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四百七十一章 散伙吧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5-10 09:03:42 源网站:节点33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姜小白起身在山洞里转了几遍,结果还是一筹莫展,好像除了水道,他们根本就没有出去的可能,但他们这点修为,上去就是自寻死路,他也不愿莽撞送死。

  好在他们的储物镯里带足了食物,便在这里住下了,就当是闭关修炼,每天除了修炼睡觉,再无它事,虽然枯燥,但总有排解的方法,修士一旦进入修炼状态,时间过得也快,山洞里暗无天日,不知时光,也不知过了多久,估计已经很多年过去了。

  六大星宫自从灭了冷颜宫,冷颜宫就成了一块无主的肥肉,但他们生怕梨幻拉着代天执印使回来复仇,也不敢瓜分,几大星宫私下一商量,便把冷颜宫交给了火牙宫托管,治下七国收上来的引道珠,火牙宫占大头,其余五宫平分。

  火牙宫虽然占了便宜,但火中栗心中其实是不情愿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他是懂得,无奈是他引头捅的篓子,这个黑锅只能自己来背,一肚子苦水说不出,便派了殷血城去了冷颜宫,代行宫主之职。

  殷血城心里却是开心的,代宫主也是宫主啊,虽然不敢与师父平起平坐,但在心里,已经跟其他五宫的宫主站在一个高度了。所以欣然领命,拖家带口就去了冷颜宫。

  拖家带口中,最高兴的莫过于天刹了,以前离开冷颜宫的时候,属于叛逃,虽然有火牙宫保护,心里却极不是滋味,没想到再回来,已经是一宫之主的夫人,站在她以前仰望的位置上,心中如何不喜?那真的是仙居五里外门西,鼓乐喧天骏马蹄。隆重庄严归故里,树碑立传与天齐!

  何况殷血城很爱她,已经跟他结成双修伴侣,令她的修为突飞猛进,已经突破御气境,让她名副其实地飘了起来。

  但她总觉得待在冷颜宫,有种锦衣夜行的感觉,一身的荣光却无法透射出去,而她毕竟是代宫主的夫人,又不能跑下山到七大帝国去轮流显摆,心里有些失落。

  这日,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让她想起了无生海狩猎大会,二十年一次,这绝对是出风头的大好时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回想上次在狩猎大会上,被姜小白折腾得狼狈如狗,在七大帝国的眼中丢尽了脸,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把面子补回来。连忙就去找殷血城,告诉他冷颜宫一直以来都有这个优良传统,绝不能在他的手上埋没了。

  殷血城虽然也知道冷颜宫有这个传统,但他并没有时刻关注,代宫主做了几年,过了新鲜气,也觉得枯燥,听她提起,也是精神一振,既能娱乐又有油水,何乐而不为?连忙下令通知七国,准备参加无生海狩猎大会。天刹还特地嘱咐,凡上次参与狩猎大会的人员,这次务必到场,就没好直说,看我如何野鸡变凤凰!

  无生海。

  姜小白走后,没过两个月,王青虎就把开脉神丹炼制了出来,但他不敢让那些女人试丹,万一出了问题,那几个男人回来,不得把他的皮给剥了?所以只有拿尹天笑试丹,尹天笑还一阵感动,丹药刚炼出来,第一个就想到了他,果然够情分,还说了不少感激的话语,倒让王青虎一阵惭愧。

  所幸尹天笑服食了开脉神丹,效果显著,当天就开脉成功,突破御气境,让王青虎长吁一口气,才放心让其他女人服食。

  过了两年,几个女人也全部突破御气境,可惜几个男人却如同从世间蒸发了一般,杳无音讯。几个女人心里担忧,仗着翅膀硬了,私下一商量,就去了雷音西域,王青虎起初是不同意的,但他的话在几个女人面前实在没有分量,言辞稍微激烈一点,芊如还要打他,吓得他不敢吱声,只能和尹天笑跟着她们一起去了雷音西域。

  结果在雷音西域找了半年,几乎跑遍了整个雷音西域,连一丁点的消息都没有打探到,只带着无比失望又回到了无生海。

  如今几年过去了,几个男人还是没有回来,也没有一点消息,那种不祥的预感在几个女人的心头就越聚越浓,但没有人敢说出来,生怕说出来以后,别人会附和。每天他们都会站在山头上眺望,但每天都是失望而归。

  这天,几个女人照例站在山头上,痴痴守望。

  这时,王青虎和尹天笑就爬了上来,王青虎顺着他们的视线看了一阵,叹道:“我说,我们还是散伙吧!”

  几个女人心里咯噔一下,倒并不是害怕跟王青虎散伙,而是害怕散伙背后的意义。..

  芊如转头道:“你什么意思?”

  王青虎叹道:“都几年过去了,盟主他们还没有回来,依我看,肯定是回不来了,要不然不可能几年都音讯全无……”

  话还没说完,芊如就一把抓住他的衣衫,一脸怒容,道:“你说什么?你竟敢诅咒我老公死了?”

  王青虎脸色沉重,道:“芊如,布休是你的老公,也是我的兄弟,说这些话,我心里也很难受。但有些事,就算你憋在心里,并不代表他不会发生,你们这是在自欺欺人。我每天也在日思夜想,希望他们回来,但这有用吗?盟主和布休他们临走前曾嘱咐我,如果他们回不来,就让你们各自散了,你们都是公主和大家千金,就算没有他们,也有大好的荣华富贵可以享受,没有必要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年复一年地浪费大好时光,回到你们的皇宫,过个几年,也就慢慢淡忘了,这个地方待着只会让你们心痛。本来这些话,我前两年就应该说了,但我也害怕说出口,我跟你们一样,也抱着一丝侥幸,认为他们可以回来,但这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话还没有说话,芊如已经泪流满面。

  其他几个女人也蹲在地上嘤嘤哭了,这几年她们确实一直在彼此安慰,假装他们可以回来,一句晦气的话也不敢说,就像是一个美好的梦,生怕被打碎了。而王青虎这番话,无疑是彻底把她们从梦中惊醒,回到残酷的现实。

  芊如就松开了抓他的手,哭道:“王胖子,他们一定会回来的,我们再等五十年好不好?”

  王青虎眼眶也潮湿了,道:“该来的总会来的,不该来的,你就算耗尽余生,他也不会来。好吧,再等一年吧,你们也作好心理准备,如果还不回来,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说完就下山了,只留一个惆怅的背影。

  几个女人仿佛听到了末日审判,意志溃散,泪水如决堤之水,收也收不住。

  到了下面的山洞,尹天笑就凑到王青虎的身边,道:“老王,如果过了一年,我那些兄弟还不回来,我们真的要散伙吗?你准备去哪里?”

  王青虎道:“我哪也不去,老死这里!”

  尹天笑道:“既然你不打算走,那你为什么要赶她们走?有几个女人给你洗衣做饭不也挺好的吗?”

  王青虎道:“她们是我兄弟的女人,不是我的女人,兄弟回不来,我把她们留在身边,成可体统?”

  尹天笑道:“你也可以照顾她们一辈子啊!”

  王青虎瞪了他一眼,道:“胡说八道!”

  尹天笑道:“那我陪你留下吧,反正我也无家可归!”

  王青虎道:“随便你!”

  姜小白几人在山洞里待了几年,虽然带足了食物,但也经不起几人大吃大喝,几年下来,也是见底了。

  这日,布休就找到姜小白,道:“盟主,我们什么时候走?再不走,真的要饿死在这里了。”

  经过几年的刻苦修炼,几人都已经突破蓝斗,但想到黑暗森林里的那些蝠人,他们还是没有一点把握逃出去,只有突破青斗,才能有一线生机,但现在口粮耗尽,留下也是死路一条。

  姜小白沉吟片刻,道:“这几日就走吧!”

  布休道:“但我们出去好像也是死路一条哦!”

  姜小白就在山洞里来回踱着步,一会看看穹顶,一会看看石壁,道:“但我总觉得这里不应该空空如也!”

  布休道:“但这里我们已经找过多少年了,连水底都找过几百遍了,就差没把洞顶撬开来看了,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姜小白忽然心头一动,道:“对啊,我们在这里呆了多少年了,怎么会没有死呢?”

  布休摸了下他的脑门,道:“盟主,你糊涂了吧?一直我们都有吃有喝,怎么会死呢?”

  姜小白“啪”地一下拍开他的手,道:“不对,如果这里密不透风,我们几个人住在这里这么长时间,早就应该把空气耗尽,窒息而亡了。”

  布休听得愈发糊涂,怔道:“盟主,你不会听说要出去,紧张坏了吧?这空气怎么会耗尽呢?吸进去呼出来,吸进去呼出来,就算吸进去不呼出来,肯定也会变成屁放出来,可以循环利用的呀!怎么可能耗尽呢?”

  姜小白道:“我说的是氧气,你不懂!这里肯定有通风的地方!”

  布休怔道:“那又能怎样?”

  姜小白道:“秘密有可能就藏在通风的地方!”

  布休道:“但这里我们已经找过无数遍了,没发现哪里有通风的地方啊?”

  姜小白道:“你没发现不代表它不存在!”

  布休道:“你的意思我们再找一遍!”

  姜小白道:“找了这么多遍,估计肉眼肯定看不到!”

  布休道:“难道用P眼看?”

  姜小白白了他一眼,道:“都站到我身边来!”

  几人不明所以,但还是站到了他的身边。

  姜小白站在水潭边,意念一动,潭水就变成一道水柱,直冲穹顶,然后灌进山洞,源源不断,转眼功夫,整个山洞都被潭水灌满了,几人也被裹身水腹之中。

  查理叫道:“完了完了,屎被冲出来了!”

  原来他们在山洞的角落里,挖了一个大坑,这几年大便小便就排放其中,在这么强大的水流的冲击下,肯定全部要被冲出来了,虽然他们有真气护体,水不及身,但想想都觉得恶心。

  姜小白却没有心思理会这些,意念与潭水融为一体,附在石壁上暗自查探,寻找缝隙,结果找了半天,令他失望的是,依旧没有特别之处。

  “轰——”

  潭水落下,回流潭中,还带走了一坑污秽,一阵臭味扑鼻。

  查理望着变了颜色的潭水,道:“看来这水是不能再喝了。”

  布休扇着鼻子道:“喝不喝倒是次要的,问题是我们现在要出去,这水怎么下去啊?”

  姜小白也觉得自己太过武断,望着一潭臭水,心里也不是滋味,眉头紧锁。

  没想到风言这时却指着穹顶叫道:“少爷你看——”

  姜小白抬头一看,原本光滑的穹顶在水流洗刷过后,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黑色小字,带着水气,如同刚刚写好,笔墨未干。虽然夜明珠光线微弱,好在他视力敏锐,远远也能看得清楚,开头三个大字,写着——拈火诀。

  这竟是一篇拈火诀心法。

  姜小白心下大喜,喃喃道:“没想到藏得这么深?”

  风言道:“少爷,这玩意对我们出去有帮助吗?”

  姜小白道:“既然出现,必有深意!你们几个也好好看看!”

  布休忙道:“别别别,盟主,你还是自己看吧,这玩意对我们来说,都是骗人的,上次拈水诀我们还没学会呢!”

  姜小白叹道:“随便你们!先等我几日!”便怔怔盯住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将心法铭记在心,便盘膝坐下,进入修炼状态。

  查理跟布休他们不一样,没有失败的经历,看着拈火诀心法,心里蠢蠢欲动,以为捡到了宝贝,连忙也将心法记了下来,学着姜小白样子,盘膝坐地,模样比姜小白还要认真,还要投入。

  布休嗤笑一声,道:“这死黄毛,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大爷我都学不会,他倒搞得跟真的一样!”

  风言道:“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别跟他一般计较!”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夜开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