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二十二章 大买卖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3-31 12:15:38 源网站:节点11
  吴氏起家虽然短暂,但数十年权势滔天,手握五大边镇财权,一座吴王府在汴梁京城,也是数得着的大宅子!

  一行人浩浩荡荡,簇拥着吴明和木春,来到了账房所在。

  早有见机不妙的家仆,通知了账房管事张顺,当众人到来时,已然带着一帮手下,早早的侍立在院中。

  张顺是个五十来岁,留着山羊胡,有些书生气的老人。

  一身儒袍,收拾的一丝不苟,竟然打着补丁,配合干瘦的样子,脸色又有点蜡黄,竟是一副没吃饱的样子!

  若非其看向吴明时,双眼中不经意间闪过的精明,还以为这就是个弱不禁风的老儒。

  “木公公大驾光临王府,小人张顺,添为王府账房管事,有失远迎,还请公公见谅!”

  在木春面前,张顺一脸恭顺,气度倒是不卑不亢,礼数做足。

  至于旁边的吴明,他更没有多看一眼,只是看向其身旁,明显贵气不凡的胖胖少年时,不由皱起了眉头。

  觉得有些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这胖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就在木春犹豫不决,是否要掺和时,‘正巧’赶来的贾政经!

  当然,一个贾政经,还不至于让他决定掺和吴王府产业,但给几分面子,帮吴明壮壮声势,还是可以的!

  毕竟,他手下儿郎的几处产业,亦或者皇宫产业,都和贾家商行脱不开干系!

  “张管事不必多礼,咱家只是客人,小王爷才是正主!”

  木春不冷不热的摆了摆手,让出主位。

  精明如他,岂会看不出,作为王府管事,竟然先拜他,把吴明晾在一旁,摆明了不把吴明放在眼里。

  “木公公提点的是!”

  张顺恭敬的俯了俯身,赶紧上前两步,向吴明行礼,“还请小王爷见谅,老朽忙于府中事务,身体不适,着实没有空暇拜见,引起了些许误会!”

  “不知道你张老三忙什么,竟然连小王爷一应用度都没有安排好?你眼里还有没有小王爷?”

  吴福上前一步,厉声质问。

  这种事,自然不能吴明直接出面,那样也太跌份了!

  “吴管家,你和小王爷在外多年,不知道如今行情,王府在京城的商铺,如今多有亏空。

  再加上,边镇受妖蛮侵扰,损耗颇重,一直是入不敷出,小人殚精竭虑,身体都快吃不消了。

  天幸小王爷安然归来,这几天一直在整理府中账册,准备交付,也好早已回家养病。”

  张顺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这是一位抱病也要为小主人打理好一切,才肯休息的忠仆!

  “嗤!”

  贾政经嗤笑一声,引来诸多不满,赶紧摆了摆胖手,做出一副‘我只是来看戏’的样子!

  “张管事倒是勤勉,既然你身体有恙,那这账房管事,就不用你再做了,免得被人说我吴王府不知体恤下人,你把所有账本都交出来吧!”

  吴明瞪了贾政经一眼,也没有做表面功夫的意思,直接赶人。

  做了这么多事情,就是为把这些不安分的人赶出王府,哪里会因为几句冠冕堂皇的话,就因此假惺惺的挽留?

  听得此言,张顺老脸变了变,终究没有说话。

  形势比人强,有木春在,根本没他说话的份儿,但他不说话,不代表别人不可以说。

  “小王爷,你这话说的太过分了吧?张三叔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直守着吴王府这个烂摊子,就算在病中,也要为你打理好账房,你就是这么对待王府老人的?”

  一名中年大汉冷声道。

  “他叫张开全,五年前还是王府外院侍卫,看如今服饰,应该是内院侍卫队长!”

  看到吴明挑眉,吴福低声道。

  “就是,张三叔这些年兢兢业业,对我们下人也和善,从未克扣过我们的奉银,就算是城中商铺周转不开时,也多亏他出面调停,才免于破店,小王爷如此做,未免不近人情!”

  “我们都是做下人的,本不该说主子的不是,但小王爷一回来,就对我们处处不满,打这个,撵那个,未必太不把我们当人看了!难不成,是在北金待久了,也学了妖蛮那一套?”

  有人带头,几个胆大的仆役嚷嚷开来。

  吴福眼睛老辣,认出了其中一人,其余几人则不认识,显然是五年内新进家仆。

  随着吵嚷之人越多,张顺神色不变,但眼角却越来越高,难掩得色!

  老神在在的木春,丝毫没有喝止的意思,反而在几个小太监的服侍下,悠哉悠哉的端坐一旁喝茶,看起了好戏。

  “福伯,这么多张姓人,我到时不知,这吴王府如今,是不是该叫张王府了?”

  吴明‘诧异’道。

  吴福老脸阴沉,显然知道,吴王府进了这么多张姓人,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小王爷,请您不要避重就轻,老头子老了,身体也不行,指不定哪天就蹬腿入土了,但他们还年轻,都是有家有口的边镇人,为边镇开发出过大力气,许多家人长辈都死在边镇。

  吴王府以兵起家,对兵卒子弟极为照顾,您驱逐老朽,老朽没意见,但请您慈悲,给他们一口饭吃!”

  见差不多了,张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老泪纵横道。

  “张老,你不能走,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就是啊,三叔,这小子在北金妖蛮之地待了那么多年,说不定已经被妖蛮同化,谁知道会怎么对我们?”

  “张老,赶紧给大爷发信吧,让他和几位爷回来,主持公道啊!”

  众仆役见木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胆气大增,登时围拢上来,大有吴明不给个交代,就要动手的架势。

  “你们~”

  吴福护着吴明,想要后退,却被他拨开。

  “主持公道?好啊,张老三是吧,赶紧把没忠义叫来,我倒要看看,张家是不是尽出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猪狗不如的畜生!”

  吴明朗声道。

  “小王爷,你怎敢如此辱骂长辈?你不分青红皂白,逼走小少爷也就罢了,如今还污蔑大爷。

  你知不知道,若没有大爷这些年兢兢业业,吴王府早就散了,你上哪耍小王爷威风去?”

  张顺老脸通红,目中阴狠之色连闪。

  “哦,我还真不知道这些,我只知道,如今的吴王府,干脆改叫张王府得了!”

  “小王爷,慎言!”

  木春肃然道。

  这话要真传开,那就成打皇家的脸了,毕竟吴王府是皇室亲封!

  吴明淡漠道。

  “好了,哪儿那么多废话?赶紧把账本拿出来,给你们小王爷瞧瞧,有问题解决,没问题,咱家还赶着回宫交差,没工夫听你们在这儿扯皮!”

  木春骤然发话,没人敢造次。

  “就是,兄弟,赶紧查账,我倒要看看,什么人做的账,能瞒过我的眼睛!”

  贾政经嚷嚷道。

  “不知这位少爷是谁?小王爷,难道你想让外人查账?传出去,王府的名声,都会败在你手里!”

  张顺听他口气不小,沉声道。

  木春白眉一皱,目中诧异之色一闪而逝,本能的以为,吴明是找到了新‘靠山’,才敢如此光明正大的查账!

  “你不用管他是谁,既然是王府的账,自然是由我来查,不会有外人插手!”

  吴明使了个眼色,淡淡道。

  “既如此,小王爷,这就是王府五年内的账册,请看吧,恕老朽身体不适,不奉陪了!”

  张顺犹豫了下,挥了挥手,当即有人把厚厚的几尺账册拿来。

  既然撕破了脸皮,张顺自然不打算再给吴明好脸色看,当即就要走人。

  “慢着,既然你做了五年账房管事,又有这么多人在场,当然是一起对看的好,免得事后赖账!”

  吴明挥手拦住,神色转冷。

  本来他是想赶走人也就算了,但这老小子耍阴的,而且带动这么多人挑事,更让他不能忍的是,竟然是从五年前开始管账。

  换言之,正是从他离开王府之日起,张顺做了账房管事。

  连他这个正统继承人,都被欺负成这样,可想而知,其母会受怎样的排挤。

  “好好好,老朽就在这儿等着,若小王爷能查出一笔烂账、坏账,老夫任凭处置!”

  张顺拦住不满的张开全等人,目光阴狠中带着傲然道。

  虽然他不休武道,却精于算数,否则也轮不到他来做账房管事。

  凭他的本事,根本不信,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能查出他做的手脚!

  王府其余几个上了年纪的管事,全都围了上来,有人不忿,有人面露希冀,更多的是不置可否。

  这些人中,有张家一系的人,也有多年来受几大派系压迫的仆役。

  但同样,也有终于王府的人,只是被管着银钱,奴契都被人捏着,敢怒不敢言罢了。

  木春茶杯一顿,缓缓闭上了眼睛,一股无形的涟漪,在谁也没有察觉到的情形下,扩散开来。

  “话可不要说的太满啊!”

  吴明毫不怯场,随手翻检账册,对于那些标注是产业的账册随手扔到一旁,径直挑了一本府中家仆月俸的账册开始翻看。

  虽然是家仆,生死不由己,不可有私财,但规定却比较人性化,月俸即便不多,却可以寄给家人。

  而由家仆所出的家生子,生来就是仆役,在这方面更宽松。

  吴明没有注意这些,而是看了看王府家仆数量,一等到三等家仆的月奉,还有王府侍卫的月奉和数量。

  对于商业,虽然不能说一窍不通,但至少没过多接触,但要说算数,九年填鸭式义务教育,可不是白上的。

  除非这老小子连内衣都是干净的,吴明不信,找不出一点错漏之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1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