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二百零二章 洗髓经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3-31 12:15:38 源网站:节点11
  幽静禅院中,石案之上香炉青烟袅袅,溪水潺潺,一僧一俗对坐无言。

  “晚辈行事孟浪,有扰佛门净地,请禅师恕罪!”

  吴明心中琢磨一番,本着礼多人不怪的想法,恭敬赔礼。

  “是行事孟浪,还是出于激愤,或者心无敬畏?”

  僧人淡笑道。

  “咳,禅师慧眼如炬,小子无状了!”

  吴明心头一震,面色讪讪的干咳一声。

  作为无神论者,对于神魔仙佛一类的志怪传说,从来都是当做笑谈。

  即便之前行事确实受心魔影响,可未尝不是出自身心所想!

  面对这不知深浅的僧人,任何遮掩,显然都无济于事。

  “你这个小滑头,来我少林不过数月,何止一句‘有扰佛门净地’就能圆说的?”

  僧人点指一声,却不见丝毫怒色。

  “禅师教训的是!”

  吴明低眉顺眼的俯首认错,做起了乖宝宝。

  “你看这棋局如何?”

  僧人莞尔,没有追究的意思,指着棋盘残局道。

  “晚辈不懂棋!”

  吴明微摇其头,眼珠滴溜溜瞄《洗髓经》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呵呵,这残棋乃是当年观潮居士与我对弈所留,曾言及留待后人。

  三百年来,你是第二个踏上少林的陆氏子孙!”

  僧人的笑声中透着一丝缅怀道。

  “禅师说笑了,晚辈姓吴,并非陆氏后裔!”

  吴明眉头微皱,心思却极速运转。

  论血缘关系,他确实是陆氏外亲,但却不能说是陆氏子孙。

  而这第一个人,十有仈九就是陆九渊!

  “你很聪明,当年你外公来到少林,也没有下完这盘残棋。”

  僧人似赞,似叹道。

  “晚辈明白禅师的意思,但我确实不懂棋!”

  吴明垂目道。

  “懂也罢,不懂也罢,拿去吧!”

  僧人不以为杵,轻轻将《洗髓经》推了过去。

  “无功不受禄!”

  吴明看都没看,直接拒绝。

  “你以守经人的身份,对弈惠月,无论输赢,《洗髓经》都应予你一观。”

  僧人淡淡道。

  “禅师,我佛也会打赏坐下弟子吗?”

  吴明突然抬头,直视僧人。

  “阿弥陀佛!功过赏罚,自在我佛!”

  僧人目中微讶之色一闪而逝,口宣佛号道。

  吴明沉默,有些复杂的看了眼《洗髓经》和残棋,心中思量万千。

  高人行事,一言一行皆有其深意,尤其是他还怀疑这僧人,乃是少林圣僧之一。

  否则,不可能拥有无声无息,将他自外院摄到此地的神通。

  先是指摘其数月来所作所为,明显都看在眼里,接着又点出残棋来由,之后才推出《洗髓经》。

  一步步,一环环,看似无关,但在吴明心中,却好似交织成了一张大网!

  网的中心,正是他本人!

  “若我与之对弈,恐怕就要承接观潮先祖的遗泽。但我的目的是《洗髓经》,当从一而终。”

  一念及此,吴明目光坚定的抬头,朗声道,“晚辈想入九难塔!”

  “你可想清楚了?”

  僧人目光微闪道。

  以他的修为境界,自然能一眼看透吴明是否下定决心,只是还想做最后的努力罢了!

  数百年的因果循环,即便是圣人一肩抗下,也是一种极大的负担!

  “晚辈秉持本心,从一而终,请禅师成全!”

  吴明俯身一礼道。

  “若贫僧坚持传你《洗髓经》呢?”

  僧人沉默少顷道。

  “能得禅师传经,晚辈自然感激不尽,只是……那首诗也会写完!”

  吴明不卑不亢道。

  “你这小滑头,果然顽劣!”

  僧人笑骂一声,并不见怒的点指道。

  “多谢禅师心胸广博,宽恕小子的胡作非为之举!”

  吴明诚恳道。

  他很清楚,若非自身沾染因果,僧人绝不会与他见面,更不会一而再的宽恕其无礼之举。

  换做别的人,恐怕早就一掌拍杀,亦或者视而不见,早早赶下山去了!

  当然,这并不能作为依仗,而是贵在一个坚持本心!

  “也罢,九难塔也有很多年没有开放了,你若能闯过去,也算是一分福祉,去吧!”

  僧人微笑颔首,随手一挥。

  嗡!

  无形的光影弥漫,瞬息笼罩吴明全身,眨眼消失不见。

  “哎,因果难圆,观潮啊观潮,你虽仙去数百年,可让贫僧等的好苦啊!

  也罢,既然此子不受,只能从你陆氏子孙中挑一人了,算算时间,惠岸也该到石鼓书院了!”

  僧人沉默许久,望着残棋呢喃叹息一声。

  以他的睿智,自然能看出,吴明坚持不受《洗髓经》的因由。

  先人遗泽不受,是不想沾染这份因果,坚持本心。

  不受《洗髓经》,同样也是这个理由,而且,要凭自己的努力得到,依旧让少林寺欠着一分因果。

  如此一来,不管日后如何,因果纠缠不清,吴明自然仍有理由待下去。

  看似求经,实则自困于此,以少林为屏障,抵挡无法抗衡的力量!

  ……

  “这是哪儿?”

  一阵难以言说的天旋地转后,吴明只觉周身一轻,出现的一片有些昏暗的地方,连连摇头才看清眼前所在。

  无数百丈高下的石塔,宛若亘古耸立,古朴的气息迎面而来!

  呜呜!

  就在此时,一声呜咽传来,却见小猫吊着行囊,自虚空中一团涟漪漩涡中出现。

  摇晃了几下大脑袋,看到吴明后,欢快的扑了过来!

  “莫非,这里就是慧忠所说的塔林?”

  吴明目光一阵闪烁,深吸口气,神色恭敬的向虚空一拜,便走向塔林之中。

  沙沙!

  寂静的塔林内,唯有其脚步声此起彼伏,显得不像佛门净地,倒有些幽冥意味!

  但仔细一想,塔林在佛门中,多半是供奉历代高僧金身的所在,说是一座坟场也不为过。

  有这等氛围,也在情理之中!

  没有急着寻找九难塔,吴明好似游客般,漫步在塔林中。

  看似毫无目的,实则在仔细观察,将一座座石塔收入眼底,与记忆中曾去过的少林塔林对比。

  嗡!

  不知过了多久,莲灯微震,将他从探索中惊醒。

  “看来,真的是我太执着于此,才导致心魔入体,都没有发觉。”

  吴明心神一震,苦笑着拍了拍行囊,没有再去深究,径直寻找起九难塔来。

  并非是就此放弃,而是他修为太低,若非机缘巧合,骨头都能当棒槌了。

  若想追寻如此虚幻缥缈的事情,只能留待日后!

  “怎么会没有?”

  寻找了半晌,没有找到九难塔所在,吴明纳闷不已,吩咐小猫帮忙。

  嗷呜!

  小猫低声嘶吼,四爪翻飞,瞬间绕着石林飞奔。

  借助其一双夜能视物的虎目,视角宽广了数倍,只是寻找了几个时辰后,依旧没有九难塔的影子!

  “那神秘禅师说,九难塔已经多年没有开启,恐怕慧忠没有跟我说实话。

  佛门讲究机缘,恐怕若无缘分,就不能得其门而入!”

  思量许久,吴明盘膝而坐,心神沉入深处,观想《金刚经》。

  虽然看不清,但并不妨碍揣摩这本佛门真经的意境。

  不仅如此,更是回想当日盲僧念经时,引动众僧诵经,信念加持的一幕!

  嗡!

  也不知是否巧合,当其心神完全沉入其中之时,好似引起了某种力量的共振,体表金色佛光微闪。

  《金刚经》所化的梵文虚影在神魂深处一震,隐约中,天地间好似有梵音阵阵,重现当日众僧诵经的一幕!

  呼呼!

  几乎在同时,塔林中无端起了一阵微风,徐徐围绕着吴明盘旋不定,好似共鸣般与其体表的金色佛光相呼应!

  “一叶障目,古人诚不欺我!”

  听着梵音诵经,吴明似有所悟的缓缓睁开双眼,金色霞光微闪,一条清晰的石路就在眼前。

  数十丈开外,一座并不起眼,约么百十丈高下的古拙石塔映入眼帘!

  大开的黑黝黝石门洞中,隐约有石阶萦绕而上,看不真切,门口上方的石匾上清晰的吸着两个大字——九难!

  吴明没有迟疑,背起行囊,带着小猫,拾阶而上。

  “嗯?”

  但走了好一会,依旧没有上得二层,吴明眉头一挑,四下观看,赫然发现,依旧在原地踏步。

  身后不远处,还是石门,石阶上的灰尘,清晰的透出一行脚印,延伸到脚下!

  “九九八十一难吗?嘿!”

  吴明目光微转,看到石门后立着的扫帚,便走了过去。

  “咦?”

  刚刚拿起扫帚,眼前光景大变,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透亮门户,而在身边还多了一副扁担和两个水桶。

  掂量了下,发现和当初智先带他挑水时所用,并无二致!

  “原来如此!”

  回望了眼石阶上的脚印,吴明洒然一笑,背起扁担,挑着木桶便走进了门户。

  当他暗暗心惊的是,走出门户所到的地方,赫然是和智先歇脚的所在。

  “八步赶蝉,一步一禅机,沧海桑田,一步一光景!”

  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吴明会心一笑,大踏步走向取出的山泉。

  不同于当日的千斤重担在身,这一次竟然比之前重了数倍有余,也不知是他心思又复杂了几分,亦或是本就如此!

  但他浑不在意,坚定不移的向着心中目标前进!

  渴了就喝山泉水,饿了就吃米髓丹,累了席地而坐,观天望月,彻底过上了野人生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1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