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太子来了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对于马先令来讲,倒不是想造反,而是急着想造人,虽然公主穿着长裙,但他想象力丰富,隔着衣服也能想象到里面的大长腿,朝思暮想这么多年,早就心痒难耐,一刻也等不及,迷情药都已经准备好了。不过看到现在剑拔弩张,摸到手的瓜也不敢强扭,反正公主已经娶回家了,只差了个仪式,只要耐心等个三两天,公主便可以脱光衣服跟他坦诚相见了,没必要现在跟她撕破脸皮,万一惹得这群木头想不开,跟他拼个玉石俱焚,着实不划算。便嘿嘿一笑,道:“公主误会了!”转头喝道:“谁让你们进来的,都给我滚出去!”

  几万人便如潮水一般退了出去。

  马先令就指着郑于善道:“让你再得瑟几天!”

  山庄内富丽堂皇,五步一亭,十步一阁,长廊曲折,纵横缠绕,如同迷宫。

  在马先令的带领下,左右穿梭,就来了德齐居,琅月就被安排住在这里。房间内已经早早收拾过,到处焕然一新,一尘不染,“喜”字贴得到处都是。

  马先令虽然脸上没有贴上“喜”字,但比喜字还要喜气,招了几个丫环过来,让她们好生服侍公主,关怀备至,殷勤得不得了。

  琅月却有些不耐烦,说自己累了,想要休息,便让他出去了。

  马先令虽然不情愿 ,但现在齐德居里里外外已经被郑于善戒严了,由不得他胡作非为,就有了被鸠占鹊巢的感觉,便让公主早早歇息,心中恨恨地退了出去。刚好遇到在外面布防的郑于善,便指着他小声说了一句,道:“以后饶不了你!”

  就盼望着郑于善胆小怕事,受不了恐吓,主动承认错误,这样他晚上又可以胡作非为了。结果郑于善虽然名中带善,脸上却没有一丝善意,冷冷道:“我等着!”

  马先令忿忿而去。

  第二天,初四,离成亲之日只剩下两天时间了。

  清早,琅月就代表父皇去看望马三桂了,依旧是马先令在前面带路,郑于善就领着千余人一路护送。

  到了大营,郑于善的兵马就不方便进去了,就在营外守候,琅月就在两个女官的陪同下,随着马先令进去了。

  营帐如同星罗棋布,密密麻麻,望也望不到尽头。左绕右转,琅月一会就被绕迷糊了,好半天,终于才到了筑有台基的帅帐前。

  马先令先进去禀报一番,琅月就进去了,只见马三桂躺在床上,果然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感觉随时都要断气一样,一句话都要半天功夫才能说得周全。

  琅月虽然知道他是装的,但依旧代表父皇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安抚之言。

  马三桂艰难谢恩。

  琅月敷衍一番,留下便没有意义,就回一方山庄了。

  到了德齐居,琅月又把马先令打发走了,然后把郑于善及姜小白四人请进了屋内,把她在大营内的所见所闻细细说了。

  姜小白听后眉头紧蹙,没想到马三桂装病还要装得这么严重,连面也不露,这与他的计划大相径庭。他还生怕马三桂起疑,所以只少少带了千把人,原以为马三桂会放松警惕,得意之下,装病也要迎接公主,而且之前他就有耳闻,马三桂在这里修建了一方山庄,原以为他就住在山庄里,只要一照面,二话不说,就要擒贼先擒王了。哪里想到他会谨慎到这种地步,就像乌龟一样,始终缩在军营深处,死活不露面,这就有些棘手了,就算他们有散元石辅助,凭他们千余人,想要杀入千万军中,无异于天方夜谭,毕竟散元石是把双刃剑,克敌也克己。

  金地地也体会到了他的难处,深吸一口气,道:“兄弟啊,好像不对头啊,这马乌龟一直缩着不出来,我们怎么下手啊?看来这次要赔了妹妹又折兵了!”

  郑于善道:“太子殿下莫急,实在不行,我们就找个借口回去罢了!”

  金地地道:“找什么借口?”

  郑于善想了想,道:“就说皇上病重!”

  金地地拍手道:“如此甚好!”

  姜小白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马三桂不除,你们回去就以为就安稳日子过吗?”

  金地地道:“我当然想除掉马乌龟啊,但他不出来我们又有什么办法?我们总不能眼睁睁地把琅月推进火坑里吧?你看马先令那副模样,不要说让琅月跟他睡在一起,就是让我跟他睡在一起,看到他的眼睛,我都想到屁股缝,我都要恶心至死!”

  琅月脸上一红,急道:“哥,你说什么胡话?”

  金地地摊手道:“我是身临其境地为你着想啊!再过两日,等你嫁给马先令后,我们想把你带走,都没有借口了。”

  琅月道:“可我们到这边就走,就怕马三桂不答应!”

  陈静儒道:“不答应我们就杀出去!”

  姜小白喝道:“胡闹!与其往后杀,不如往前杀!”

  金地地道:“但往前杀我们只有死路一条啊!几千万兵马就是躺在那里,也要杀得我们手软!”

  姜小白道:“我再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引蛇出洞?”

  他们原以为院内院外都是自己人,说话肆无忌惮,其实不知道这间德齐居原本是马三桂的寝居,他之所以把自己的寝居让给公主住,并不是因为出于尊重,而是为了便于窥探。

  马三桂毕竟是准备造反之人,心中顾虑甚多,生怕一觉醒来,一方山庄就被皇帝的人马给包围了,所以在寝居下挖了一条暗通,随时可以出逃,而此时,在他们的脚下,正躲着两名紫斗修士,凝神屏息,把他们说的话尽数听在耳朵里。

  两人大吃一惊,等到姜小白几人出了房间,其中一人就偷偷顺着地道走了,去禀报马三桂了。

  马三桂此时正生龙活虎地站在帅帐之中,静静地听那名地道里爬出的紫斗修士把话说完,还没来得反应,马先令却跳了起来,因为这名修士太过尽职,听到的话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连金地地把少帅的眼睛比作屁股缝,他都不知道保留,这让马先令如何忍得?不管是谁,也不能践踏他一直引以为傲的丹凤眼。怒道:“这个可恶的金地地,我要去杀了他!”说完真的往帅帐往冲去。

  马三桂喝道:“站住!”

  马先令急道:“这狗皇帝一家现在都欺上门来了,骑在我们的脖子上拉屎撒尿,父亲就能忍得?”

  马三桂心里也是暗暗吃惊,倒不是惊讶这伙人是来刺杀他的,毕竟他有反意,皇上有除他之心,也是合情合理的,只是没想到太子竟然也来了,而且就带了这么一点点人过来,心里就有些捉摸不透,没有理会马先令,而是问那紫斗:“你确定这伙人当中有太子?”

  那名紫斗道:“属下只是听郑于善如此说,但没有亲见,也不敢确定!而且公主确实称他为哥哥,那个哥哥也称公主为妹,说什么赔了妹妹又折兵!”

  马三桂眉头紧蹙,在帅帐内来回踱着步,许久才道:“这就奇了怪了,就算皇上想杀我,也没必要派太子亲自出手啊,我怎么就感觉难以置信呢?”

  尚万泉道:“京城有线报,太子这段时间确实消失了,也没有上朝,如此看来,说不定真来了!”

  马三桂深吸一口气,道:“如果太子真来了,那可是天赐良机啊!皇上就这么一个辟空显印的宝贝儿子,如果把他杀了,可真是国本动摇了!”

  马先令经他这么一提醒,眼光顿时变得长远,也不再计较自己的丹凤眼被人污蔑成屁股缝了,小声道:“父亲,那我们该怎么做呢?跟他们翻脸吗?”

  马三桂道:“现在首要之事,就是要确定太子是不是真来了,如果太子没来,还是不能轻举妄动!”

  马先令怔道:“怎么确定?把他们都抓起来审讯吗?”

  马三桂道:“现还还不是翻脸的时候,这事就交给你了!”

  马先令接了任务,就带了两个女官,去了一方山庄,径直来到德齐居,郑于善正守在院门口,见马先令要进门,便拦住了他,道:“少帅请回吧,公主已经歇息了!”

  马先令抬头看了看天,就指着他道:“你他妈哄鬼呢?这么大的太阳,谁那么早歇息?”

  郑于善道:“公主体弱,向来歇息就早!”

  马先令道:“你少跟我扯蛋,后天我跟公主就要成亲了,我做好了凤冠霞帔来让公主试试,如果不合身,还来得及更改,万一到时不合身,让公主出丑,我怕你担不起那个责任!就算公主饶你,我也饶不了你。”

  这事郑于善倒确实不好阻拦,迟疑道:“那我去通报一声。”

  马先令冷哼一声,道:“我自己会通报!”领着两名女官就走了进去。

  走到门前,轻敲房门,轻叫了一声:“公主——”

  琅月开门见是他,淡淡道:“你来干什么?”

  马先令就走了进来,笑道:“我让人给公主做了凤冠霞帔,拿来让公主试试合不合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