印身上扫视一遍,道:“你们俩个谁是获胜者?”

  马先令道:“你个傻瓜,当然是我啦,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已经投降了!”

  庄齐印道:“不错,我不是少帅的对手,我已经投降了!”

  司仪点了点头,转头看了眼皇上,见皇上面无表情,便硬着头皮大声道:“我宣布,此次比武招亲大会的获胜者是……”

  “等一下!”

  一声轻喝席卷全场。

  众人一惊,纷纷转头,却见陈静儒这时站了起来,面色刚毅,淡淡道:“我来试一试!”

  琅月心里本来已经绝望,眼中还噙着泪花,心头一动,忍不住侧目,如同溺水时却看见漂来了一根稻草。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陈静儒已经跳下高台,如同蜻蜓点水,两三个雀跃,已经跳上了擂台。

  马先令张口结舌,这时才反应过来,就指着他道:“你是谁啊?”见他一直被皇上奉若上宾,也不敢太过嚣张。

  陈静儒冷冷道:“一个无名小卒而已!”

  马先令道:“你是什么修为?”

  陈静儒眉间金光一闪,道:“金斗五品!”

  马先令没有理他,而是转头望向高台,道:“皇上,这有点不符合规矩吧?”

  金其叶道:“朕说过,只要是金斗修士,均有资格参与!”

  马先令心里就有些恼火,但毕竟还没有造反成功,也不敢表露,急道:“可是皇上,我国金斗修士多如牛毛,就这样没完没了地打下去,岂不是几百年也打不完?”

  陈静儒接口道:“你放心,这是最后一战!只要你赢了我,你就可以把公主带走!”

  马先令怔道:“你说话有用吗?”

  金其叶接口道:“有用!这是最后一战,谁赢谁便是朕的乘龙快婿!”

  马先令听得暗暗心惊,实在想不透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可以代皇上做主,虽然对方只有金斗五品,但看他胸有成竹的模样,心里也没底,毕竟金丝国第一金斗已经命丧在他们的剑下,这个人还敢跑上来挑战,要么是脑子进屎了,要么是实力确实有过人之处。一时之间他也无法确定,毕竟不能把对方的脑子打开,看看里面有没有屎。稍作迟疑,便看着金其叶道:“但我们已经连战二十八场,这样车轮战,我觉得对臣有失公允!”

  金其叶刚欲开口,陈静儒却道:“既然你觉得有失公允,那你们两个金斗七品就一起上吧!”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好狂妄的口气,确定此人只有金斗五品吗?一般说来,一个金斗五品能战胜一个金斗七品,如同以鸡战狗,已是奇事,现在倒好,这只鸡还想同时战胜两条狗,这得是什么鸡啊?如果他们问姜小白,姜小白肯定会告诉他们:战斗鸡!

  琅月眼中也闪过一丝异样的色彩,感觉自己跟陈公子现在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由为他暗暗揪紧了心。

  马先令现在终于确定了,对面这个家伙确实只是脑子里有屎,完全不知天高地厚啊!就算他的剑法再精妙,能精妙过雨雄吗?连雨雄都未必是庄齐印的对手,何况他只有金斗五品,虽然自己的剑法烂如狗屎,但是麻雀放屁还要添一阵风,何况自己金斗七品的修为还是实实在在的!便哈哈一笑道:“蛤蟆不大,口气不小啊!”

  陈静儒冷笑一声,道:“你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这个又犯了马先令的忌讳,刚才那个比他丑的人说说倒还能忍受,只当他是嫉妒自己,可现在这个人貌似比他英俊,那就是嘲笑他了,以他的身份地位,长这么大也没被人嘲笑过,哪里能够忍受?顿时目露寒光,咬牙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黄泉路上你要记着,不是我们杀了你,而是你自己作死!”

  陈静儒道:“只要你开心就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