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八十五章 无生海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转眼几天就过去了,下面各城已经把去往无人海的人员送到了郡府,准备出发了。可是姜小白还没有回来,常于欢没有办法,只能从候补名单里挑选了两个人,补上了姜小白和风言的空缺。

  无生海在血兰国境内,相隔十万里,为了防止路上生变,各郡均由郡主亲自带队押送。常于欢心里很难受,因为押送人员里有他的女儿。他的女儿也难受,因为队伍里没有清凉侯。殊不知清凉侯也难受,因为他想去去不了。

  姜小白天天算着日子,知道狩猎大会就要开始了,可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逃出去的方法,正站在牢笼里长吁短叹,洞外就有一阵大风吹过,卷起几片落叶飞了进来。姜小白叹道:“时间过得真快,天又凉了,树叶又黄了。”

  风言斜躺在床上,慵懒得像个贵妇,道:“都凉了多少天了,晚上被窝凉飕飕的,我都想了几天,要不要让玉夫人找个女人过来暖暖被窝?饱暖思淫/欲,这话一点不假,都怪老王这个老王八蛋,天天好吃好喝,吃得我都憋不住了。”

  姜小白道:“你也想出去吗?”

  风言道:“当然想啊!我都快憋疯了。”

  姜小白道:“我好像想到了出去的办法了。”

  风言一下就从床下跳了下来,道:“少爷,你别吓我啊,我虽然想出去,但也只是想想,如果真让我选择,我觉得这里也挺好的,天天有吃有喝,无忧无虑,倒也挺舒服的。”

  姜小白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想去无生海你可以留下来,我也不勉强你。”

  风言嘿嘿一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姜小白没有理他,暗自凝神,双手轻轻一捏,铁栏外就有五片树叶从铁栏的缝隙间飘了进来,两片捏在他的手里,还有三片如同卫星一般,绕着他的身体旋转。

  风言顿时就惊呆了。

  姜小白也是暗暗吃惊,忙用意念去控制那三片树叶,结果发现,那三片树叶虽然没有接触到他的身体,却如同是他身体的延伸,心里想着往哪飘它们便往哪飘,听话无比。原来这拈花指并不是用指来控制树叶,而是靠意念,可惜他现在只有白斗五品的修为,也只能控制五片的树叶,外面地上还有树叶,却是控制不到。

  风言道:“少爷,这能行吗?”

  姜小白道:“行不行试试就知道了。”说完往后退了两步,看准铁栏杆意念一动,手中两片树叶就飞了出去,如光似电,就听“咝”地一声,如同刀切豆腐,一根铁杆两端就被切断,咣啷落地。

  风言惊道:“操,这样也行?”

  姜小白大喜,迫不及待就从切断的栏杆处钻了出去,转头见风言还怔怔地站在原地,便道:“你不想走就留在这里吧!”

  风言这才缓过神来,急道:“别啊,少爷,你都不在了,我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啊?”边说边钻了出来。

  看守他们的那两个女人是玉风寨的人,也算是玉夫人的心腹,盟主虽然是被玉夫人关起来的,但她们也都知道,盟主可是玉夫人在乎的人,所以也没有阻拦,相互看了一眼,一溜烟就跑掉了。

  俩人走出山洞,此时正值晌午,外面艳阳高照,姜小白忍不住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空气里飘荡的是自由的味道,特别舒畅。

  这时,王青虎刚好提着饭菜过来,见到姜小白和风言站在洞口,如同白天见鬼一般,大吃一惊,扔下饭菜转头就跑。

  姜小白喝道:“站住!”

  王青虎不敢再跑,就转过身慢慢走了过来,笑道:“盟主你怎么出来了啊?我这几天见盟主关在里面茶饭不思,整日郁郁寡欢,人都瘦了一圈,心里也是不忍,正想着回去到玉夫人那里把钥匙偷出来,把盟主给放出来,没想到老天爷抢我风头,盟主竟自己出来了,这大概是我的诚心感动了上天,才天降恩泽,把盟主给放出来了……”

  姜小白道:“继续往下编!”

  王青虎硬笑一声,道:“我句句发自肺腑,绝无虚言。”

  姜小白道:“还记得我当初怎么说的吗?”

  王青虎吓了一跳,道:“盟主,虽然我当时没有把你放出来,但你心里应该明白,我是一片好心哪,你不能把我的好心当作驴肝肺啊!”

  姜小白道:“如果你不是一片好心,你现在已经不能站着说话了。”

  王青虎点头笑道:“就是就是,盟主英明。”

  姜小白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王青虎怔道:“不辛苦,哪怕是给盟主做一辈子饭菜,我也是乐意的。”

  正说着,玉夫人就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虽然她已得知消息,姜小白跑出来了,但她真正亲眼见到姜小白站在洞外,还是电击似地怔住了,半晌无言,眼泪就流了下来。

  姜小白心里也是难受,道:“姐姐不必难过,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

  玉夫人喃喃道:“真的就散了吗?还能再聚吗?”

  姜小白道:“姐姐放心,我们一定会再相聚的。”

  玉夫人摇摇头道:“你也不必安慰我,我一点都不相信。”顿了下,又道:“姐姐知道,我是留不住你了,要不你明日再走,晚上陪姐姐吃顿饭!”

  姜小白道:“姐姐应该换点新花样,这个套路太老套了。”

  玉夫人道:“你放心,姐姐这次绝对不会再下药了,姐姐就想好好地再看看你,陪你说说话,你走了姐姐也好有点念想。”

  姜小白动容道:“我也想陪姐姐再吃一顿饭,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这顿饭等我回来再吃吧!”

  玉夫人仰望天空,努力使泪水不再滑落。

  天还是那么蓝,只是凉风萧萧,徒增伤感。

  良久,玉夫人才道:“那你一定要答应我,活着回来,姐姐会一直等着你,就在这里,你不来,我不走。”

  姜小白道:“姐姐放心,就算为了姐姐,我也会活着回来的。”

  玉夫人就从手上褪下储物戒,扔向了他。

  姜小白戴上储物戒,发现里面的东西一样不少,还多了定海神针和素天剑。便把这两样东西煞了出来,神针就递给了风言,素天剑就扔向了玉夫人,道:“素天剑姐姐留着防身,无生海用不着。”

  玉夫人手捧素天剑,怔怔出神,半天没有言语。

  姜小白又从储物戒里煞出一箱引道珠,放在地上,道:“这玩意我也用不了那么多,姐姐也留着修炼。”

  玉夫人叹道:“留不住我想要的东西,修为再高又有何用?”

  这天聊着伤感,姜小白也不想多言,便道:“姐姐保重,我走了。”

  不等她回话,就带着风言走了。

  路过镇仙宫时,让人牵了两匹龙麟马,一人一匹,绝尘而去。

  玉夫人和王青虎就站在山头上,望着俩人渐行渐远的身影,玉夫人的眼眶又模糊了,转身扑在王青虎的怀里,嘤嘤哭个不停。

  王青虎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手足无措,道:“玉夫人,这不太好吧?被盟主知道我就完了,他肯定不希望我做他的姐夫。”

  玉夫人哭道:“你不要说话,不要把自己当成一个人,就当自己是一根木头,让我安安静静地哭一会不行吗?”

  王青虎叹道:“好吧,随便你,你把我当成木驴都行。”

  下山后,风言问道:“少爷,我们现在去哪?回清凉城吗?”

  姜小白道:“回清凉城来不及了,我们直接去血兰国。”

  风言道:“去血兰国干嘛?你想那个天刹公主了吗?”

  姜小白瞪了他一眼,道:“无生海就在血兰国。”

  无生海地处血兰国腹地,方圆上千里,海水看着与普通海水无异,波光粼粼,远看湛蓝,近看清澈,美不胜收。但美的只是外表,其实海水巨毒无比,不管是人还是动物,或者金属木头,一旦入海,便会瞬间消融,尸骨无存,所以称作为无生海。

  海中有一岛,名曰无生岛,长宽几百里。每过二十年,潮水便会消退一次,岛西便会有一处浅滩,有无数礁石落出水面,与岸边相连。七大帝国便会在礁石上铺上石板,让参与狩猎的人员从石板上通过,而狩猎大会就在无生岛上举行。一年后,潮水上涨,不能回来的修士便会活活地困死在岛上。

  由于无生海乃是大煞之地,岸边不宜居人,所以几百里都是荒无人烟,各国到来的修士便都在岸边安营扎寨。为了防止作弊,各国都是交叉检查,你国检查我国,我国检查他国,以保证上岛的全部是白斗修士。由于工作量浩大,光检查就花费了两日时间,待检查无误,各国修士就陆续上岛了。这一上就上了一整天,快到傍晚时分,一千万名修士就基本全部上岛了。

  岸边搭着一个高台,高台上站着各国的负责人,天刹和金地地,还有颖风都在其中。每次狩猎大会,冷颜宫都会派人过来监视,以保证大会的公正性,而此次过来的,却是花紫紫,依旧是面纱遮面,不见真容。

  花紫紫见岸边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便转头问道:“人到齐了没有?”

  下面一阵核实,就有人道:“禀仙子,只剩下中夏帝国还有一百人没有到。”

  花紫紫道:“截止时间还有多久?”

  那人道:“还有一个时辰!”

  花紫紫点头道:“那好,再等等!”

  天刹道:“为了这百十人,让仙子久等,实在不值,反正往年狩猎大会,中夏国都是全军覆没,这些人来了也是死路一条,不如直接将他们军法处置,也省得仙子久等。”

  此次中夏国的负责人是地路大元帅,也是中夏七侯之一的镇南侯韩一霸,听了这话很不高兴,冷冷道:“按照公主的意思,我们各国以后都不用来参加狩猎大会了,让血兰国一家自吹自擂,岂不更好?”

  天刹笑道:“你们都不来了,谁来贡献引道珠啊?”

  韩一霸说不过她,冷哼一声,便不再言语。

  花紫紫道:“好了,你们也不要吵了,一切按规矩办事!”

  正说着,远方就有一群龙麟马疾速往这边赶来,溅起尘土满天。马上不是别人,领头的正是道郡郡主常于欢。为了等待姜小白,一直拖到最后一刻,路上又遇连日暴雨,才致耽搁了行程。眼看岸边人员稀少,只剩下一地的龙麟马,估计大部已经上了无生岛了,心中愈发恐慌,好在高台上还有人,这些人应该就是各国的负责人了,虽然一个也不认识,但他知道,这上面的人没一个是他能得罪的。

  所以马蹄刚止,他就急忙跳下马,单膝跪地,抱拳道:“中夏国天路礼督信殿道郡郡主常于欢见过各位大人,由于路上连遇暴雨,才致耽搁了行程,望各位大人明察!”

  天刹冷笑一声,道:“你们中夏国脸大面子大,来给我们压轴也不足为奇!”

  常于欢惶恐道:“属下该死!”

  韩一霸心里有气,不过气的是天刹,这时说道:“你们来得一点都不迟,再晚来半个时辰都没事!”

  常于欢忙道:“谢大人!”

  韩一霸道:“把名单拿上来!”

  常于欢便从怀里掏出名单,高台上就下来一个人,接过名单递给了韩一霸。韩一霸只粗略地看了一眼,却看到了清凉城三个字,清凉城下面有两个名字,一个是姜小白,一个是风言,不过两个人的后面都加着括号,括号里写着“已死!”

  韩一霸深吸一口气,道:“清凉城?清凉城不是有个清凉侯吗?”

  常于欢内心一沉,应道:“正是!”就没敢说姜小白就是清凉侯。

  花紫紫却是内心一动,因为清凉城这个名字实在太耳熟了,风语天天念叨着这个地方,忍不住往名单上瞟了一眼,这一瞟不要紧,顿觉内心一颤,因为他看到了姜小白和风言的名字,这两个人也是风语天天念叨的人,都把她的耳朵念出茧来了,让她知道了姜小白就是清凉侯,而清凉侯就是那个她父亲欣赏的人物。忍不住一把抓过名单,语气明显激动,盯着常于欢道:“姜小白和风言死了?”

  倒不是因为她在乎这两个人的死活,而是因为风语在乎,如果这两个人死了,风语还怎么活?而且这个姜小白毕竟是他父亲难得欣赏的人物,对他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就这样死了,有点为父亲惋惜。

  台上众人纷纷看向花紫紫,均感诧异,怎么也想不通高高在上的仙子怎么会在乎两个白斗修士的死活?

  常于欢却吓得魂飞魄散,只能硬着头皮道:“是的!”

  花紫紫道:“怎么死的?”

  常于欢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道:“病死的!”

  花紫紫道:“好好的怎么会病死?”

  常于欢汗如雨下,却是擦也不敢擦,低头道:“那属下就不知道了。”

  花紫紫道:“你可知道姜小白就是清凉侯?”

  此言一出,众人均是一惊。

  常于欢颤抖着应道:“知……知道!”

  韩一霸惊道:“清凉侯?我怎么不知道?谁敢把清凉侯的名字报上来?无法无天了吗?”

  常于欢只觉自己都像一只将死的鸭子,只剩下嘴硬了,道:“是清凉侯自愿的。”

  众人又是一惊,从没听说会有人自愿去无生海,何况还是一位侯爷。

  韩一霸怒道:“放屁!来人,将他拿下,一定要将此事撤查清楚!”

  常于欢两眼一黑,心道,完了完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