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九十六章 罗汉阵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33:40 源网站:节点2
  对于花紫紫来说,不管是在花海山庄,还是在信殿,或者在这里,这个清凉侯给了她太多的意外,心里也有些好奇与期待,便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但愿你不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天刹就有些急不可耐,拔剑出鞘,道:“既然如此,就放马过来吧!”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不过她也确实有资格胸有成竹,不过是十几个小白斗,还不跟杀鸡一样?想到马上就可以报仇雪耻,郁闷了多少天的心情顿时豁然开朗。

  布休一共带了十九人过来,有两人押着娘娘腔走了,剩下十七个,连他刚好是十八人。这时竖起左臂,大叫一声:“列阵!”

  这些人天天操练阵法,已经极为娴熟,有条不紊地迅速散开,各就各位。在外人看来,这些人站的方位杂乱无章,根本就不上线,跟他们平时排兵布阵完全不在一个套路上,心里均想:这也叫阵法?这个清凉侯是不是在山上呆得寂寞了,正拿自己寻开心呢?

  除了姜小白以外,在场没有人知道,这是少林的小罗汉阵。看似杂乱无章,其实暗合太极八卦。正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内有四人占据太极的阴阳两仪,中有四人占据四象之地,即少阴、少阳、太阴、太阳,外有八人占据八卦之位,即乾、坤、震、巽、坎、离、艮、兑。还有两人属于预备队,哪里需要去哪里。

  天刹冷笑一声,道:“反正是死,又何必多此一举?”

  布休在阵中叫道:“男人不举还叫男人吗?”

  其他人跟着一阵哄笑。

  天刹气得哇哇大叫,眉间金光一闪,一个完整的北斗七星就显现出来,持剑对准艮位就冲了过去,准备一鼓作气,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人动阵动,就在她接近艮位那人时,艮位忽然就退了进去,而边上的坤位和坎位却向前进了一步,如同包饺子一般,将她包了进去。同时阵位瞬间变换,坤位和坎位两人又占据了太极的阴阳两仪之位,而起先退进去的艮位又变成了预备队,其他人也在交错变换,转眼又是一张完美的太极八卦图。

  天刹如同是一脚踩进了泥潭里,淤泥迅速从四周涌来,虽然柔软,却让她有力使不上劲,推开一波,又来一波,推得越快,陷得越深。明明对方只有十八个人,却让她感觉到处都是人影,剑影,如同织成一张巨大的蛛网,将她牢牢地网在中间。

  天刹这时才知道惊慌,想突围而出,但这张蛛网坚韧而柔软,再强的劲道砍在上面,瞬间化解于无形,仿佛每一根蛛丝上都融合了十八个人的修为,而这样的蛛丝,有成千上万根。

  天刹顾此失彼,顿时就有些手忙脚乱,只能转攻为守,一会功夫就香汗淋漓,却始终无法挣脱,心里又惊又悔,明知这个清凉侯狡诈无比,为什么还要那么大意?

  其实姜小白之所以要把天刹留住,并不是为了出风头,而是最近山上人心浮动,毕竟已经半年了,却连一把荧磁剑都没有抢到,天天就是练这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阵法,又见不到效果,人心不免有些恐慌焦燥。如果这十八个白斗修士今天能够战胜金斗七品,对整个七国总盟来说,无疑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姜小白大声道:“布休,你总说没有高手陪你们练阵,看不到此阵的威力,现在好了,血兰国的公主不惜降尊纡贵,陪你们练阵,你们别不识好歹,可要好好珍惜了,千万不要着急,要慢慢揣摩,取长补短,下次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这十八人原先见到金斗七品,心里也是犯怵,摆阵都是硬着头皮,现在却发现,金斗七品也不过如此,个个信心倍增,就听布休阵中笑道:“盟主放心,今天兄弟们都吃饱了桃子,有的是力气,一定陪公主好好玩玩,一定让她满意而来,尽兴而归。让她回去以后,想到无生岛就能想到一个字,那就是爽!”

  天刹又羞又急,众目睽睽之下,自己堂堂金斗七品,却被几个小白斗纠缠得毫无还手之力,还要被他们冷嘲热讽,气得肺都炸了,可是,她却没有一点办法。

  花紫紫跟其他六国的负责也看得暗暗心惊,没想到这阵法看着稀松平常,甚至是杂乱无章,没想到竟蕴含如此惊人的威力。原先他们也都以为,清凉侯能在岛上活到现在,确实是靠投机取巧,坑蒙拐骗,现在看来,打铁还需自身硬,人家靠的是实力。

  所有看向姜小白的眼神都变了。

  常楚楚生怕姜小白桃子不够吃,这时又用石盘端了十几个桃子过来,见到眼前这一幕,不够暗暗心惊,慢慢走到姜小白身边,小声道:“盟主,这是怎么回事啊?”

  姜小白道:“有人来踢馆子。”

  这些人常楚楚都在海边的高台上见过,不免有些紧张,道:“这些人身份好像都不低啊?好像都是皇子公主什么的。”

  姜小白道:“管他什么皇子公主,在这里,我说了算。”

  常楚楚怔怔地看着他,半晌没有言语。

  姜小白笑道:“你看我干嘛?这么多桃子我也吃不完哪,你拿去招待客人吧。”

  常楚楚点了下头,就端着桃子走向了花紫紫等人。

  姜小白道:“大家远道而来,我这里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就请大家尝两个桃子,让我略表心意,还请大家不要介意。”

  花紫紫道:“清凉侯的心意我们心领了。桃子就不必吃了,你们更需要。”忽又盯住常楚楚道:“你好像是那个什么常郡主的女儿吧?”

  常楚楚点头道:“是的,我父亲常于欢,我叫常楚楚。”

  花紫紫笑道:“看你们上岸前闹得还挺凶的,没想到走到一起了?”

  常楚楚脸上一红,道:“是清凉侯救了我。”

  花紫紫道:“那说明你们也挺有缘的。不过楚楚姑娘长得也确实标致,哪里个男人见到都会喜欢的,就是这身衣衫不合身,令明珠蒙尘哪!”

  常楚楚忽然竟有些自卑,低头道:“岛上条件艰苦,讲究不起来,让仙子见笑了。”

  花紫紫笑了笑,就从储物戒里煞出几套衣服,花花绿绿的,放在了常楚楚手中的石盘上,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几套衣服你就拿去穿吧,不论你们能不能走出无生海,能漂亮一天是一天吧!”同时又煞出一盒胭脂水粉,放在了衣服上。

  不知为何,最近这段时间,常楚楚总想着要打扮自己,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这种欲望甚至比以前在道郡的时候还要强烈,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每每念及,都是一声长叹。

  女人见到漂亮的衣服,就如同男人见到漂亮的女人,特别是常楚楚,朝思暮想了这么久,顿时两眼放光,又惊又喜,激动得眼泪都快流了下来,欠身道:“多谢仙子!”

  花紫紫叹道:“其实出了无生海,这些算什么啊?这些衣服你就在山上穿穿,不要穿着下山,姑娘这种姿色,只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常楚楚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

  一旁金地地叹道:“怎么我给天刹买衣服,她就没这么高兴过呢?”伸手从衣服下掏出一个桃子,道:“看刚才清凉侯吃这桃子吃得津津有味,陶醉无比,一定是人间极品,让我很好奇,我也尝一个。”说着就咬了一口,细细咀嚼,点头道:“果然很普通,又被清凉侯骗了。”边说边走向姜小白,附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清凉侯,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千寨联盟的盟主?”

  姜小白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金地地道:“你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我就是确认一下,如果是的话,我们的感情还可以延续嘛!”

  姜小白笑道:“我们之间有感情吗?”

  金地地叹道:“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哪。你别不信,我跟你真的是一见如故啊。虽然我金丝国人才济济,数不胜数,但我就服你,到哪里都能混得风生水起,当盟主就跟玩似的,别人到了无生岛,活得都跟狗一样,你看你,还是占山为王,逍遥自在,我若不是皇子,真的就打算跟你混了,这样的人生才活得精彩。要不我们交个朋友吧?”

  姜小白道:“这话若是被公主听到,你就没戏了。”

  金地地道:“其实这段时间我也想通了,我跟她之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她不可能不要皇位而嫁到我金丝国,我也不可能不要皇位而入赘到血兰国,我跟她之间最好的结果也就是露水夫妻,又有什么意思?况且自从我遇到你以后,我就不怎么喜欢她了。”

  姜小白道:“这话我怎么听着头皮发麻呢?”

  金地地道:“你别误会,我不会喜欢男人的。我的意思是,你让我看清了她,以前我觉得她是刁蛮任性,女人长得漂亮,刁蛮任性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看着还有点可爱,但现在我却觉得有点变味了,她这不是刁蛮任性,而是蛮不讲理,不思感恩,甚至有些心狠手辣,别人对她再好,她觉得是理所应当,别人对她不好,就应该天诛地灭。我感觉不适合我。我金丝国那么多美女,我又何必在她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呢?”

  姜小白道:“你倒是看得开。”

  金地地道:“就是因为你,我才会看开的,我觉得男人就应该像你这样,无拘无束,来去自由,像野马一般洒脱,你就是我的榜样,我也要活成你这样。我也要让女人投怀送抱,而不是拿热脸去贴冷屁股。”

  姜小白笑道:“无拘无束?来去自由?你是在形容一个圈禁在无生海的人吗?”

  金地地道:“彩蝶当有破茧日,雄鹰终有展翅时,这无生海圈禁的只是你的肉体,却圈禁不住你的心,这我看得出来,你一定可以活着出去的。”

  姜小白道:“承蒙吉言。”

  金地地道:“愿不愿意交我这个朋友,你给个准话,我都急死了。”

  姜小白有些摸不清他的套路,怔道:“我现在是朝不保夕,这事等我活着出去以后再说,可行?”

  金地地点头道:“那行,我就当你答应了。那你给根头发给我。”

  姜小白怔道:“要我头发干嘛?”

  金地地道:“我们金丝国有一种信鸽,叫嗅千里,嗅觉比狗还灵敏,我让它们闻一下你的头发,明天我给你放几百只鸽子过来,也让你尝尝鲜,天天吃这桃子多没滋味啊?就算兄弟送给你的见面礼。”

  姜小白这段时间天天吃煎饼,早就嚼得腻味了,听说有鸽子吃,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道:“那多浪费啊?”

  金地地道:“这玩意我们金丝国多了去了,兄弟不必心疼,只要喜欢就好!”伸手就拔了一根头发下来,掏出手绢包好,放入怀中,又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道:“兄弟等我好消息。”就走了回去。

  常楚楚这时捧着衣服回来,站在姜小白的身边,小声道:“盟主你看,这是仙子送给我的衣服,你看漂不漂亮?”

  姜小白笑道:“你喜欢就好。”

  常楚楚咬唇道:“我喜欢!”心里就着急回去打扮,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打结束啊?”

  姜小白道:“不知道,反正山上生活枯燥乏味,就当是看戏吧,不要着急。”又走到原先那棵大树下,又倚着树干坐了下来,吃着桃子真如看戏一般。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