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五百四十三章 清凉侯府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7-10 16:59:19 源网站:节点3
  “本侯”二字听得王二癞浑身一颤,本来还准备跑路的,现在忍不住细看,清凉侯几乎没有变化,所以一眼就看出来了,顿时吓得浑身颤抖,连忙跪地磕头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清凉侯回来了,小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冲撞了清凉侯,小的……小的就是在放屁,清凉侯大人不记小过,饶小人一命!”回想最后一次跟清凉侯说话的时候,就在清凉侯府的门口,也是大言不惭地羞辱了清凉侯,在他从前的印象里,这个清凉侯绝不是好东西,睚眦必报的小人,他是深有体会,当年谁若是羞辱他,晚上必偷人家的鸡狗,若没有鸡狗,就会夜里去人家门上泼粪,他还参与过两次,当时他只是光脚不怕光脚的,才敢出言羞辱,但现在的清凉侯已经不是当年光脚的清凉侯了,吐口口水都能淹死他,以他的禀性,肯定把仇记在心里,绝不会放过他,所以上次清凉侯回来的时候,他连面也不敢露,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遇见清凉侯了,没想到他的运气实在太背,不但遇见了,又嘴贱羞辱了他,这下好了,新仇旧恨一起算,估计小命难保,身子抖的如同筛子一般,说话也语无伦次了。

  路人听说是清凉侯回来了,无比稀奇,纷纷围了过来,左三层右三层,窃窃私语,虽然很多人都不认识清凉侯,但清凉侯的传说在清凉城里一直都很热火,茶余饭后经常被人提起,今日能一睹真容,难免心潮澎湃。

  姜小白这时笑了笑,道:“你起来吧,把东西还给人家!”

  王二癞不敢狡辩,忙鸡啄米似地点头:“好好好!”就站了起来,从袖中掏出玉佩,转身放在了小摊上。

  那摊主没想到转眼之间,东西意被偷走了,虽然他不认识清凉侯,但清凉侯之大名还是如雷贯耳,也不敢多说,要不然肯定要把王二癞逮过来揍一顿。

  王二癞又转身战战兢兢道:“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姜小白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本侯好像还欠你的钱?”

  王二癞慌忙摆手,急道:“没有的事,绝对没有的事,清凉侯一定是记错了,清凉侯怎么会欠我的钱呢?”

  姜小白道:“本侯的记性还没那么差!你娶老婆了没有?”

  王二癞心道,这个清凉侯果然要动歪心思了,幸亏自己没有老婆,要不然肯定要被他占为己有!便咽了口口水,苦笑一声,道:“就我这样,谁愿意把老婆嫁给我啊?”

  姜小白就从储物镯里煞出一把金币,拉过他的手,放在他的手心,叹道:“岁月不饶人哪!这些钱就算作利息吧,你年纪也不小了,娶个老婆好好过日子,别再干这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王二癞看着金灿灿的金币,激动得浑身颤抖,裤子都湿了一小片,呼吸也急促起来,如同哮喘病人,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就是放在清凉城里,也是土豪级别啊!还以为是在做梦,就把金币揣进怀,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耳光,发现不是梦,一下伏倒在地,拼命磕头,道:“多谢清凉侯,多谢清凉侯……”

  清凉侯却没再说话,领着众人拨开人群走了,只留下无数艳羡的目光。

  众人看向王二癞的眼神都变了,真的羡慕嫉妒恨,没想到咸鱼也有翻身的日子啊,回去可要好好问问家人,清凉侯当年有没有欠自家的钱?

  边上的摊主这时拿走那个块被王二癞偷过的玉佩就走了过来,蹲在王二癞的身边,问道:“二癞,既然你喜欢这块玉佩,要不要买啊?”

  王二癞这时就站了起来,拍了拍膝盖上的泥土,把胸脯挺得高高的,道:“你叫我什么?”

  那摊主这才反应过来,忙满脸堆笑道:“我叫你王二爷啊!”

  王二癞就挥了下手,道:“老子现在对你这假货不感兴趣,你没听到吗?清凉侯说了,让我娶个老婆,好好过日子,今日不同往日,做我王二癞的,哦不,做我王二爷的老婆,那就是清凉侯赐婚,不要说在清凉城里,就是在整个中夏帝国,有这种荣幸的女人,也绝不会有第二个,而且我现在也是有钱人了,所以机会你们要好好把握,我问你,你家有姐姐妹妹吗?”

  那摊主忙道:“有有有,我有两个未出阁的妹妹!”

  王二癞上下打量他一番,道:“看你长成这鬼样,你妹妹肯定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那摊主气得牙痒痒,就他这种人,以前估计连母猪都上,转眼间清高起来,真是令人作呕,要不是他现在是个土豪,跟清凉侯又有这层关系,肯定又把把他们拉过来揍一顿。这时道:“你这话说的,我两个妹妹长得可水灵了,不怕货比货,就怕不识货!”不愧是摆摊做生意的,专业术语信口拈来。

  王二癞道:“那好,先去看看货吧!”

  那摊主忙道:“好嘞!”转身就把摊位上的货物卷了起来,带着王二癞回家看货了。

  众人第一次见到土鸡变凤凰的全过程,望着王二癞的背后,心头又涌上一阵羡慕嫉妒恨。

  姜小白几人走到清凉侯府,虽然事隔二十几年,但清凉侯府几乎没有变化,还是他们脑海里的模样。

  姜小白抬头望向门楣,却是脸色一变,只见门楣上写“清凉侯府”的四字匾额已经不是挂在正中位置,而是往边上挪了一点,边上又多出一块匾额,上书“风府”二字,刷上金漆,光彩夺目,比“清凉侯府”四个字还要大,还要气派。

  风言也看见了,顿时怒不可遏,他爹也是一个稳重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糊涂事来?衣袖猛地一挥,那块书有“风府”二字的招牌顿时碎裂,从门楣上掉了下来。

  门口站着两个年轻门卫,显然不认识姜小白和风言,本来见他们围在门口,还想驱赶,但见风言隔空撕裂匾额,估计是修士,也不敢轻举妄动,其中一人道:“你们是谁?可知道这里是清凉侯府?胆敢在这里撒野,你们活腻了不成?”

  风言怒道:“让管家出来见我!”

  那人怔道:“我们这里没有管家的,只有当家的!”

  风言没想到他爹已经放肆到这种程度了,竟然自立为王了,咬牙道:“不管是管家的,还是当家的,让他出来见我!”

  那门卫毕竟只是一个门卫,见来人来势汹汹,也不敢太过嘴硬,转身便冲进府内,一路狂奔,告状去了。

  风言虽然心中怒极,但毕竟是自己的爹,他也不能真大义灭亲,转头看着姜小白,一脸为难,道:“少爷,我爹可能真老糊涂了。”

  姜小白苦笑一声,道:“风叔真老了!”

  没过一会,就见一个年轻人带着一帮家丁冲了出来,手里都拿着家伙,远远就叫道:“哪个不长眼的竟敢拆我风府的招牌?修士怎么了?除了中夏国的皇帝,其他不管是什么修士,到了我风府的门口,也要低着头走路,我倒要见见,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那年轻人看着二十岁上下,长得倒是眉清目秀,不过一脸纨绔,这时骂骂咧咧就冲了出来,转头看了下门楣,叫道:“卧槽,拆得这么干净!”转头又看着姜小白等人,一脸怒气,指着怒道:“是不是你们拆的?”

  风言道:“你是谁?”

  那年轻人叫道:“怪不得?你连老子都不认识,就敢跑来撒野,当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话还没有说完,风言欺身一步,甩手就是一耳光,打得那年轻人在空中翻了几圈,发出一声惨叫,牙齿掉了一半,才摔倒在地。

  那年轻人捂着血口,气得哇哇大叫:“给我宰了这帮畜生!”

  那些家丁训练有素,连忙就操起家伙冲了过来,风言念着这是清凉侯府,不想大开杀戒,伸手一挥,一道真气如同狂风一般卷袭而出,那些凡人哪里能够抵抗,被摔得七荤八素,躺了一地,个个灰头土脸,口鼻流血。

  那年轻人气得咬牙切齿,就指着风言,道:“你等着,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风言怒道:“乌烟瘴气!”就准备自己进去找他爹算账。

  这时一个妇人就跌跌撞撞跑了出来,远远听到儿子的惨叫声,心中也是怒极,但看见姜小白几人,站在门口顿时就僵住了,半晌口中才冒出一句:“清……清凉侯,风……风言!”

  这妇人不是别人,正是风言的晚娘,二十几年没见,体态比之前丰腴了许多,更显端庄。

  风言冷冷道:“我爹呢?”

  那妇人道:“老……老爷他几年前就过世了!”

  风言只觉五雷轰顶,脚下踉跄一步,雨晴急忙扶住了他。

  顿时,风言两行热泪奔袭而下,喃喃道:“我爹死了?我爹死了?我还是晚回来一步?”

  雨晴也是忍不住热泪盈眶,道:“风言,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啊!”

  姜小白心里也不是滋味,眼眶模糊,长叹一口气。

  

  

  Ps:书友们,我是夜开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