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二百八十七章 黎明前的黑暗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33:07 源网站:节点3
  姜小白道:“我们现在已经成了瓮中之鳖,各大山口现在肯定都有重兵把守,想要杀出去,难于上青天!”/p>

  金地地急道:“那怎么办?总不能就待在这里坐以待毙吧?或者你不会打算把我交出去吧?”脸色忽然一下就黯淡下来,道:“如果把我交出去,能换得你们周全,倒也可以一试!”/p>

  姜小白道:“那你交出去,我们只会死得更快!”/p>

  风言道:“少爷,要不我们走地道,说不定这条地道通向山外也不一定啊!”/p>

  姜小白摇头道:“地道的另一头肯定也有重兵把守,真若走地道,那就真成了瓮中之鳖了,刚好被马三桂一网打尽!我们现在只能静观其变,走一步看一步,看看马三桂究竟想用什么手段来杀我们!”看了眼地道,又道:“先把地道盖上吧!”/p>

  过了一段时间,原先从地道里出去告密的那名紫斗修士又从地道回来了,手持一根蜡烛,照得脸上红润润的,被大元帅大肆赞赏一番,就算待在密不透风的地道里,心情也是格外舒畅,就差没有哼起小曲。/p>

  快接近终点时,生怕被地上的人听到声音,便放慢了脚步,蹑手蹑脚如同做贼。借着微弱的烛光,隐约见到他的同伴蜷缩在石板下,像是睡着了。心里就有些生气,在这随时随地都可以立功的大好时间,竟然舍得睡觉?若不是顾及上面有人,肯定冲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但此时,他连喝斥都不敢,只能轻轻走过去,在他同伴身上轻轻拍了拍。/p>

  心里想着,就算不能打他骂他,但等他转过头,也要用眼神瞪他一下,要不然心里愤恨难平,结果他同伴把头懒洋洋地转了过来,却把他吓得魂飞魄散,因为他同伴的脸变了,变成了一个年轻俊俏的小伙子。他可不相信他同伴有还老返童的能力,脸色一变,还没作出反应,就觉胸前一痛,一根长棍穿胸而过,手上的蜡烛就落了下来,洞里顿时又变得漆黑如墨。/p>

  黑暗中就听风言冷笑一声:“大爷我等你好久了!”/p>

  地面上,琅月这时和陈静儒已经走出德齐居,在一方山庄内随意漫步,对琅月而言,这或许是临死前的最后一片宁静,现在可不在乎马先令会怎么想,反正就要撕破脸皮了,顺便还可以察探动静。/p>

  琅月叹道:“如果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那该有多好啊!”/p>

  陈静儒道:“这一刻一点都不好,因为你此时的心境是忧伤的!”/p>

  琅月道:“不,此时我现在心里一点都不忧伤,甚至很欣慰。我自小就在宫中长大,跟我一样的公主数不胜数,看着光鲜亮丽,高高在上,其实绝大多数下场都比较凄凉,都是在宫中孤独终老,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如同打入冷宫的嫔妃,不要说嫁个喜欢的人,很多公主连喜欢的机会都没有。在外人眼里,她们不用辟空显印也可以活几百年,羡慕得不得了,其实对他们而言,几百年的光阴实在太漫长了,简直就是无穷无尽的折磨。那时我就时常在想,如果这辈子能让我遇到我喜欢的并且喜欢我的人,那种感觉哪怕让我感受一天,一个时辰,我也死而无憾了!”/p>

  陈静儒不过一个土匪,哪里能感受到公主的无奈?怔了半晌,才道:“看来公主跟我想象中的公主一点都不一样!”/p>

  琅月停下脚步,目不转睛地盯住他,道:“你愿意做那一个人吗?”/p>

  陈静儒也紧紧盯住她,道:“我愿意!”/p>

  琅月脸上就露出欣慰的笑容,道:“可是如果你没有遇见我,今天你就不会死,你不后悔吗?”/p>

  陈静儒眼露坚毅,道:“死没死还不一定,自从跟了我师父,我天天过这样的日子,但我不后悔,我很庆幸上天让我遇见了我师父,如果遇不到我师父,我也不会遇见你,能够遇见,此生无憾,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p>

  琅月眼中就有泪花晶莹,点头道:“对,能够遇见,此生便已无憾,不求天长地久,只求眼前拥有!”顿了顿,又道:“可以抱抱我吗?”/p>

  陈静儒虽然老实,但这种好事是男人都不会拒绝,要不然实在伤天害理,二话没说,一把就把琅月揽在怀里,脸蛋细细抚摩她的秀,只觉香诱人,只到这一刻,他都觉得难以置信,想自己不过土匪出身,这辈子也没敢想过将一国的公主抱在怀里,说出去都会让人家笑掉大牙,遥想见到师父的那一天,还差点被血兰国的公主给剿灭了!/p>

  真的是世事无常啊,就算是死,又有什么遗憾呢?/p>

  毕竟他们抱在光天化日之下,又在马先令的地盘之上,很快,消息就传到了马先令的耳朵里。/p>

  马先令在帅帐里气得暴跳如雷,虽然他正在谋划杀掉琅月,但他却觉得理所当然,反而琅月在新婚之前,与别的男人搂搂抱抱,这事比骑在他脖上拉屎撒尿还要严重,简直就是当着千万将士的面,赤/裸裸地扇他的脸,如何能够忍得?双目怒睁,如同扒开的屁股缝,脸红脖粗道:“这个小婊/子欺人太甚!不把她碎尸万断,我誓不为人!”/p>

  马三桂却是脸色平静,眼睛微眯,道:“我怎么就觉得蹊跷呢?明知道在我们的地盘上,还敢如此肆无忌惮,不合常理啊,好像在刺激我们,她究竟想干什么呢?”/p>

  马先令急道:“本来就是在刺激我们,狗皇帝一家就是故意来羞辱我们老马家的啊!”/p>

  马三桂摇头道:“不合常理,不合常理!”/p>

  尚万泉道:“不会是他们已经知道我们要动手了吧?所以才会破罐子破摔!”/p>

  马三桂道:“狗急尚且跳墙,如果他们真知道我们要动手,岂会如此平静,还有心思搂搂抱抱?早就拼个鱼死网破了。”/p>

  尚万泉叹道:“那属下也想不出他们究竟想干什么了?从皇上答应出嫁公主开始,让人感觉皇上在下一盘臭棋,而且比屎还要臭,好像皇上一家的脑子都让门给挤过了,昏招迭出,但越像这样,越让人捉摸不透,皇上我们也不是没见过,虽然昏庸了一点,但也是一只老狐狸啊,怎么可能眼睁睁地把自己的儿女往火坑里推呢?何况还有太子?我总感觉事情没有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p>

  马三桂点头道:“你说得一点都没错,事情越简单,越让人觉得不简单,这事越想越蹊跷,让我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他们在陷阱里,还是我自己在陷阱里?”/p>

  马先令急道:“父亲,你就不要自己吓自己了,他们不过千把个人,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过是蚍蜉撼树,还不够我们塞牙缝的!”/p>

  马三桂叹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阴沟里翻船,功亏一篑了。”/p>

  马先令怔道:“那父亲不会打算放弃了吧?”/p>

  马三桂的目光就变得犀利,道:“如果连到嘴的肥肉我都不敢吃,还有什么资格跟皇上争天下?”/p>

  马先令喜道:“就是就是,一个小婊/子不足为惧!他们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不过才三千个头,六千条臂,我要把他们全部砍下来!”/p>

  马三桂道:“还是小心为上!”/p>

  马先令道:“父亲放心,保证万无一失!”/p>

  天色慢慢就暗淡下来,一会,一弯明月就挂上天际。/p>

  一方山庄躺在静谧的夜色里,像是沉睡的婴儿,哪怕火烧眉毛,依旧睡得酣甜。/p>

  姜小白几人却没有睡意,正坐在德齐居的正房里,看着烛火摇曳,个个心情沉重,却是一言不,任由时光如同沙漏般静静流淌。/p>

  这时,郑于善急匆匆走了进来,小声道:“殿下,山庄里走了几个人,搬走了几样东西!”/p>

  姜小白冷笑一声,道:“看来马三桂放不下的东西还有很多啊!”/p>

  郑于善道:“可能是他的宝贝儿女,也可能是他的宠妾美眷,舍不得为我们陪葬!”/p>

  姜小白道:“其他人都没有撤吗?”/p>

  郑于善道:“可能怕打草惊蛇,那些丫环仆役以及一干守卫都没有撤,一切如常!”/p>

  姜小白道:“我们被包围了吗?”/p>

  郑于善道:“刚刚我趴在屋顶上看了下,远处黑影幢幢,看不清楚,像是被包围了,但我不敢确定!”/p>

  金地地道:“这些狗-日的想要干嘛?杀进来吗?既然要杀,何必磨磨蹭蹭的?害得大爷紧张得水都喝不下!”/p>

  姜小白道:“如果他们想要杀进来,就不会围而不攻了,他们是在等!”/p>

  金地地怔道:“等什么?”/p>

  姜小白道:“等我们睡着!”/p>

  金地地道:“可我们睡不着啊!都什么时候了?就是放一百个大美女躺在我的边上,我也没有心思睡觉啊!”/p>

  姜小白道:“他们以为我们能睡着。”/p>

  金地地道:“等我们睡着他们再杀进来吗?”/p>

  姜小白道:“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他们应该用火攻!”/p>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