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专挑软柿子捏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若没有高人帮助开脉,就相当于一个人拿着铁锹,想要挖出大江大河,确实难于上青天。

  由于督脉行于背部正中,所以殷血城真元入体,首开督脉,督脉原本不通,只能强行破开,挤出一条路来,那种撕裂的疼痛对于天米灶来说,如同一支箭射入了他的体内,不,更准确地说,就像一个金刚钻钻入他的体内,而且还是不停地钻,根本就停不下来。

  天米灶痛得呲牙咧嘴,冷汗直冒,一会就把衣服湿个精透,若不是为了得天道觅永生,他真的就撂担子不干了。

  这一夜对于天米灶来说,比一辈子都要漫长。

  对于殷血城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好活,也是累得一身汗,若不是自己的老丈人,他才懒得干。

  夜很静,特别是镇仙山。

  天空的月亮很大很圆,像一轮巨大的玉盘,照得大地一片清冷。

  镇仙宫的屋顶上坐着几个人,分别是玉夫人、王青虎、雨晴、陈静儒,还有琅月,几人坐成一排,均双手托腮,望着月亮怔怔发呆,在清冷的月色下动也不动,远远望去,如同屋檐上的几尊镇宅神兽。

  时光随着月色慢慢流淌,许久,王青虎道:“赵姐,自从你跟了盟主,好的没学到,倒是爬上屋顶看月亮的习惯学得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啊!”

  玉夫人道:“不喜欢你就下去!”

  王青虎叹道:“我不是不喜欢,只是高处不胜寒,爬得越高,心里越空虚啊!风言和布休在的时候,耳根总是不得清静,他们真是不在了,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玉夫人道:“小白走了多少天了?”

  王青虎想都没想,道:“两百一十三天。”

  玉夫人叹道:“我以为我记错了,感觉他已经走了两百年了!”又从怀里掏出姜小白送给玉佩,迎着月光晶莹剔透,细细地看了看,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每一天对我来说,真的是度日如年,他去无生海的时候,还有一年期限,我还有个盼头,现在我却感觉这种煎熬没有尽头!”

  雨晴道:“我也是,我好想风言!”

  陈静儒道:“师娘,雨晴,你们别担心,师父他们会回来的!”

  玉夫人叹道:“如果你师父不能回来,我也不想活了,活着真的好生无趣,如果死了能够见到他,我想我会毫不犹豫地死去。”

  王青虎急道:“别啊,赵姐,不能有这样的想法,盟主肯定不会死的,你死了也见不到他的,他肯定活得好好的,只是在往生之门内找不到出来的路而已。这段时间我天天在想,就算盟主不回来也不要紧,反正往生之门三百年开启一次,以后我们抓紧时间修炼,争取三百年内突破御气境,到时等往生之门再开启的时候,我们就进去找盟主,谁也别想拦住我们!”

  玉夫人叹道:“三百年?我能活到那个时候吗?就算能活到,我都是老太婆了,我都不敢去见他!”

  王青虎道:“等到突破御气境你就不会老了呀,还是像现在这样貌美如花!”

  玉夫人苦笑一声,道:“但突破御气境哪有那么容易?难于上青天!”

  王青虎道:“你别忘了,我们是服用过增修丹的,那是仙丹,肯定可以帮助我们突破御气境的。”

  玉夫人精神一振,猛地站起,道:“那还在这里看什么月亮?走,下去修炼!”

  王青虎眼都直了,道:“也不急在这一时三刻啊!”

  玉夫人道:“那你们在这里看,我先下去了!”说完真的就从屋顶上跳了下去,回房修炼了。

  其他人都是陪她看月亮的,见她走了,都觉无趣,都各自回房了。

  就在月亮西沉,天际蒙蒙透亮的时候,几道人影降落在了镇仙山的周围,不是别人,正是殷血城和他的几个弟子,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乾坤袋,袋里装着血兰国的百万兵马,这时就煞了出来,密密麻麻,把镇仙山围得水泄不通。

  天刹也来了,本来按照天刹的意思,把这些兵马直接煞在镇仙山的山顶上,攻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但殷血城一向小心谨慎,不敢听她的话,一旦落在山顶上,他也变成了小白斗,万一姜小白没有把素天剑带走,山顶上藏有高手,可以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那他岂不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

  所以他想都没想,便否决了天刹的想法,而是落在了散元血雾的覆盖区外。

  现在天刹也知道了殷血城的真实目的,并不是为了杀姜小白的小情人,而是为了取散元石。但对天刹来说,这都无关紧要,反正她对散元石也是深恶痛绝,若不是这散元石,她在中夏国的京城外,也不会被姜小白活捉了。

  百万兵马来之前就已经制定好了战略,所以一落地,根本就没有犹豫,就骑着龙麟马向散元血雾里冲去,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

  殷血城已经把天刹当成自己的女人,原不打算让她去的,想让她陪着他在血雾外等候,但天刹却自告奋勇,说自己对镇仙山熟悉无比,由她亲自领兵,事半功倍。

  其实这是表现的**。

  殷血城不明白她堂堂一国公主,为什么会对匪窝熟悉无比?

  天刹当然不会告诉他,她曾被姜小白活捉过,还在匪窝里住了几天。

  虽然天已破晓,但王青虎还是睡梦中,门外忽然传来哨兵首领向钱看的叫声:“王寨主,王寨主,敌袭,敌袭……”叫得慌张无比,跟死了爹妈一样。

  王青虎猛地惊醒,鞋都没穿,就冲过去开了门,惊道:“什么敌袭?”

  向钱看道:“官兵攻上山了!”

  王青虎又是一惊,道:“哪国的官兵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攻我镇仙山?不知我们盟主是中夏国的侯爷吗?”

  向钱看摇头道:“不清楚,反正应该是官兵!”

  王青虎点了点头,道:“肯定是狗-日的血兰国,对方来了多少人?我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向钱看道:“具体多少也说不清楚,反正四面八方都是,估计有上百万人,遮天蔽野!”

  王青虎吓了一跳,上百万人肯定有来有回了,他们只有千余人,他可没有盟主的魄力,千余人就想击退百万兵马,咬牙骂道:“这狗-日的血兰国知道盟主不在,专挑我这个软柿子捏,真让他们给捏着了,你赶快去通知小陈他们,让他们向山上撤,我去找玉夫人。”

  向钱看应了一声,连忙转身跑了。

  玉夫人修炼了大半夜,此时也睡下了,每天临睡之前,他都会把姜小白送给他的玉佩挂在床头,只有看着它才能安然入睡,仿佛姜小白就站在他的床头,一直看着她。

  他的梦本来就浅,稍有动静,梦便碎了。忽听外面传来一阵嘈杂,鸡飞狗跳,陡地惊醒,胡乱穿了衣服,拿起床头的剑,就过来开了门,刚好见着王青虎喘着粗气跑了过来,忙道:“虎子,发生什么事了?”

  王青虎最不喜玉夫人叫他虎子,比叫老王还难听,但此时也不计较,急道:“赵姐,不好了,快跟我走,快快快,晚了就来不及了。”

  玉夫人脸色一变,道:“发生什么事了?”

  王青虎道:“不知道哪国的官兵吃饱了没事干,来攻打我们了,来了上百万人,马上就到山顶了,晚了就来不及走了。”

  玉夫人一听上百万人,也是吓了一跳,忙道:“那雨睛静儒他们都通知了吗?”

  王青虎点头道:“我让向钱看去通知了!”

  玉夫人点了点了头,道:“那走,那赶快走!”

  说着俩人就匆匆向院外走去,玉夫人边走边整理凌乱的发丝。

  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刚出院门,刚好遇见陈静儒和雨晴,浩浩荡荡领着一大群人,个个脸色凝重。

  玉夫人问道:“人都到齐了吗?”

  陈静儒点头道:“师娘放心,应该都到齐了。”

  山下的官兵毕竟有百万人,动静极大,他们已经能感觉到脚下有颤动之感,众人脸色一变,在玉夫人的带领下,快速向山顶撤去。

  快到山顶时,玉夫人猛然想起,姜小白送给她的玉佩还挂在床头,连忙止步对陈静儒,道:“静儒,你带领他们先撤,我回去取样东西!”

  王青虎急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什么东西值得冒着生命危险去取?都是身外之物,就别眷恋了。”

  玉夫人道:“小白送给我的玉佩我忘了带出来,我要把它取回来,要不然那些官兵跟土匪一样,肯定要搜了去。”

  王青虎就觉得哭笑不得,道:“赵姐,不就是一个玉佩吗?等盟主回来,让他给你买一箱!”

  玉夫人摇了摇头,脸色坚定,道:“不,这是小白的传家之宝,也是他送给我的定情信物,比我的命还要重要,我绝不能把它弄丢了!”说完转身就走。

  陈静儒就冲了上去,拦住了她,道:“师娘,那你先上山,我帮你去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