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六十一章 千山第一寨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4-02 09:48:17 源网站:节点33
  这时离高台不远处的一桌旁就站起一个青年,身着紫衫,风度翩翩,横眉喝道:“狂妄之至!”

  青年边上坐着一个老者,发须半白,这时喝道:“儒儿,不可轻举妄动。”

  酒桌上其他人也劝道:“少寨主,赶快坐下来吧,狗叫你理他作甚?”

  青年不为所动,两个雀跃就上了高台,道:“白独占,我来会会你。”

  白独占倒是认识他,哈哈一笑,道:“你叫陈静儒吧?你还嫩了点,还不够格,心里不服可以让你爹上来。”

  陈静儒冷笑一声,道:“够不够格,试了才知道。”不等他回话,拔剑就刺了过去。

  虽然只露了起剑式,但姜小白台下见了,忍不住摇了摇头,道:“送死!”

  果然白独占根本就不以为然,身形微动就轻轻松松地避开了这一剑,同时拔剑出鞘,速度如电似光,刺向了陈静儒,且招式毒辣,直取心窝。

  陈静儒去年刚刚突破金斗,骄傲自负,才忍不住上台挑战,虽然俩人的修为都被压制到了白斗,但是实战经验却跟白独占相去甚远,一下竟吓得呆了,不知避闪,只能在沉默中等死。

  台下众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均想,这娃今日是死定了。

  “锵!”

  就听一声清脆的声响,一块石子击中了白独占的剑刃,白独占手心一麻,长剑几欲脱手。纵然如此,剑尖还是划破了陈静儒胸肌,鲜血一下就染红了他胸前的衣服。

  原先坐在陈静儒边上的老者这时跃上高台,一把将陈静儒拉至身后,圆目怒睁,道:“白独占,对待一个年轻后辈,下手竟也如此狠毒,你还要脸不?”

  刚才那枚石子正是这位老者所发。

  白独占哈哈一笑,道:“是我不要脸还是你们紫东寨不要脸?难道我站在这里给你儿子白白杀死就要脸了?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吧?你儿子不知死活还能怨我喽?”

  老者怒道:“白独占,你不必猖狂,你也就在这镇仙上蹦哒蹦哒,等出了镇仙山,老夫亲自到戮虎寨去讨教几招。”

  台下王青虎小声对姜小白说道:“这个老头叫陈于风,是紫东寨的寨主。紫东寨有千山第一寨的称号,这个陈于风的修为已经突破紫斗了,只是修为在这镇仙上被压制住了,所以才会忍气吞声,要不然哪里轮到这个白独占猖狂?弹指间就可以把他给灭了。”

  姜小白道:“那今天这个白独占是不会放他离开了。”

  果然白独占哈哈笑道:“这里有现成切磋的地方,又何必去我戮虎寨?我戮虎寨的草木栽培起来也很费功夫的。”

  陈于风毕竟已经活了几百岁,行事稳重,不像他儿子那般血气方刚,冷哼一声,道:“失陪!”领着陈静儒就准备下台。

  既然已经得罪了他,白独占可不愿纵虎归山,冷笑一声,道:“既然已经上来了,胜负未定,就想走?看来你们父子俩是成心来消遣老子的,真当老子是好欺负的不成?”说时挺剑就向陈于风的后背刺去。

  陈于风自持身份,上台时连剑都没有带,听到背后动静,转身便用衣袖拂剑,嘴里同时对陈静儒说道:“你先下去。”

  陈于风虽然已经突破紫斗修为,而白独占只有金斗五品,但在这里,俩人的修为被散元血雾压制得差不多,所以陈于风手上少了兵器,吃亏不少,就吃“哧啦”一声,好一截衣袖已经被白独占削了下来,差点刺中手臂。

  陈于风怒吼一声,慌忙躲闪,但白独占趁热打铁,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把长剑舞得密不透风又缠了上去。

  一时之间,堂堂紫斗修为的陈于风竟只剩招架之势,毫无还手之力。

  陈静儒这时已经跳下高台,见此状况,忍住伤口的疼痛,瞅准时机,将手中长剑仍向了陈于风,同时叫道:“父亲,接剑!”

  陈于风接过长剑,窘迫的境况顿时得到缓解,开始反攻过去,一时间高台上剑音铿锵,身影飘渺,看得人眼花缭乱。

  姜小白喝了一碗酒,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此话不假,这个白独占怪不得如此张狂,剑法果然有独到之处,不可小觑啊。这个陈寨主赢的机率不大啊!”

  王青虎道:“你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现在你已经看到了他的剑法,有把握赢他吗?”

  姜小白闭上眼睛,把白独占的剑路放在心里暗自揣摩一番,便摇摇头,道:“没有!除非我有白斗四品的修为,或可一试。”

  王青虎急道:“你前两天不是说有白斗三品的修为就可以了吗?现在怎么就变成四品了?”

  姜小白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的剑法又不是天下第一。我原以为物以类聚,只怪你的剑法太烂,才让我小觑了其他人。”

  王青虎端起一碗,一饮而尽,嘟哝道:“又被你骗去一颗引道珠。”

  高台上越斗越酣,俩人都是全力以赴,汗如雨下,一会衣服就被浸湿了。看得围观群众菜也不吃酒也不喝,都死死地盯着高台之上,整片山谷除了剑击声,竟听不到一丝杂音。

  俩人足足斗了一个时辰,竟不分胜负,众人原以为他们要斗到天荒地老,有的人沉不住气,又开始喝酒吃菜了,不过姜小白却道:“看来这个陈寨主要输了。”

  话音刚落,就听陈于风一声惨叫,手腕就中了一剑,长剑顿时脱手,惊慌之下还没来得及移动脚步,白独占跟着又补了一剑,从他胸前刺了进去。

  待剑刃拔出,血喷如柱,陈于风后退几步,却已退到高台的边缘,一脚踩空,人就坠落下去。刚好紫东寨的人都在台下,伸手接住了他,把他平放在地上。

  陈静儒一下扑了上去,抱住陈于风,失声痛哭,叫道:“爹——爹——”除了叫爹,竟说不出其它话来。

  陈于风一手捂住伤口,一手抚摸陈静儒的脸庞,气若游丝,道:“儒儿,爹爹不行了,临走前只有一个要求,你能答应我吗?”

  陈静儒紧紧抓住他父亲的手,急道:“爹爹你不会死的。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一百个一千个要求我都答应你。”

  陈于风用尽全力,用牙关里嘣出几个字来:“不——要——为——我——报——仇——”说完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喷了陈静儒一脸,然后头就无力地垂了下去。

  陈静儒悔恨交加,抱着陈于风的尸身号淘大哭。

  

  

  Ps:书友们,我是夜开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