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三百八十八章 天人永隔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雨晴见到风言,一下就冲了过来,扑进他的怀里,哭得稀里哗啦,捶着他的肩膀,道:“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晚了,你们回来晚了!”

  风言一时不知所措,道:“怎么了?谁死了?”

  陈静儒这时就走到姜小白的面前,一下跪倒在地,伏首哭道:“师父,徒儿无能,未能护得师娘周全,有负师父重托,请师父责罚!”

  琅月也跟着跪下。

  王青虎道:“这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与小陈无关,是我对不起盟主,对不起玉夫人!”

  姜小白只觉两眼一黑,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幸亏花紫紫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他。

  姜小白感觉胸口像堵了一块石头,气也透不过,好半天才崩出几个字来:“怎么回事?”

  王青虎道:“五天前,天刹领了百万兵马攻打镇仙山,我们猝不及防,所以……所以……”也泣不成声了。

  姜小白就把拳头捏得格格作响,目眦欲裂,喃喃道:“天刹……”说完不再理会众人,急忙向大殿冲去。

  大殿已经变成了灵堂,正对大门挂着一块白色帷幔,帷幔下放着一口金丝楠木打就的棺材,棺材前还有几个火盆,里面还在燃着火纸。

  姜小白走到棺材前,把手按在棺盖上,想推开棺盖,却好半天动也不敢动,自从辟空显印后,他从来没有感到害怕过,此时却是全身颤抖,他害怕见到一个已经死去的姐姐。

  许久,棺盖还是被他缓缓推开了,一阵清香扑鼻,这是王青虎在里面放了养尸丹,可保尸身不腐。

  玉夫人仿佛只是睡着了,栩栩如生,嘴着还带着笑意,双手搭在胸前,手里还紧紧握着姜小白送给她的玉佩,只是被鲜血染红了。

  姜小白思绪辗转,回想临别前那天,在天池时,他捏着她的脸蛋说:“放心,我要回来娶你!”

  当时她说:“男子汉大丈夫,一定要说话算话,你一定要回来娶我,要不然天上地下,我绝不饶你!”

  这席话音犹在耳,他是信守诺言,活着回来了,但她却走了。在姜小白心里,玉夫人确实像一个姐姐,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他两世为人,都没有母亲,没有姐姐,没有亲人呵护他,而玉夫人刚好填补了他心中的那份空白,所以才会对玉夫人另眼相待。

  姜小白伸出颤抖的手,抚摸着玉夫人的脸蛋,喃喃道:“姐姐,为什么不等我……”两颗豆大的泪珠就滚落下来,落在了玉夫人的脸上。

  玉夫人没有回应他,脸上依旧带着欣慰的笑容。

  风言这时也冲了过来,看了一眼玉夫人,用衣袖抹了一把泪水,道:“少爷,我们现在就去血兰国,不把天刹碎尸万段,我风言誓不为人!”

  姜小白头也没有抬,轻声道:“你们都出去吧,我想陪姐姐说会话!”

  众人抹了一把眼泪,就退了出去,顺便关上了门。

  姜小白心中有千言万语想对姐姐说,却不知从何说起,一下跪倒在棺旁,双手拉着棺边,头就顶在棺壁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帘,潸然而下,哽咽道:“姐姐,小白无能,小白努力想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人,却保护不了我心中最爱的女人,别人视我为英雄,但他们不知道,我其实是个懦夫,我真的害怕面对没有你的日子,我想都不敢往下想。在往生之门内,我努力活着,就是为了能活着见到你,我想让你的一生因为有我而感到骄傲,没想到我不但没有给你来一丝荣耀,更没有一日安稳,就让你孤独地离去,姐姐,我心里真的好恨,我却不知道该去恨谁,我只能恨我自己,恨我无能,那日我为什么不带上你?为什么……”

  风言等人虽然走出大殿,但生怕他想不开,就守在了门口,里面说的话,他们听得一清二楚,均是心如刀绞,雨晴和琅月抱着哭成一团,几个男人也是泣不成声。

  花紫紫听到姜小白那么伤心,心里也跟着难过,紧咬嘴唇,眼角泪光闪烁。

  布休就一拳砸在门口的石狮上,就听“轰”地一声,石狮碎了一地,手背顿时血流涔涔。但他却感觉不到疼痛,咬牙道:“天刹这个贱人,盟主三番五次放过她,她不但不知道感恩,还恩将仇报,禽兽不如,下次若是落在我的手里,我一定要将她凌迟处死,我要把她的肉一块一块地割下来喂狗!”

  风言道:“说有什么用?敢不敢跟我去血兰国?”

  布休道:“有什么不敢?不要说血兰国,天刹这个贱人就是躲在阎罗地狱,我也要把他揪出来!”

  风言道:“好,等少奶奶安葬了我们就去!”

  布休点头道:“好!谁不去谁是王八蛋!”

  陈静儒道:“我也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吱呀”开了,姜小白就走了出来,眼角仍有泪痕,脸色却是平静无比。

  众人就围了上去。

  风言道:“少爷,你不要伤心,我们把少奶奶安葬了,我们就去血兰国给少奶奶报仇,把天刹的人头取回来祭奠少奶奶!”

  姜小白冷冷道:“大仇不报,姐姐不葬!”

  众人转头向大殿内看了一眼,发现棺材已经不见了,想必已经被姜小白收进了储物镯。

  风言便道:“行,我们现在就去血兰国报仇,然后再回来安葬少奶奶!”

  姜小白道:“天刹不是主谋,她的人头还不配祭奠我姐姐!”

  风言道:“那主谋是谁?”

  姜小白道:“冷颜宫!”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惊,特别是花紫紫,心里猛地一沉。不过他分析得也不无道理,天刹此番带兵攻打镇仙山,目的很直白,就是为了散元石,杀玉夫人只是顺带之举,若没有冷颜宫授意,天刹不可能为了杀了一个女人而兴师动众的,血兰国的皇帝也不会同意的,何况冷颜宫确实一直在觊觎散元石。

  风言看了看花紫紫,又看了看姜小白,道:“那……那……那我们现在去攻打冷颜宫吗?”

  姜小白道:“我心中虽恨,但还没有恨到失去理智,还不至于干出飞蛾扑火的蠢事!”

  风言道:“那该怎么办?”

  姜小白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转头又看着花紫紫,道:“仙子,多谢你送我们回来,本应盛情款待仙子,只是突遇变故,多有不便,还请仙子见谅。仙子请回吧,就不送了!”

  一声“仙子”叫得花紫紫心都凉了半截,这半年来,姜小白都叫她“紫紫”,她都已经习惯了,习惯俩人渐渐熟悉,经常还会开玩笑,现在,一切好像都回到了原点。虽然姜小白就站在她的面前,她却感觉到他们之间已经多了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咫尺天涯,看着很近,却很遥远,远到她心痛,痛到不能呼吸。道:“姜小白,会不会有误会啊?”

  姜小白道:“仙子觉得会有误会吗?你师父是什么人,你不比我清楚吗?”

  花紫紫一时竟无言以对。

  姜小白又道:“她想杀我,因为她是你师父,我不恨她,所以我去了往生之门,但她还是没有放过我的亲人,那便不共戴天了。我知道仙子是个善良的人,也不必为难,因为仙子对我有救命之恩,你可以现在杀了我,我绝不怪你,你如果不杀我,只要我不死,冷颜宫必灭!”

  花紫紫道:“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

  姜小白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姐姐白活了一辈子,但我不会让她白白地死去。要么我死,要么你师父死,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花紫紫咬唇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那你多保重,我走了!”

  姜小白点了点头。

  花紫紫转身冲天离去,一刻也不敢再多待,她怕她的眼泪又会不争气地流下来,让姜小白看轻。

  姜小白望着她远去的身影,心里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布休道:“盟主,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姜小白道:“你去找芊如吧!她一定想你了!”

  布休道:“她已经是我的女人,见不见也不急在一时三刻,我要陪着盟主,马上写封信给她,如果她愿意来找我便来,不来便罢!”

  姜小白看了看几人,道:“此地不宜久留,以后你们要跟着我受苦了!”

  布休道:“受苦倒无所谓,早就习惯了,只是此地为何不能久留,现在散元石已经被那个老女人抢去了,她还要来为难我们吗?”

  姜小白道:“最多过个三五日,我们从往生之门回来的消息便会传遍天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不是你是有缘人,就是我是有缘人,在别人眼里,我们身上一定藏着无尽的秘密,没有人不对秘密感兴趣,天下人都会来找我们,我们就像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抢食。”

  布休点了点头,道:“有道理!没有人不想知道往生之门里的秘密,而我们又是秘密中的秘密。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