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六十三章 求饶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33:07 源网站:节点3
  其实一个小小虎头寨的人能在白独占剑下支撑一柱香的功夫,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事了,所以台下众人心中并无鄙夷,反而暗生钦佩,甚至有人叫道:“小兄弟挺住啊!”

  风言和王青虎也暗暗捏了一把冷汗。

  然并卵,这些对于姜小白来说,没有一点作用,一切还得靠自己。眼看自己险象环生,任其发展,命不久矣。

  前几天王青虎送给他一颗引道珠,他只炼耗了一半,为了防止万一,他上台前就把这半颗引道珠紧握在左手手心里,此时已到了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他决定铤而走险,炼化这半颗引道珠。

  静心修道,对于修炼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静,不但要心静,环境也要静,这样才能引灵气顺着全身经脉缓缓流入丹田,如果心神不定,灵气控制不好,在体内乱蹿,轻则伤身害体,重则走火入魔,道消身殒。所以正常人修炼都会找一处清静的场所,如果到了突破的紧要关头,甚至要闭关,防止被扰乱心神。

  姜小白尝试着慢慢从手心的引道珠上汲取灵气,可就这么简单一试,却令他大吃一惊。由于跟白独占拼搏之际,丹田内的法力不断地输出体外,已有枯竭之象,急需灵气补给,现见有灵气入体,丹田如同变了饥饿几年的猛兽,大口大口地吞食,根本不受姜小白的意识控制。

  原本需要三四日才能炼化的引道珠竟在须臾之间竟被全部吸入体内,那种感觉就如同是滔天江水流入了山间小溪之中,横冲直撞,根本不是他稚嫩的经脉所能承受的,若不是他的经脉被《易筋经》淬炼过,当时就要全身筋脉尽断而亡。

  姜小白感觉流入体内的不是灵气,而是烧红的铁水,烙着他的肉,烙着他的五脏六腑,痛得他大叫一声,一口鲜血从口中狂喷而出,幸而他意识还在,拼尽全力挑开白独占的剑,慌忙退后几步,以剑当拐,拄在地上,摇摇欲坠。

  趁你病,要你命。白独占岂会给他留下喘息之机?刚准备乘胜追击,忽闻台下有人大叫:“剑下留人——”

  白独占颇感意外,止步向台下望去,原来是风言和王青虎已经走到台下,而叫声正是风言发出的。

  风言趁他停留的空隙,一下跃上高台,挡在姜小白的面前,以棍横胸,拱了下手,道:“白寨主,得饶处且饶人,既然你已经赢了,又何必赶尽杀绝?”

  白独占哈哈笑道:“你这算是求饶吗?”

  风言转身看了眼姜小白,见他低着头,又有一口黑血从他口中喷出,眼角便有了泪光晶莹,转头点头道:“算是吧!”

  白独占冷笑道:“就你这态度也算是求饶?你们刚刚不是很嚣张吗?求饶就要有求饶的态度,先给我跪下!”

  风言道:“是不是我跪下你就可以放过我家少爷?”

  白独占道:“你先跪下再说,这得看你的态度能不能让我满意。”

  风言使劲地攥了下手中的铁棍,终究又松了开来,咬了咬牙便闭上眼睛,跪了下去。

  台下竟鸦雀无声,没有一丝嘲笑。

  就在风言的膝盖快要接触到地面时,忽有一把剑出现在他的膝盖下方,又把他挑得站了起来。

  风言转头一看,竟是姜小白。

  姜小白仍旧低头披面,这时轻咳一声,道:“风言,跌倒了,你可以站起来。但跪下去,你就永远都站不起来了。”声音似乎还有些虚弱。

  风言急道:“可是少爷——”

  姜小白摇摇头道:“你不必解释,我懂,正因为我懂,我才会心痛。你下去吧!”

  风言急道:“少爷,大丈夫当能屈能伸,又何必逞一时热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姜小白道:“风言,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风言急道:“少爷,我不是这个意思。”

  姜小白冷冷道:“我再说一遍,下去!”

  风言便不敢再违抗,一步三回头,就走到台边,跳了下去。

  白独占哈哈笑道:“看不出来你小子骨头还挺硬的嘛!但骨头硬没用,要命硬才行。看你还算有点骨气,我给你一个自杀的机会。”

  姜小白便把剑插在脚下的木板上,从衣服上抽下一根丝带,挽起额前的乱发在脑后扎成一根马尾,暮地抬头,目光瞬间变得凌厉如刀,拔起素兰剑,道:“白独占,你我无怨无仇,今日我本不想杀你,但你不该让我的人下跪,断了自己的后路。今日我若不杀你,我会终生愧疚难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