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六百三十六章 大狼出洞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11-01 21:52:22 源网站:节点2
  俞大狼被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自然好几天才醒转过来,刚醒来就觉得身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仿佛伤口上被撒了辣椒水,那种滋味就不是人能承受的,真的很蛋疼,咦,没错,真的蛋疼,全身上下无处不痛,比被皮鞭抽得过程还要疼,疼得哀嚎不已,又昏了过去。

  就这样昏了醒,醒了昏,皮肤都已经溃烂流脓,连蛋都萎缩了,变成了花生米,病情半个月都没有好转,甚至变本加厉,大夫也觉得奇怪,在俞扬水的怒骂之下,也不敢怠慢,亲自过来照料,寸步不离,病情总算才有好转,又过了几天,终于才正正经经地醒了过来,这次虽然疼痛,却没有昏厥,便跟大夫哭诉,身上火辣辣地疼。

  大夫却说,这很正常。

  俞大狼虽然醒了,却感觉还不如昏迷不醒,昏迷了至少感觉不到疼痛。现在身上到处是伤口,无论是趴着,还是躺着,都会感到刺心般疼痛,无处躲,无处藏。他感觉他不是活在人间,还是已经下了地狱,天天下油锅的感觉也不过如此吧。

  这一切都是拜姜小白所赐,自然对姜小白恨得咬牙切齿,天天都在怒骂,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又过几天,身上的疼痛总算被时间慢慢带走了,虽然还残留一些疼痛,但已经到了能够承受的范围,不用每天鬼哭狼嚎,把嗓子都叫哑了。

  身体舒适了,脑子里就开始想女人了,可令他意外的是,虽然脑子里装满了脱光的女人,下半身却没有半点反应,把手伸进裤裆一摸,两颗花生米,惊得一下就坐了起来,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惊慌之下,连忙叫来几个漂亮的女人,命令她们把衣服脱了,这几个女人没想到他精力这么旺盛,大病初愈就已经迫不及待,难道是属驴的?但她们也不敢拒绝,上次一个丫头因为拒绝他,当着她们的面,就被他大卸八块,然后丢出去喂狗了。

  几个女人虽然顺从了他,爬上了床,但他折腾半天,用尽各种办法,吹拉弹唱,结果现实很残酷,如同霜打后的茄子,再也抬不起头。

  俞大狼当时就崩溃了,忽然变成疯子一样,把几个女人踹下了床,喊着让她们滚,有两个女人因为忙着穿衣服,走得迟了,被他一剑砍成几段,床上床下溅得到处都是血肉,其余几个女人吓得魂飞魄散,衣服也不敢穿,尖叫着跑了出去。

  床铺已经完全被鲜血染透了,红艳如同婚床,鲜血顺着床沿流了下去,串成红色的珠帘。俞大狼坐在血泊之中,对身旁的尸块视若无睹,双目空洞无神,喃喃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大病初愈,体虚所致,不足为虑,所以此后一段时间,天天忙着进补,人参鹿茸当饭吃,水果也只吃香蕉和黄瓜,虽然他受的是鞭伤,但他是个有情怀的人,好了鞭伤并没有忘了鞭,反而十分钟爱,各种动物的鞭,炖成汤一天喝八遍,鞭策他坚持下去。

  结果坚持了一个多月,补得他跟女人一样,一天流血一大碗,只不过他是从鼻孔流出来的。

  但花生米依旧是花生米。

  俞大狼就感觉自己快要疯了,连天空的颜色都变成了灰色,生命里再无鲜艳的色彩。以前他觉得他的命很苦,每天只能靠玩女人度日,现在却天天对天祈祷,希望能过上这种命苦的日子。

  但天不答应。

  俞大狼还不敢把这种事告诉他的父亲,一旦他父亲知道他不再是个男人,无法传后,那宗主之位肯定也是不会传给他了。而他又没有朋友,以前对男人不感兴趣,所以连个酒肉朋友都没有,现在想找个倾诉的人都找不到,只能自己消化一肚子的苦水。

  俞大狼越想越恨,当然是恨姜小白,因为他是罪魁祸首,如果没有他,他现在依旧过着神仙都羡慕的苦命日子。一天不杀了姜小白,一天就寝食难安,他一定要给自己的下半生报仇,哦不,是下半身。

  正因为他没有朋友,所以他想到了陆逍遥,这个家伙虽然算不上朋友,但毕竟跟他同仇敌忾,也算是一丘之貉了。

  姜小白盗了且毁了涵湖晶矿的事,已经在正南山传得沸沸扬扬,陆逍遥自然也早已得到消息,犹记得那时刚得到消息时,倒吸一口凉气,从头顶凉到脚底,姜小白这家伙实在太恐怖了,连第一宗的晶矿都能盗了,还是在第一宗已经得知消息,防卫森严的情况下,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他干不成的吗?

  回想那日在无敌剑门,姜小白曾对俞大狼说,等我再出现的时候,我让你连下跪的机会都没有。虽然这句话是对俞大狼说的,但他在姜小白的眼里,肯定是一丘之貉,也好不到哪里去,姜小白只要有机会,肯定也是不会放过他的。当时他只是觉得,姜小白不过是在打肿脸充胖子罢了,现在却不觉得,以他那妖孽般的修炼速度,现在又得到充足的白晶,再出现时,不知是什么修为了。

  想想都觉得害怕。

  他连忙就去找柳毓,俩人很自然地跑到床上紧急戳伤,哦不,是磋商,柳毓被戳伤过后,才心满意足,安慰他道:“你不用担心,第一宗已经把这件事报上正南山,山主也是勃然震怒,已经通知各宗,加紧盘查,只要姜小白在正南山,肯定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陆逍遥道:“万一他们已经不在正南山了呢?”

  柳毓道:“他们那么多人,能去哪里?况且山主肯定已经跟其他的山主知会了,姜小白他们只要在神墓园,估计就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最多一个月,肯定可以把姜小白揪出来。”

  陆逍遥信以为真,自然正南山介入了,那事情就好办多了,也省得自己到处去找寻姜小白了,所以很安心地回去了。

  可结果三个月过去了,姜小白仿佛从世上蒸发了一般,没有一点消息。

  陆逍遥心头就感到隐隐不妙,仿佛这是暴风雨前的片刻宁静。

  这天傍晚,刚吃过晚饭回到房间,外面有人禀报,说是俞大狼求见。

  陆逍遥倒是意外,俞大狼被鞭刑的事他早就知道,从柳毓的口中还得知,他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怎么说也是在一个丘上待过的貉,陆逍遥也想去看看他的,但考虑到姜小白盗矿的消息是他和柳毓透露给他的,若不是他们怂恿,俞大狼肯定也会受此无妄之灾,说不定会迁怒于他,所以没敢去。

  没想到俞大狼还是没有忘记他,竟然亲自跑来,也不知是不是兴师问罪,心里就有些忐忑,但人家已经上门了,他也不敢不见,平了平心绪,还是咬牙出去了。

  俞大狼正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本来枪门安排了人陪他,却被他全部轰出去了。

  陆逍遥再见俞大狼,感觉眼前变了一个人,不再意气风发,憔悴无比,人也瘦了圈,从俞大狼瘦成俞大狗。

  但陆逍遥知道这事是他的耻辱,所以也不敢提,进门就堆起笑容,抱拳道:“俞公子今天怎么有空,光临寒舍啊?”

  俞大狼白了他一眼,道:“我天天有空!我问你,有没有姜小白的消息?”

  陆逍遥道:“我也在找姜小白,但他跟死了一样,没有一点消息。”

  俞大狼道:“我上次听你说过,姜小白上次盗矿的时候,曾在矿洞里留下血迹,你不是有狗头雕吗?可以让狗头雕去找呀!”

  陆逍遥一脸懊恼,道:“那块带血的石头被我当时就气得捏成粉末了,现在到哪里去找?当时姜小白不过青斗一品,谁会放在心上?”

  俞大狼道:“但你那狗头雕不是已经闻过了吗?它会不记得?”

  陆逍遥道:“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了,它怎么可能记得?”

  俞大狼道:“你问过它吗?”

  陆逍遥怔道:“那倒没有!”

  俞大狼怒道:“没问过你就这么肯定?走,去问问看。”

  玉犬金雕是当年陆逍遥去墓禁区寻找仙灵珠时发现的,当时刚刚出生,眼睛都没有睁开,当时陆逍遥以为得到了宝贝,爱不释手,亲自照料,陪它说话,陪它睡觉,将它抚养长大。

  不过等到玉犬金雕长大了,陆逍遥才发现,这家伙竟是个话痨,一天到晚嘴就停不下来,不但跟人唠,跟狗也唠,走到哪唠到哪,睡觉的时候,独自都能唠上半夜,实在聒噪,最令他不能忍受的时候,这家伙狗改不了吃屎,经常偷吃,被他抓住好几回,陆逍遥训斥它的时候,它还狡辩,说自己只是吃点点心开开胃。

  陆逍遥着实被恶心到了,对它愈发厌恶,而且平时也极少需要它,便把它送到后山,让新入门的弟子照料了。

  很多时候,陆逍遥都已经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一只奇葩宠物。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