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十三章 告御状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4-01 13:25:47 源网站:节点3
  铁剑王府柳家,大宋八大异姓王中唯二,不以姓氏封王的家族之一。

  老家主柳玄,曾经的宗师榜第四,一柄玄铁剑战败同阶无敌手,即便二十年没有出手,不问世事,依旧无人敢小觑。

  谁也不知道,这位年逾七十,凡人古来稀,但在先天之上武者中仍属青壮的铁剑王到底有多强。

  铁剑王府的领队人,是个其貌不扬、矮瘦黑,仿似与农家老翁并无区别的老者。

  但身为柳玄贴身六大剑仕之一,亲自来到吴王府投贴,拜会吴明,这代表什么,用膝盖想也清楚!

  “老爷昨日出关,听闻小王爷自北金回京,身体不适,特意准备了白玉米千斤,龙牙米百粒,疗养身体的宝药百副,益气通脉的灵丹……”

  察觉到众人目光,柳旌灰白的眉头微微一挑,并未露出丝毫不悦,笑吟吟的摆了摆手。

  一边说着,一边有下人将一个锦囊袋送了上来。

  拜帖上的礼物名目,听的一众太监宫女头晕目眩,一个个目瞪口呆。

  吴阳更是不堪,大张着嘴巴,眼中贪婪之色爆闪,连身体的疼痛都忘记了。

  但穆青云和赵刚,两人的眉头却皱的越来越深。

  不是宝物不好,而是太贵重,但却没有两人希望中的某物!

  吴福紧绷的老脸,终于松缓了下来,隐有一丝喜意。

  只有吴福看到礼单中的某件东西时,不由红了眼,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小王爷,您放心,出门时,老爷特意嘱咐我,依雪公主年幼,正是心思不定,不谙世事的年纪,以后绝不会打扰你,要你在此安心守孝养身。

  只要在京城,没人能动你,也没人敢动你!”

  “柳老弟,铁剑王大人,真是这么说的?”

  吴福止不住喜色,激动上前。

  “吴老哥放心,这是老爷亲口所说,而且已经跟皇上禀明,更交代了,还有一份礼物送给吴老弟,让老弟安心养伤,日后,小王爷还需要你的照顾啊!”

  柳旌熟络的拍了拍吴福肩头,全然没有丝毫瞧不起这个残疾老人的意思,将一个锦囊交给他,紧紧握了握他的手。

  “好好好,铁剑王老大人果然义薄云天,老王爷若知道……”

  吴福老泪纵横。

  回京短短几日,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饶是这位精于世故的老人,也被现实打击的不轻。

  如今,终于有一位分量极重的大人物肯站出来,为吴明说话,怎能不让他激动?

  他这边激动了,穆青云和赵刚变了脸色,隐约有几分难看,甚至可以说不解,不着痕迹的交流了个眼神。

  “小王爷,只要你有需求,持此物去王府便可!老朽不便久留,这就告辞了!”

  柳旌走到吴明面前,将一块令牌,塞给了吴明。

  之所以是塞,因为吴明感到,无论他接与不接,这块令牌,都会到自己手上。

  “慢!”

  吴明陡然喊住三人,在众人错愕不解的注视中,一脸‘愤然’道,“诸位来都来了,别急着走,刚刚发生的事情,以三位的眼力,想必看的一清二楚!”

  “确实看到了,但这是吴王府家事,我们外人实在不好掺和!”

  穆、赵二人嘴角一抽,无奈的点了点头,眼神瞥了瞥老神在在,依旧笑吟吟的柳旌。

  言下之意,不外乎是,你自己家的事儿,关起门来自己解决。

  但送上门来棒槌,吴明怎会不变着法敲下点木渣来?

  “二位这话就不对了,我姓吴,这里是吴王府,此人信誓旦旦,以吴王府继承人自称,纵容恶仆伤人。若不严惩,大宋律法何在?大宋体统何在?我吴王府颜面何存?”

  吴明朗声道。

  “小杂......明弟,我知道你生气,但我也是为你好,你怎么能对外人说我们不是兄弟?这些话传出去,才让人以为吴王府没有体统,爷爷泉下有知......”

  吴阳急了眼,辩解道。

  “住口,上梁不正下梁歪,你父没忠义,不忠不义,才教养出你这等不知寡廉鲜耻之徒,若有半点羞耻之心,岂会在主母灵堂外,率奴围攻主母之子?”

  吴明厉声道。

  “噗!”

  不知是谁忍不住,笑出声来。

  吴阳的父亲原名张忠义,改姓吴后,便叫吴忠义,到了吴明这儿,直接成了没忠义!

  “你你……”

  吴阳气的差点吐血,却又找不到辩驳的理由。

  “咳咳,小王爷,吴忠义大人,怎么说也是你大伯,你们都是自家人,这件事……”

  穆青云和赵刚强忍笑意,仍是不想插手。

  虽然吴阳父子的事情,基本上人人皆知,都瞧不上其为人,但并未损害到他们的利益。

  而且,吴忠义镇守一方边镇,本身还是先天强者,在朝中关系盘根错节。

  坐到这等位置,只要不是谋反,而且是做下天怒人怨的事情,被人抓住铁证,根本没人能动的了。

  而且,东西到了吴忠义手中,就算有私心,但至少有用,最后还不是为大宋镇守边疆?

  至于吴明,名义上是吴王府的正统继承人。

  但其身体孱弱,习不得武,自幼在北金长大,习性难辨不说,就算学文,谁愿意教个病秧子?

  给了他偌大家业,迟早败光!

  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选择吴明,而得罪一方权贵。

  最重要的是,外人插手,容易给人安上谋夺异姓王产业的由头攻讦。

  两人又不是白痴,岂会管这种事,惹一身腥!

  至于柳旌,还是其背后的柳玄,都不会为这种事出头,因为人家给出的宝物,足以说明一切,而且给出了承诺。

  这些宝物和承诺,足以让吴明在京城平平安安,一辈子荣华富贵。

  至于其它的,你要再想争,恐怕就得凭自个儿的本事了。

  “这样啊,那就不牢诸位大人费心了!”

  吴明‘垂头丧气’道。

  “多谢两位大人仗义执言,小侄一定禀明父亲今日之事,我这明弟年幼,不明事理,倒是让大人看了笑话!”

  吴阳大喜过望,摇头晃脑的向两人拱手一礼,得意的向吴明投去挑衅一眼。

  众仆役,多有鄙夷之色,这鄙夷却是冲吴明。

  身为王府继承人,连家业都受不住,真是窝囊透顶,就算明知受不住,最起码也要据理力争一番啊!

  见其不知廉耻的样子,两人根本没兴趣搭理,径直向外走去。

  柳旌眉头微皱,深深看了眼吴明,似乎有些意外,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可没走两步,三人再次停住脚步。

  “福伯,我离京久了,不知道登闻鼓在哪儿,你陪我出府一趟,我就不信,大宋没地儿说理。

  我奉旨为母守孝,慈芸苑又不是菜市场,是个人就随便乱闯不说,一个外姓人,敢明目张胆的打着吴王府旗号,侵占吴家产业,御史台不管,难道皇上也不管?”

  吴明‘义愤填膺’喊道。

  “你……你要为了这种小事告御状?”

  吴明被唬的目瞪口呆。

  “小王爷,何必呢?你们都是自家人……”

  穆、赵两人面色有些难看。

  就算是柳旌,老脸也忍不住一抽,浑浊的老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神色的看着吴明。

  “对,去敲登闻鼓,找皇上评理,我知道路!”

  吴福回过神来,赶忙推了推面前的礼物,将三封拜帖递了回去,“三位,这些礼物太贵重了,请收回。吴王府破败至今,家小业小,只剩老弱病残,留下这些宝物就是招灾,收不起啊!”

  吴明诧异的看了眼吴福,暗暗竖了竖大拇哥。

  这位老人家,平日里唯唯诺诺,见谁都是卑躬屈膝,委曲求全的样子,没想到今天竟然露出这么‘通情达理’的上道一面!

  “三位大人,请回去转告几位王爷,我吴明年幼,收下宝物,如幼童抱金行于闹市。

  若是不想害我,就请收回!时间不早,这时候去皇宫,应该不会打扰皇上晚宴!说不定,我还能在领一餐御膳!”

  吴明肃然向三人深施一礼。

  三人面面相觑,感到了一丝棘手,听到后面的话,更是哭笑不得。

  三王送的礼,放眼汴梁,皇族都不敢!

  虽然明知道吴明所说,有言过其实之处,但就这么不管不问,放任他去敲登闻鼓,告御状,还领一餐御膳?

  你当皇宫,是你蹭吃蹭喝的地方啊?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看着办吧,不给我个交代,我这就去找皇帝评理。

  至于告的是赵誉、穆沁儿,还是吴阳,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而且,看吴明的神色,他们敢肯定,只要出了吴王府大门,这小子绝对会满大街嚷嚷的人尽皆知。

  到时候,京城所有人都会知道,湛王府、穆王府、铁剑王府的小辈大闹吴王府慈芸苑灵堂。

  小老百姓就这点时候,喜欢在茶余饭后,把这些王孙权贵的家私当笑谈。

  三王府丢脸事小,皇上明旨吴明守孝一年,却被人搅扰,说重了就是目无尊上。

  满朝儒家不喜武者,嚷嚷着侠以武犯禁的言官、法家憎恶武者目无法纪的文法御使、史家那些又臭又硬的史官,绝对会把三王府批驳成不成体统,没有礼仪尊卑的典型。

  这脸就丢大发了!

  想清楚前因后果,三位王府大佬,虽然很想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牙尖嘴利的小子,却不得捂着鼻子认栽。

  谁让他们来的不是事后,正好碰上了,而且还是代表自家小主赔礼道歉,被人抓住同脚了呢?

  “咳咳,小王爷放心,今日之事,我等回去后,定当禀明主上,绝不会任由宵小逞凶!”

  三人不敢把话说的太满,说完急匆匆而去,送来的礼物当然是没有收回。

  毕竟,他们做不了三王的主,只能据实明禀,再做定夺。

  吴阳茫然的看着三人带队远去,至此都不明白,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怎么就上升到了惊动三王的地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