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一百五十一章 放大招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4-10 16:49:01 源网站:节点33
  自接擂斗武之后,吴明便一直在王府中闭门不出,对外宣称身体有恙,不见外客。

  无论是相交莫逆的贾政经前来,亦或是木春奉旨探病,都没有见到正主。

  就连真武武馆中的学员,也再没有见过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吴王世子,引得多方猜测。

  除了那日陈风雨冒险夜入外,无论大小事务,全都由胡仓和柴青处理。

  即便武馆中有事,也是以书信方式,送入府中阅览。

  相较于陈风雨那夜行踪,吴明并不担外泄,无论是其本身,亦或是吴福坐镇,都不会让人随意窥探吴王府。

  每日里,有条不紊的修炼外,便是以近乎填鸭式的方法,教授红莲各种隐秘手法处理绝密信件和安排事务!

  对此,陆子衿颇有微词,可连同她在内的众小都被勒令,不许随意离开真武武馆!

  “哦,被人打伤了?打不过就找家长哭诉算怎么回事?好好修炼,打回去!”

  “柴蔚被人调戏了?少块肉了,还是被看光了?都没有?那就调戏回去!”

  “沈晓兰又揍胡来了?哼,臭小子平日里不好好修炼,吃亏活该!”

  “笨,跑咱们地盘闹事,还让人占便宜走了,你们不知道什么叫人多势众吗?一起上啊!”

  “意境武者撑场子,不知道你家少爷我,已经宰了几个意境武者吗?多动动脑子!”

  一月以来,这样的对话,不知进行了多少次。

  每次,无论武馆学员被有人挑衅打伤,亦或是众小中有人出头被虐,依旧不见吴明出面。

  直到有心人注意到一月之后,武馆中以胡来为首的众小,无一例外的全部回到了吴王府。

  “参见小王爷!”

  众小鱼贯而入,就连袁飞也来到了慈芸苑。

  此时的袁飞,比初见时更加高大健硕,一身劲装下的筋肉有如老树盘根秋扎而起,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雄浑如山般的气息!

  很显然,数月不见,有了长足进步,即便没有步入意境,也只差临门一脚!

  否则,不会有如此明显的武意外放,这是收敛不住的迹象!

  等什么时候能够做到收发随心,动静之间武意散逸时,才是真正的意境武者!

  “嗯,随我来!”

  吴明微微颔首,带着众小进入甚少去的灵堂,神色肃穆的为上香叩首。

  此时的灵堂正中,摆放着吴家两代灵位,一侧是其外公陆九川夫妻灵位,而在另一面也有一张供桌。

  其上只有两个排位,一个是胡庆,一个是柴青之妻慧娘!

  前者为护主而亡,后者因强敌阴谋算计惨死,当得起吴明香火供奉!

  “一年了,我很高兴!”

  众小依礼上香叩拜完毕,吴明目光平静的扫过每一个人。

  “谢小王爷赞赏!”

  袁飞带头半跪于地,以军礼拜见。

  纵然袁家有了成武镇的经营权,代表着独立自主,但袁飞受吴明恩义日久,已然认定为王府一员。

  而且,少年热血,近一年的同吃同住,笑闹打诨的一幕幕,让他离不开了!

  “今日一别,我希望再见之时,你们各个都能有长足进步!”

  吴明很不喜欢这种离别的伤感。

  但无论是上下级,亦或者相处日久的情谊,都让他做无法不告而别!

  “愿小王爷平安归来!”

  众小再拜,泪洒衣襟。

  “好好!”

  吴明有些激动的点点头,一一拍了拍众人肩头。

  “表哥!”

  陆子衿美眸泛红,满是不舍。

  “呵呵,这么大人了还哭鼻子!小猫我就带走了,免得被你带坏!”

  吴明宠溺的为其拭去泪珠,笑吟吟道。

  “小猫跟着你才会被带坏!”

  陆子衿破涕为笑,紧紧抱着小猫。

  “去吧!”

  一一话别,吴明挥了挥手。

  众小沉默的走出灵堂,他们知道,吴明有独自待在灵堂静思的习惯。

  这一别,也不知会多久!

  “吴明受先辈遗泽,才有今日!如今王府虽蒸蒸日上,但依旧有强敌环伺,众小又待长成。

  儿将远行,一为追寻自身武道,二为引开强敌注意,三来,也想看一看神州大好风光!”

  没多久,吴明背着一个不大的行囊,在吴福陪伴下,毫无掩饰,堂而皇之的出现在皇城街道!

  吴王府众小没有送别,因为他们知道,总有再见之时!

  发现这一情况的各家探子,无不快速传递消息。

  一时间,揣测纷纷,谁也不知道,吴明这一路向皇城外,到底去往何方!

  更有甚者,派出了实力高强的探子。

  慑于吴福在侧,倒是没人敢明目张胆的窥视,只是暗中窥视!

  对此,一老一少全做不知,驾车直奔北方!

  ……

  “有圣道相护,京城龙气终究压不住他!但为了我大宋,为了我赵宋皇室,你依旧跳不出圣道之争的漩涡!”

  与此同时,皇宫大内养心殿前,一身龙袍的赵宇坤,威严的望着北方,目中隐现决绝森然杀机!

  “皇上,要不要让高……乌鸦出手?”

  木春老脸满是复杂,犹豫少顷道。

  “不必了,有那位玄圣老祖在,绝不会允许任何宗师境以上的强者在安山湖万里内动手!

  不过,可以暗中传消息给古家、韩家和落莲门,有因果关系在,就算圣道也护不住他!”

  赵宇坤微微摇头,转而吩咐道。

  “是!”

  木春缓缓低头,目中隐现复杂难明的惋惜之意!

  ……

  “他走了吗?终究是吴伯伯的孙儿,京城困不住他,走了也好,就像二妹一样脱离牢笼!”

  揽月轩顶层,一身华贵锦衣,风华绝代的赵缨络,美眸凝望着北方,玉手捏着一张纸,其上寥寥数十字,正是吴明剽窃的《青玉案》。

  字迹温婉秀气,却隐隐有着似幽怨,似痛恨,似无奈的韵味!..

  呼!

  微风吹过,面纱随风而去!

  赵缨络玉手轻伸,看到面纱飘去的方向,愣怔在半空,手中的诗稿也随风北去。

  “公主,这里风大,您还是回楼中休息吧?”

  一名老嬷嬷心头的为她披上皮裘,目光不经意间看到赵缨络眉心的赤金色有如鳞片般的印记,痛苦的撇过头去!

  ……

  穆王府后花园,穆沁儿神色复杂的望着北方,紧紧握住的锦帕中传出啪嚓碎响,点滴血渍溢出。

  “走了也好,我也该回宗门了!”

  随手将满是碎玉的血帕扔掉,穆沁儿直奔府中马房,骑上一匹乌黑键马,头也不回的直奔南方而去。

  ……

  “爹,那孩子走了!”

  铁剑王府密室,身形高大的柳平生,神色恭谨中带着一丝敬畏的站在一名老者身前。

  此老盘膝而坐,白发垂地,面容矍铄,虽然年龄不小,但双目开阖间隐现慑人精芒!

  正是铁剑王——柳玄!

  “走了还会回来的!”

  柳玄双目半睁半闭,右手轻轻拂过身侧的一柄平平无奇的连鞘长剑,其下压着一面尺许长,通体散发黑黝黝金属光晕的玉册!

  其上只有一个字——吴!

  字迹凹痕中隐现殷红血渍,好似刚刚滴入其中,却凝而不散!

  若有世家强者在此,必然会发现,此物正是世家收录家臣、随扈的金书铁券!

  “爹!”

  柳平生看的分明,自家老夫那只从未动摇过的右手,竟然微微颤了颤!

  “依雪丫头那儿,你且注意,不准有任何差池!”

  柳玄双手叠加于丹田,缓缓闭上了那双慑人的眼眸。

  “是!”

  柳平生神色一凛,恭谨的退出密室,从而没有听到,门后的一声不明意味的深沉叹息!

  ……

  “哼,真以为能一走了之吗?吴王府一帮老弱病残,休想有一天安生!”

  翠烟楼顶层雅间中,高瑜阴冷的望着北方。

  “姜家那小子胆小如鼠,屡次相约都不敢露面,还有周子彦,一首诗而已,竟敢数次与我们作对,还为那小杂种多次在书院中说项,看来只有联合张、王几家了!”

  孙廉之冷声道。

  “不急,先收拾那帮老弱病残,这小子有落莲门这么个大对头还敢往外跑,不知死活!”

  高瑜冷冷一晒。

  “高兄果然高见!”孙廉之等人举杯恭维连连。

  ……

  “兄弟,一路保重!”

  醉月楼中,贾政经和齐开举杯向北,一饮而尽。

  一侧弄帘后,隐现动人倩影,拨弄琴弦,声声清脆悦耳动人心弦中透着淡淡幽思!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李思思美眸微垂,目光不时扫过琴案上的玉册,其上刻录着《青玉案》。

  ……

  “姨奶奶,真的不管吗?”

  桑家外宅中,桑叶满目不解和担忧道。

  “那帮不省心的小家伙,还不够你管的吗?”

  桑菁菁头也不抬的缝制着衣衫,不时比划测量,呢喃道,“再见的时候,或许会长高不少,也会健壮不少,得多准备几件衣服,那可是个不安分的小猴子!”

  院中,青竹身上缠绕着小儿小臂粗细的铁链,手握两端,舞的虎虎生风!

  “我一定会成为人上人!”

  南外城阴暗的角落中,邓凯双目中隐现一种叫‘野心’的光芒!

  ……

  而牵动着无数人心神的始作俑者,此时则在安山湖畔,静静矗立了三天!

  “这都没动静,是要逼我放大招啊!”

  望着平静无波的湖面,吴明拽了拽裤腰带,目中透出一股决然。

  吴福心中一突,面无人色,小猫浑身毛发竖起!

  

  

  Ps:书友们,我是暮雨尘埃,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