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五十四章 雁过拔毛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风言这时才有机会认真看了下那个少女,只见其长得螓首峨眉,明眸皓齿,不由微微一怔,啧了下舌,便抛了个眉眼,道:“姑娘,跟你配合还真默契!”

  少女脸上一红,犹如桃花盛开,怯声道:“公子英勇,我不过是给公子虚张声势罢了。”

  风言道:“你太谦虚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哦,不不不,我说错了,请问姑娘如何称呼啊?”

  少女道:“我叫采荷,公子如何称呼?”

  风言道:“我叫风言,叫我风公子就可以了。”不待采荷回话,便掉转马头,走向姜小白,嚷嚷道:“少爷,我都赢了两场了,你怎么一场还赢不下啊?”

  姜小白手中长剑不停,嘴上说道:“要不你来试试?”

  风言忙道:“试试就免了,不过少爷,帮忙倒是可以的,刚才那个白斗四品就是给我在边上烧火烧死的,我烧火可旺了!”

  姜小白道:“不用,我一人便可以料理了他。”

  王青虎就有些恐慌了,刚刚姜小白秒杀了白斗三品,他也不曾恐慌,毕竟那只是偷袭,只是震惊而已。以他白斗五品的实力战一个白斗二品,只要他不再大意,胜负也就是在顷刻之间,如同猫抓老鼠一般。但现在他却不这样想了,他本是匪盗出身,也是刀光剑影中滚爬出来的,但他从没有见过如此精妙的剑法,好像是为他量身定做一般,招招制他要害,逼得他手忙脚乱,只有招架之势,毫无还手之力。

  他一直在苦苦支撑,等待那个白斗四品胜了采荷以后,好过来相助,他才不信,白斗五品再加一个白斗四品还胜不了一个白斗二品,那样就太没有天理了。结果还真没有天理,一个白斗四品竟让一个白斗一品用小棍给捅死了。

  现在可好,自己的援手死了也就罢了,对方却多出两个援手,对他虎视眈眈。他可见识到了风言在人背后捅小棍的厉害,所以不但要应付姜小白,还要提防边上的风言。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这边人强马壮,占尽天时地利,怎么会输得一败涂地?虽然他还是这里修为最高的,但他现在想的却不是如何征服对手,而是如何逃命。

  风言忽然大叫一声,把他吓了一跳,忙转身准备应付,结果发现,风言只是叫着玩玩。也就这么一个分神,姜小白挺剑刺向他的心脏,可终究他是白斗五品的修为,避让极快,剑尖偏离心脏,从他腋下刺了进去,虽然不足致命,但也是鲜血淋漓。

  王青虎顿时连逃命的信心没有了,大叫:“别打了别打了,我投降我投降,大爷饶命。”

  姜小白倒也没有赶尽杀绝,收剑归位,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王青虎这时才松下一口气,捂住伤口,道:“小的有眼无珠,大爷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小的一般计较。”

  风言这时却来了精神,道:“你这就是犯贱。我刚刚怎么说的?都给我跪成一条线,一点都不能弯曲,不自觉的,杀无赦!”

  王青虎倒也是能屈能伸,二话没说,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其他凡人见了,哪敢耽搁?一窝蜂涌来,以他为基准,为右看齐,真的跪成了一条线。

  姜小白道:“你们都是什么人?”

  王青虎倒也没有隐瞒,道:“我们是虎头寨的!”

  姜小白道:“盗匪?”

  王青虎见他年轻正直有正义感,估计对盗匪肯定是深恶痛绝,便道:“我们虽然是盗,但绝不是匪。我们盗亦有道,只干些替天行道,除恶扬善,劫富济贫的事。”心里只恨读书少,能想到的形容词也只能有这么多了。

  姜小白道:“那你的意思,就是那个两个女人是恶了?”

  王青虎慌道:“不是的不是的,她们是富,我们只是想把她们的钱劫去济贫。”

  姜小白道:“那为何杀人?”

  王青虎道:“死掉的那两个人可是金斗修士,不杀的话我们也劫不到啊!如果我们对他们心慈,就是对那些贫苦人家残忍,我做不到面面俱到啊。”

  姜小白惊道:“金斗修士?你们也能杀得了?”

  王青虎道:“不要说金斗,就是紫斗红斗,我们一样能杀。蛇有蛇道,鼠有鼠道,我们既然能够开山立寨,肯定是要有点门道的。”

  姜小白道:“那你们为什么会败在我白斗的手上?”

  王青虎道:“那是因为你是从天而降,我们准备得不充分。”

  姜小白道:“别绕弯子了,那两个金斗你是怎么杀掉的?”

  王青虎道:“下毒!在前面的客栈我给他们下了毒,龙麟马也是毒死的。”

  姜小白道:“看来你们是蓄谋已久啊!”

  王青虎道:“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

  姜小白深吸一口气,道:“看来我也要做一些迫不得已的事情了。”转头向风言递了个眼色。

  风言知道少爷热爱敲诈,当即会意,下马上前说道:“我家少爷对你们的小命不感兴趣,但他向来是鸡过留蛋,雁过拔毛,既然你们想走,总得拔点毛下来吧?”

  王青虎迟疑道:“你们说话算话?”

  风言道:“你还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吗?自觉点,大家开心,不自觉,我亲自来拔,把你们拔得干干净净,一根不剩!”

  王青虎吓得浑身一哆嗦,咬了咬牙,猛地站起,褪下裤子,掀起上衣,闭上眼睛,道:“你拔吧!”

  自从王青虎投降以后,采荷又回去把另外那个女人搀扶住,正朝这边走来,见此情形,两个女人吓得连忙捂住眼睛,尖叫一声,背过身去。

  风言气得牙痒痒,想上前揍他,但对方毕竟是白斗五品的修为,也不敢近身,万一被挟持可就麻烦了。好在他棍长,对准他的屁股就是一棍,道:“他奶奶的,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耍流氓?”

  王青虎吃痛,叫了一声,边忙提上裤子,一脸委屈道:“我哪里敢耍流氓了?不是你要拔我的毛的吗?”

  风言哭笑不得,道:“我就很纳闷,就你这样的猪脑子也能干强盗这么有风险的行业?强盗这一行就这么缺人吗?”

  王青虎道:“我都给你搞纳闷了,那你究竟要不要拔我的毛了?”

  风言道:“谁想拔你的骚毛?我的意思是敲诈,敲诈你懂吗?”

  王青虎点头道:“懂!那你们想敲诈多少钱?”

  风言道:“我们对钱不感兴趣,我们比你有钱,我们现在急需引道珠,有的话就拿出来,没有的话就把命留下来。”

  王青虎似懂非懂地点了下头,就在身上摸索,摸了半天,还真给他摸出一颗引道珠,捏在手里看了半天,一脸不舍,但还是把他扔给了风言,道:“给你!”

  在他眼里,这东西珍贵无比,没想到风言接过引道珠后却是一脸不屑,道:“就一颗?我们像要饭的吗?”

  王青虎一脸无奈,摊开双手,道:“小爷,这是引道珠,不是老母猪,哪里那么好弄啊?有的时候我自己一年都弄不到一颗,弄到了我自己都不够修炼,这一颗还是我从牙缝里省出来的。你若不信,你尽管来搜我的身,我可以脱得一丝不挂让你搜。”

  风言道:“那你家里还有吗?”

  王青虎道:“漂亮的女人放在家里都不放心,何况这么珍贵的东西?肯定要随身携带的啊!”

  风言道:“那你那两个同伙身上还有吗?”

  王青虎道:“应该没有吧?他们比我还缺!有的话也早就用完了,你若不信,你可以搜一下他们。”

  风言转头望向姜小白道:“少爷,这次敲诈很不过瘾,就一颗,怎么办?”

  姜小白望着王青虎,道:“你们走吧!不管你们是不是劫富济贫,替天行道,但我奉劝一句,不要再有下次,如果再让我遇到,格杀勿论!”

  王青虎喜道:“小爷放心,回去我就金盆洗手,告老还乡,再也不管那些穷人的死活。”

  其余凡人也连忙伏地谢恩,然后就搬起那两个同伙的尸首,放在马上,一溜烟跑掉了,头也不愿回。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