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5-14 10:07:48 源网站:节点3
  所以这几人一加入战局,情况顿时逆转,以八对八,那八人虽然已经转攻为守,依旧被逼得手忙脚乱,转眼功夫,就被陈静儒趁势砍死两个。

  倒是天刹,本是始作俑者,现在仿佛成了局外人,连杀她的人都没有,就一个人呆呆站着,不过自从那几个女人出现,心里就凉了大半截,看得出来,大势已去。这些年来,自己一直在苦若寻找姜小白,没想到一不小心竟闯进了姜小白的老巢,刚开始还感觉自己运气特别好,六大星宫都找不到的人,轻而易举就被她碰到了,现在却感觉自己运气特别背,怎么到哪都能遇到姜小白这个扫把星?

  这个姜小白真是她的克星,每次都是如此,无一例外。这时她才知道,为什么殷血城会小心翼翼,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姜小白真不是能随便招惹的货!她已经在他手上栽过那么多次了,却始终没有觉悟,现在感觉自己有些觉悟了,好像又有点晚了。

  每次都是这种感觉,她感觉自己都快被姜小白逼疯了,虽然他现在很清闲。

  姜小白见陈静儒稳操胜券,内心大定,这时右手使剑,左手的指尖上就煞出一团火苗。围攻六人均感诧异,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有心思玩火?

  姜小白意念一动,那团微弱的火苗轰然炸开,变成热浪火海袭向几人的面门,几人大吃一惊,连忙煞出真气御火,一时手忙脚乱,由于火焰遮眼,连姜小白身影都看不清了。

  姜小白却早已蓄势待发,火焰煞出去的同时,剑也跟着出去了,剑点如雨,待火焰消散,对方六个人,只剩下两个了,还是两个红斗。

  殷血城本来就处于下风,见手下被屠杀殆尽,也无心恋战,本来还想着救天刹出去,现在却想着,还是自己先逃出去再说,事到如此,完全是天刹咎由自取,还连累自己遭殃,等到姜小白他们缓过劲来,群拥而上,自己都跑不掉了。心念至此,拼尽全力,逼退风言和布休,就从二人退让的缝隙间窜了出去,也不打算回冷颜宫了,而是朝着火牙宫的方向疾奔而去,叫人要紧。

  可惜他却忘了,风言手里有根定海神针,他只有密切注意,才能勉强应对,现在慌忙逃路,把后背留给风言,风言岂会放弃?他的速度的快,定海神针更快,瞬间煞出十多里,殷血城只觉后背一痛,就知道,他完了!

  与其同时,围攻陈静儒的八个人,在几个女人的卖力合作下,也被全部斩杀,一个都没有逃出去。

  姜小白却觉得不对劲,就在火焰煞出去的同时,不但蒙蔽住了敌人的眼睛,也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待他杀了六人后,火焰消失,却是不见了天刹的身影,心里暗道不妙。

  剩下那两个红斗修士早被吓破了胆,见姜小白停了手,也不敢偷袭,连忙御气逃跑,生怕姜小白追击,兵分两路,眨眼间跑得无影无踪,令他们奇怪的是,姜小白竟没有追,煮熟的鸭子竟也能飞掉,真是奇迹无处不在。

  姜小白预感没有错,转头一看,天刹已经挟持着常楚楚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虽然常楚楚融入了人群,但天刹一直都在留意,而且常楚楚心中关心姜小白,没有往里挤,基本游离在人群的边缘地带,所以天刹很容易就捕捉到了。而金地地因为跟常楚楚并不熟悉,所以融入人群后,自顾拼命往里挤,总觉得挤得浅了,没有安全感,神仙打架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就要殃及池鱼。

  不过也幸亏他有眼光,如果跟常楚楚站在一起,天刹恼恨他,肯定一剑就了结了他,废话都没有心思跟他说一句。

  常于欢就没有他幸运,见天刹冲向常楚楚,连忙也冲了过来,只可惜他不过养气境的修为,还没冲到身边,天刹一剑划过,所幸人群拥挤,给他阻挡了剑气,站在他身边的两三个人就倒了下去,不过他也好不到哪里去,胸前就多出一道十几寸长的伤口,所幸没有伤及内腑,纵然如此,胸前也被鲜血染红了,但是心中焦急,还想往前冲,就被中夏国一个官员死死拉住了,稍微挣扎,就晕厥了,那名官员连忙把他放在地上,给他敷上金创药。

  布休等人把敌人杀得一干二净,还没来得及庆祝,见此情景,顿时内心一紧,就走了过来,站在姜小白的身后,心里想着,这常姑娘运气怎么这么背?在他们的印象里,她已经是第四次做人质了,第一次和第二次都是在无生岛上被朱砂痣挟持,第三次是被海香茗挟持的,而要挟的对象都是姜小白。

  老天爷还真会开玩笑,一而再,再而三,乐此不疲,常姑娘长得也不像人质啊?

  本来常楚楚还在挣扎,却被天刹封住了修为,话也不能说,就被带到了姜小白的面前。天刹把剑横在常楚楚的脖子上,冷笑一声,道:“姜小白,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没想到结局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吧?说实话,我也没想到!”

  布休就用三尖两刃枪指着她道:“天刹你这个贱人,我家盟主三番五次放过你,你不感恩图报也就报了,还以怨报德,就是一条狗,还知道摇尾巴,你真是连猪狗都不如!”

  天刹就哈哈笑了起来,如同疯了一般,根本就停不下来,笑得眼睛都红了,好久,才止住笑声,看着姜小白道:“姜小白,我想杀你,你也想杀我,别把以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挂在嘴上,虽然我栽在你的手上,但我活得好好的,而你却不一样,因为我杀了你心爱的女人,你却奈何不了我。何况现在是我在笑,你却笑不出来,你也不过如此!”

  姜小白道:“我觉得你笑得比哭还难听!”

  天刹真的就呜呜哭了两声,却没有半点伤心,也没有眼泪,忽又笑道:“是这样吗?”

  姜小白道:“天刹,你把常姑娘放开,我也不为难你,你走吧!”

  天刹忽然变得歇斯底里,吼道:“你做梦!你把我当成傻子吗?你不为难我?你有什么资格不为难我?现在应该是你哀求我不为难你!你杀了我的丈夫,我已经无家可归,我能去哪里?回去给别人笑话吗?我告诉你,我天刹只有嘲笑别人的份,绝不能忍受别人来嘲笑我,也包括你!姜小白,我恨你入骨,你也恨我入骨,刚好我们今天就做个了断,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别的选择,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也要让你变得一无所有!”

  姜小白道:“你的丈夫不是死在我的手上,是死在你自己的手上,你就是一个坑人害己的玩意!”

  他这句话虽然说得不中听,却也不无道理,本来殷血城都准备撤了,却被她坑了进来,想想都心如刀绞,当然,她还是把这笔账算在了姜小白头上,吼道:“你放屁!”

  姜小白道:“你究竟想怎样?”

  天刹哈哈一笑,道:“不想怎样!你若想这个常姑娘安然无恙,你就自裁吧!要不然我跟你心爱的常姑娘同归于尽!你姜小白不是重情重义吗?现在当着千万修士的面,我倒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重情重义,还是虚有其表,虚情假意?”

  布休怒道:“天刹,你脑子被驴踢了?你傻-逼当全天下的人都是傻-逼啊……”

  姜小白却竖了下手,制止他再说下去。

  布休急道:“盟主,你不会真打算这么做吧?你不能上她的当啊!她已经疯了!”

  姜小白没有理会他,脑袋却在飞速运转,目前唯一的办法,只有偷袭天刹,但上次朱砂痣挟持常楚楚时,被姜小白偷袭的过程,天刹全部看在眼里,所以这次早有防备,虽然情绪激动,依旧煞出真气护体,一旦偷袭失手,常楚楚必死。

  一时之间,姜小白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心乱如麻。

  天刹依旧不依不饶,道:“姜小白,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当初放了我?但没办法,这就是你自己犯贱,怪不得别人,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就算我杀不了你,也要你每日都在悔恨中度过,生不如死……”

  布休几人看他小人得志的模样,恨得咬牙切齿,却也是没有一点办法,不过他们都在提防姜小白,生怕他真的为了常楚楚而自杀,旦有自杀的迹象,他们肯定要一拥而上,绝不能让他得逞。

  天刹又道:“姜小白,你还在犹豫什么?我告诉你,今天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要么你死,要么这个常姑娘死,我的耐心有限,识相的话就赶快自裁吧。我数三声,如果三声之后,你还没有自杀,那就对不起了,这个常姑娘就要香消玉殒了!”接着就从牙齿里崩出一个字:“一!”

  姜小白始终没有说话,紧紧地攥了下剑柄又松开。

  

  

  Ps:书友们,我是夜开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