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四百零六章 大明小九子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众人无不惊叹,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隔空摘叶的本事,换作他们御气境的修为,倒也能隔空摘叶,但肯定有真气流动,不可能像这般悄无声息,随心所欲的,这个尹大公子不过紫斗一品,却能懂此神通,难不成真的是天命所归?

  尹天笑见这树叶随传随到,一点都不耽误事,最关键的是,还能蒙蔽住众多御气境的高手,心里顿时就踏实了,哈哈笑道:“乌兄,现在服气了吗?”

  乌伯之虽然心中惊骇,不过回过味来想一想,这树叶好像也就神奇一点,威力并不惊人,随手一剑便能砍落,也就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心里便舒缓许多,冷笑一声,道:“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树叶!”

  尹天笑随口道:“多着呢!”

  乌伯之二话不说,剑花一抖,又刺了过来,心里想着,这次如果再有树叶来袭,将树叶砍落后,绝不给尹天笑喘息的机会,一鼓作气将他砍死。

  此时刚刚入秋,地上寥寥几片树叶,幸亏姜小白一直留意,要不然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不过被乌伯之这样砍下去,几片树叶肯定是不够用的,尹天笑也意识到了,心里暗暗着急,只恨这个白兄弟不讲清楚,要不然他提前扛两麻袋树叶过来也是好的。

  擂台周围,姜小白能感应到的树叶,只剩下两片,这时见乌伯之剑花又起,两片树叶破空而来,袭向他的后背。

  这次乌伯之有了防备,嗤笑一声,道:“雕虫小技!”转身就将两片树叶斩落在地,刚准备转身一鼓作气将尹天笑砍死,忽闻耳畔传来无数惊叹之声,放眼望去,脸也为之变色。

  刚刚尹天笑不过随口一说,树叶多着呢,没想到一语成谶,只见无数树叶从场外飞来,黑压压的一片,如同鸦群归巢,遮天蔽日,又如同流星雨,速度极快,转眼即至。

  尹天笑顿时就欢喜了,卧槽,还有外援哪!

  那些树叶大概是从树上刚刚采摘下来,还带着点点翠绿,到了擂台上空,急速而下,如同飞蛾扑火,扑向了乌伯之。

  乌伯之不及犹豫,连忙挥剑砍杀,只可惜树叶实在太多了,转眼就把他淹没了,把他裹得如同蚕蛹一般,外面的人只看见树叶飞舞,却已经看不见他的人。

  倒是尹天笑,反而成了局外人,提剑站在原地,干眨巴着眼睛,无所事事。

  看官们现在深信不疑,这树叶就是尹天笑招来的,所以并不以为他是无所事事,而是在猫玩老鼠,笑看风卷云舒,心里均暗暗惊叹,不愧是大明王的儿子啊!

  大明王也是看得两眼放光,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会如此神勇,紧紧攥住了拳头。

  穆婉馨却紧咬嘴唇,心里懊悔不已,看来这尹天笑这些年来真的是在韬光养晦,深藏不露,那天晚上好不容易把他骗得回心转意,就不应该决绝地离去,要不然这次比武不管谁赢了,她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与夫君一起称霸万岛。

  她不恨自己,却恨那个白小姜,竟然骗她误导她,让她错失良机,忍不住就看向了左边的小看台,只见那个白小姜自顾坐在那里,目不斜视,一脸平静,好像眼前发生的一切均与他无关,却不知边上有人正拿目光在戳他。

  姜小白现在想杀乌伯之,易如反掌,但他没有下手,只想逼他投降,并不是他心存仁慈,而是此人目前还不能杀,所以尹天笑上台前,他才会特地交待。

  但尹天笑见乌伯之被困于树叶之中,犹如龙困浅水,忙着焦头烂额,心里就想着机不可失,这些年埋藏在心底的怨恨一股脑全部涌了上来,这家伙不但毒害他的父亲,还挖他的墙角,不但抢走了他的手下,还抢走了他的女人,甚至逼得自己跳崖自杀,若不是遇着白兄弟,现在自己已经是地下冤魂。

  心念至此,眼中便有杀机浮现,早把姜小白的叮嘱抛到九霄云外,绕着树叶走了几圈,见乌伯之已经忙得一脸汗水,伤痕累累,无暇它顾,便瞅准机会,猛然出剑,刺进了“蚕蛹”里,就听“蚕蛹”内传来惨叫一声。

  姜小白大吃一惊,霍然站起,擂台上的树叶就如同幔纱一般滑落在地,树叶里的乌伯之就露了出来,不过是一脸痛苦,胸前血喷如箭,咬牙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就软软地倒了下去。

  姜小白拂了下衣袖,恨恨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布休也站了起来,凑近说道:“盟主,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们也杀人了呀!”

  姜小白道:“但此人不能杀!看来我们要尽快拿到东西,早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布休怔道:“为何?现在我们已经是妥妥的大明九子了,已经成了这一方天下的老二了,以后就是老大了,干嘛还要走啊?”

  姜小白道:“来了几天,你不知道乌坦有着万岛第一高手的称号吗?他既然敢跟大明九子叫板,甚至下毒毒害大明王,那肯定是有恃无恐,已经有能力跟大明九子相抗衡了,我们势单力薄,如果乌伯之不死,还可以从长计议,现在乌伯之身死,乌坦心中最恨的应该就是我们,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而且会死得很快。”

  布休顿时就明白了,咬牙道:“这家伙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祸害!”

  尹天笑却不觉得自己是个祸害,而是个英雄,一脸得意,冲着乌伯之的尸身抱了下拳,道:“乌兄,承让了!”

  乌坦在看台上霍然站起。

  大明九子连忙也跟着站起。尹不愁也在心中责备尹天笑,不知轻重,但别人的儿子死了总是好过自己的儿子死了,心里还是欣慰的。这时淡淡说道:“乌长老想干嘛?擂台之上,刀剑无眼,犬子也是失手,难不成乌长老还准备给乌贤侄报仇不成?”

  乌坦冷冷道:“我给我儿收尸不行吗?”

  尹不愁无话可说。

  乌坦冷哼一声,便向擂台冲去。

  大明九子生怕他在冲动之下,会加害尹天笑,不等尹不愁吩咐,便有两子跟着冲上擂台。

  尹天笑见乌坦飞了过来,心里害怕,连忙后退,直到两子落下,他才躲在两子的身后,心下稍定。

  乌坦抱起乌伯之的尸体,二话没说,便冲天离去。

  尹天笑顿时就来了精神,伸了下懒腰,就跳回小看台,拉住姜小白衣袖,喜道:“白兄弟,你真乃神人也,果然没有骗我,我们终于赢了!”

  姜小白面无喜色,淡淡道:“在我眼里,我们却是输了!”

  尹天笑怔道:“兄弟,你是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了吧?我们明明是赢了,怎么变成输了呢?这么多人看着呢?谁也不敢矢口否认。”

  姜小白轻叹一口气,却没有说话。

  尹天笑道:“怎么了,兄弟?你怎么不高兴呢?”

  布休就凑了过来,没好气道:“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尹天笑急道:“我哪里蠢了?我长这么大也没像今天这么精明过!”

  布休道:“我问你,你上台之前,我家盟主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不要杀乌伯之,你为何还要杀他?”

  尹天笑怔道:“怎么了?白兄弟就是因为这件事伤心的?白兄弟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布休啐道:“放屁!”便把姜小白所说利害关系又原封不动跟他陈述了一遍。

  尹天笑听完深以为然,沉默良久,不过嘴上依旧硬道:“怕个鸟!这里是我尹家的天下,不是他乌家的天下!”

  布休点了点头,道:“那好,你牛你上天,跟我们无关!反正我们现在的任务已经完成,你跟你爹说一下,把我们应得的东西给我们,我们即刻就走!”

  尹天笑慌道:“你们不留下来陪我一起享受荣华富贵了?”

  布休道:“我们觉得还是活着比较重要!”

  尹天笑撇嘴道:“你们不仗义!”

  姜小白转身道:“兄弟,不是我们不仗义,我既然让你不要杀乌伯之,就是想帮你坐稳了位置再走,但你不听我言,现在我也没有把握!我有大仇未报,所以我绝不能无缘无故地死在这里,或许我们离开,反而能减轻你的危险!”

  尹天笑现在对他是推崇备至,对他的话深信不疑,见他说得严重,心里也是忐忑不安,道:“那怎么办?”

  姜小白道:“各安天命吧!”

  尹天笑郑重地点了下头,道:“好,反正你们对我有恩,帮助我已经够多了,我不能贪得无厌,只知索取,不懂回报,答应你们的东西,我一定会给你们的!”

  毕竟遴选大明九子关系着大明仙岛的未来,事情重大,虽然比武尘埃落定,但高层总是要磋商一番,才能定夺。

  由于执法阁长老乌坦已经离去,剩下十七阁长老便和大明九子聚在一起商议一番,其实也就是走走过场,毕竟赢得比武的是大明王的亲儿子,而且赢得光明正大,所以没有人有异议,新大明九子便定了下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