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二百七十五章 比武招亲大会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33:40 源网站:节点2
  金地地回到太子府,天已经朦朦胧胧地亮了。见到姜小白三人仍然坐在客厅里等他,心里愈内疚,进门便苦着一张脸,道:“兄弟,我对不起你!”/p>

  姜小白起身笑道:“没事的,兄弟,看你的样子,好像是你父皇不愿借兵吧?不过不要紧,我知道你已经尽心了,为我奔波一夜,我心里倒觉得难为情!”/p>

  金地地道:“你可别这样说,要不然我心里更难受!我父皇也不是不愿借兵,他也想借,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金丝国丙路大元帅马三桂拥兵自重,已经多年不上朝了,就在伺机造反,如果我们借两千万兵马给你,到时国内空虚,他肯定要造反的!我父皇还说……还说……”/p>

  姜小白道:“说什么了?”/p>

  金地地道:“我不好意思说。”/p>

  姜小白道:“兄弟但说无妨,你这样吞吞吐吐的,反而让我心里不快!”/p>

  金地地硬着头皮,道:“我父皇说,如果你能帮我们把马三桂除掉,就把兵马借给你。兄弟,我知道这是不道德的,毕竟你已经拿了丹药来换了,可是我那父皇太不讲信义,不借兵也就罢了,还不把丹药还给你,气死我了,我心里对你真的好内疚,毕竟我也吃了一颗,屁大的忙也没帮上。”/p>

  姜小白笑道:“你既然叫我一声兄弟,身外之物就不要计较了,你的父亲就是我的父亲,孝敬他也是理所应当,你心里也不要有疙瘩了。就算我不来借兵,兄弟三番五次救我性命,兄弟现在有难,我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有人造你的反,就是造我的反,既然被我知道了,我也容不下他!”/p>

  金地地喜道:“你真的愿意帮助我们?”/p>

  姜小白点了下头,道:“我尽力而为!”/p>

  金地地道:“那你有把握吗?”/p>

  姜小白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我现在连马三桂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把握又从何而来?”/p>

  金地地道:“这个简单,我可以告诉你啊,马三桂是男的,一个大老头!”/p>

  姜小白摇了摇头,笑道:“你的太子之位肯定是捡来的!”/p>

  金地地怔道:“你怎么知道的?确实是捡来的,从紫华山回来以后,我就无缘无故地变成太子了,莫名其妙!”/p>

  姜小白道:“你把马三桂的情况跟我详细说一遍!”/p>

  金地地点了下头,便把马三桂的情况详详细细跟他讲了一遍。/p>

  马三桂这个人非常狡猾,平时非常低调,甚会笼络人心,党羽遍布全国。现在拥兵两千多万,已经数年没有上朝,常年称病住在军营之中,而军营又扎在易守难攻之地,平时只让他的儿子马先令留在京城处理公务。/p>

  姜小白打断他的话,道:“你是说他的儿子在京城?”/p>

  金地地点头道:“对啊!”/p>

  姜小白道:“为何不拿他的儿子作人质?”/p>

  金地地道:“你不知道,这个马三桂还真有些难耐,平常人生几百个子女能有一个辟空显印就是不错了,但这个马三桂却有三四个子女已经辟空显印,也不知道他晚上用了什么样的姿势,真是管用,所以他根本就不在乎,才放心把他的儿子留在京城,如果我们把他的儿子当作人质,反而授人以柄,给了他造反的借口。他不但放心他儿子留在京城,还得寸进尺,想让父皇把琅月许配给他的儿子!”/p>

  姜小白道:“那你父皇同意了吗?”/p>

  金地地道:“那肯定没有啊!”便把为了搪塞马三桂,特意举办比武招亲大会的事情说了一遍。/p>

  姜小白怔道:“比武招亲大会?什么时候举办?”/p>

  金地地道:“三天后!”/p>

  姜小白想了想,道:“那就等三天后比武招亲大会完了再说吧!”/p>

  金地地叹道:“如果不办那是最好,这几天琅月天天来找我,我知道她是因为心里苦,只是表面上不说罢了,但她的父亲是皇帝,她的哥哥是太子,却是帮不了他,有的时候想想,我心里也是郁苦难耐!”/p>

  姜小白道:“女孩子总是要嫁人的,有什么好惆怅的?”/p>

  金地地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就怕我妹妹被马三桂的儿子马先令赢去了。那就棘手了!”/p>

  姜小白道:“你觉得有我们在,他能赢得去吗?”/p>

  金地地一下就想起他在七国淘金大会和七宫淘金大会上的表现,金斗之中,几乎可以横扫天下了,顿时就跳了起来,喜道:“对啊,我怎么把这茬事给忘了?你是金斗中的老大啊,有你镇守,谁人能敌?”也顾不得他跟花仙子有一腿的事了。/p>

  座落在京城内的丙路大元帅府,占地数十亩,磅礴大气,离太子府并不远,只相隔了几条街道。府中有湖,湖中有亭,亭中有桌,桌旁站着两个青年,头都凑到了一起,盯着桌上的一只斗盆,手里各拿一根热草,正在斗蛐蛐。/p>

  秋风起,蟋蟀鸣,现在正是斗蛐蛐的黄金时节,蛐蛐体大健壮,而盆中的两只蛐蛐更是蛐蛐中的极品,头大眼凸,颜色黄,在两个青年的撩拨下,正咬得你死我活。/p>

  两个青年身临其境,仿佛自己也变成了蛐蛐,呲牙咧嘴,张牙舞爪,只恨自己不能爬进斗盆里撕咬。/p>

  其中一个青年身材消瘦,脸色苍白,长着一双丹凤眼。单纯就眼睛来说,丹凤眼应该算是眼睛当中的极品,长在女人脸上,妩媚勾魂,长在男人脸上,英气逼人。丹凤眼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吊眼梢,眼角向上,极为悦目,只是这个青年的眼梢吊得太厉害了,如同躺在地上向上伸出的两条腿,眼睛都快竖着长了,别人眨眼都是上下眨,而他眨眼却是左右眨,如同开关窗户一般,怎么看都没有丹凤眼的美感,如同上等的玉石嵌在马桶上,令人惋惜。/p>

  这个青年便是马三桂的儿子马先令了。/p>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急急忙忙从桥上走了过来,虽然心里有事,也不敢打扰少帅斗蛐蛐,就站在边上默默看着,对于少帅来讲,这世间就没有比斗蛐蛐更大的事了。/p>

  过了片刻,斗盆里的蛐蛐终于有了胜负,马先令赢了。/p>

  马先令苍白的脸色终于有了红光,拍桌狂笑,指着另一个青年,道:“服不服?”/p>

  那青年名叫何泽生,不是修士,不过却是甲路大元帅的儿子。甲路大元帅虽然也生有几百个子女,却无一辟空显印,所以也拿他当亲生儿子看待。这时一脸颓然,白了一眼,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明天再来!”/p>

  马先令道:“你已经欠我几千万引道珠了,来着有甚意义?先把债清了再说。”/p>

  何泽生脸有不悦,道:“看你那德性,引道珠我一颗也不会少你的!”/p>

  马先令道:“你爹要是知道你输了这么多引道珠,会把你打死的!反正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p>

  何泽生虽是凡人,倒也不惧他,怒道:“关你屁事!”说完拂袖而去。/p>

  马先令仰天哈哈大笑,就把斗盆里的蛐蛐放进了一个小陶罐里,拿在手里,细细抚摸,道:“这‘铁榔头’果然争气,也不枉费我对他的一番苦心!”/p>

  边上站着的中年男子长着两撇小胡子,名叫林高歌,乃是丙路路前行走,这时抱拳笑道:“恭喜少帅!”/p>

  马先令抱着陶罐转头道:“事情都办好了吗?”/p>

  林高歌笑道:“办得妥妥的,这次保证少帅在比武招亲大会上一举夺魁,一亲芳泽!”/p>

  马先令脸露淫/荡,丹凤眼微眯,道:“你还别说,一想到琅月,我就想到她那两条细长的腿,跟这蛐蛐的腿几乎是一模一样,忍不住让我想去摸两把!”说完就闭上眼睛,暗自回味。/p>

  林高歌笑道:“少帅莫急,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摸上了,想怎么摸就怎么摸!”/p>

  马先令道:“你说这个狗皇帝也真是的,反正她的女儿终究是要嫁给我的,非要折腾两下,搞什么比武招亲大会,让我几天都不能好好斗蛐蛐了。”/p>

  林高歌道:“马上这金丝国都要被他折腾完了。”/p>

  俩人相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p>

  三日转眼即到。/p>

  比武招亲大会在京城外的空地上举办,早早就搭好了擂台,百姓都可以出城观看。/p>

  百姓最喜热闹,平时哪里有机会见到仙人打架?比自家嫁女儿还要兴奋,早晨城门刚开,就蜂拥而出,扛着板凳,抢占前排,一会功夫就把擂台围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层层叠叠,人山人海。/p>

  等到太阳升起,城门内就走出一队人马,步伐整齐,孔武有力。接着,金其叶骑着龙麟马就出现了,文武百官,王公贵族紧随而出。姜小白三人和马先令也在其中。/p>

  琅月因为是凡人,不能骑龙麟马,便乘轿而出。/p>

  百姓见了,跪倒一片,山呼万岁。/p>

  离着擂台不远,还搭着一个高台,上面摆满了桌椅,可容纳几百人。/p>

  金其叶到了高台边,就跳下龙麟马,在众侍卫的保护下,缓缓走上高台,在中间的那张龙椅上坐了下来。/p>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