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三十八章 请罪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4-02 09:48:17 源网站:节点33
  左蓝得到良医医治,又有上好的药材使用,天明的时候就醒了过来,不过身体却虚弱得不行,脸色苍白如纸,连起床都吃力,稍一使劲,伤口便传来钻心的痛。看到好端端一条胳膊就这样没了,顿时泪如泉涌,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待他慢慢接受了现实,便把孟得刚叫了过来,询问经过。

  孟得刚便把他昏迷以后发生的事情细细说了一遍。

  左蓝虽然没有亲历,仍能感受到父亲雷霆之怒,吓得心都纠结到一起,连疼痛都忘记了,忙道:“我爹现在在哪?”

  孟得刚道:“在清凉城的城门口,已经站了一夜了。”

  左蓝迟疑道:“站在那里干嘛?现在不是纳凉的季节啊!”

  孟得刚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左蓝道:“快带我过去。”

  孟得刚道:“你现在身体虚弱,还是静养几天吧!”

  左蓝道:“也只有现在趁着身体虚弱去请罪,我爹可怜我,说不定能少受些罪,要不然等养好了伤,肯定又要被打残了。”

  孟得刚没有再阻拦,便背着他下山了。

  到了城门口,左敬天仍双手负后站在那里,虽然经历了一夜,脸上的怒气不但没有丝毫消减,反而愈发浓厚了。

  左蓝打了个寒噤,忙让孟得刚放他下来,由孟得刚搀扶着,颤颤巍巍地走了过去,小声叫道:“爹——”声音低的自己都有些听不到了。

  左敬天冷哼一声,一点都没有因为他受伤而可怜他,抬手就是一耳光,就听“啪”地一声,左蓝就飞了出去,当时牙齿就掉了两颗,落地时伤臂又触碰到了地面,疼得他又杀猪似地嚎叫。

  孟得刚一旁看着都有些心惊肉跳。

  左敬天又冷哼一声,道:“你还有脸来见我?”

  左蓝痛得冷汗直冒,原以为这次又要昏迷了,昏迷了也好,不用再受折磨了,可是嚎叫了好一阵,仍活得好好的,便不敢再嚎,跪地哭道:“爹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怪那个清凉候太狡诈了。”

  左敬天道:“你怎么不怪自己没用?”

  左蓝当然不会认为自己没用,但也不敢争辩,垂首道:“请爹爹责罚!”

  左敬天气得也没有办法,手指都有些颤抖,指着他道:“你就一直跪着吧!”

  左蓝不敢违抗,应了一声,就老老实实地低下了头,心里悔得肠子都青了,明明可以静静地躺在家里养伤,偏要跑过来自讨苦吃,真的是不作就不会死。

  等太阳升起,城门大开,来来往往进出的百姓就多了,见城门口跪着一个人,均感好奇,纷纷围了过来。

  左敬天虽为城主,但大多百姓并不相识,左蓝在清凉城里虽然脸熟,但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且还断了一条胳膊,谁也认不出来,所以一个都不害怕,还敢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若换作平时,左蓝非把这些人全部抓起来,用小皮鞭轮流抽一遍,但现在却连大气也不敢出,羞愧难当,恨不得找条地逢钻进去。

  好在孟得刚有眼色,不等城主发话,便把这些人驱散了,但人流不息,赶走一批又来一批,又不好抬出城主的身份吓唬他们,索性让人关了此门,让百姓由其它城门进出。

  一直等到过了晌午,才见到远处有三匹骏马疾驰而来。

  姜小白远远见到城门紧闭,颇感意外,便勒马缓行,待看清城门口站着左敬天时,不禁冷笑一声,行近说道:“左城主,难不成你也是来截杀本候的吗?”

  左敬天忙堆起笑脸,拱手道:“小候爷这是在诛我心哪!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冒犯候爷啊!”

  姜小白道:“这一点你就不如你儿子有魄力!”

  左敬天知道是在嘲讽他,也不敢不敬,正色道:“说来惭愧啊!养不教,父之过,在下教子无方,致使孽子胆大妄为,竟敢背着我去冒犯候爷,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虽然候爷心善,饶他一命,但在下却是自责难当,便把孽子领了过来,交由候爷发落,候爷就是活剐了他,也是他咎由自取。”

  左蓝吓得脸色愈发苍白,忙磕头道:“候爷饶命,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心里气得直骂娘,确切地说,应该是直骂爹,自己已经求饶过一次了,再说人家已经饶过自己一命了,怎么现在又跑来求人家饶命了?这都是什么事啊?难道自己就是求饶的命?

  姜小白看都没看他一眼,对左敬天道:“左城主确实有些教子无方,不过本候已经代左城主管教过他了。本候也不是小气之人,这件事就此揭过,只要他以后安分守己,本候绝不会为难他。”

  左敬天面露喜色,拱手道:“候爷宽宏大量,在下钦佩之极。”转头看向左蓝,喝道:“还不谢候爷饶你一条狗命?”

  左蓝忙磕头道:“谢候爷不杀之恩!”

  姜小白充耳不闻,仍望着左敬天,道:“左城主,现在可以开城门了吧?”

  左敬天忙道:“候爷莫怪,在下关上城门并非为了阻挡候爷,而是百姓繁多,我怕惊扰了候爷!”转头对孟得刚道:“还不给候爷开门去?”

  孟得刚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左敬天又上前一步,朝着赵如苍和朱起落拱手道:“在下左敬天,见过两位大人。”

  俩人面无表情。朱起落道:“大人不敢当,我们只是跑腿的小角色。”

  左敬天笑道:“大人谦虚了。在下已经在秋香楼备下薄酒,给候爷和两位大人接风洗尘,还请候爷和两位大人赏脸。”

  朱起落道:“接风洗尘就免了。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还要回殿复命。既然清凉城的城主在这里,也省得我们进城了,日后清凉候的安全就交给你负责了。”

  左敬天听说他们要回殿复命,脑子瞬间转了千百遍,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俩人是殿主派来的!看来小候爷并没有去皇宫,而是去了信殿,再看看风语没有一起回来,想到这段时间正是冷颜宫在招收弟子,心中顿时明了,但心中还是忐忑不安,既然殿主关心清凉候的安危,还特地派人护送,那左蓝行刺清凉候的事传回殿主耳中,会不会降罪呢?脸上笑道:“大人放心,等候爷进了清凉城,我一定派人多加保护,绝不会再出现一丝纰漏。”

  朱起落道:“如此甚好!不过我们还有件事想请城主行个方便!”

  左敬天听说他们有求于己,内心一喜,忙道:“大人尽管开口,在下一定尽力而为。”

  朱起落道:“我们想向城主借两匹龙麟马。这两匹凡马终究体力有限,不作休养,我怕他们回不了信殿。”

  姜小白斜了他们一眼,心头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左敬天道:“这个好说,两位大人请跟我来。”

  这时城门已开,姜小白见没有他什么事了,便跟朱起落跟赵如苍敷衍两句,进城了。

  左敬天便领着朱起落二人去了城外行宫。

  到了马厩,左敬天见四下无人,便从怀中掏出两个锦盒,分别递与二人,笑道:“一点薄礼,不成敬意,还请二位大人笑纳。”

  二人打开锦盒,见是引道珠,一盒五粒。引道珠对于修士来说,是最为渴望的东西,虽然不多,却也是左敬天这么多年来从牙缝里节省出来的,送出去的同时,心都在滴血。

  二人相视一眼,朱起落道:“左城主,这是什么意思?”

  左敬天面露难色,道:“犬子年少无知,得罪了候爷,还请二位大人能够高抬贵手,放过犬子一马!”

  他倒并不是关心左蓝的安危,而且关心自己的前途与安危。

  二人又是相视一眼,将锦盒缓缓放入怀中,朱起落道:“左城主放心,路上发生的事情我们什么也没看到。”

  左敬天深深作了一揖,喜道:“谢二位大人开恩!”

  一直没有说话的赵如苍,这时又补了一句:“左城主大可放心,虽然殿主派我们护送清凉候回来,但也是迫不得已,在殿主的心里,清凉候的死活,根本就是无足轻重。”

  朱起落瞪了他一眼,怪他的话说得太多了,虽然他只说了一句。

  赵如苍仍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一脸漠然。

  左敬天虽然听出其中定有猫腻,但他毕竟没有亲见信殿发生的事情,所以暗自揣摩半天,仍是云里雾里,便道:“谢大人指点。”

  二人没再多说,各牵了一匹龙麟马,转身就走了。

  

  

  Ps:书友们,我是夜开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