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一百七十八章 守经人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4-01 13:25:47 源网站:节点3
  五乳峰中峰下,遥遥望去,背阳面一眼眼洞窟密密麻麻,似天成,又似人工开凿,望之令人心神凛然!

  此处,名曰思过崖,乃是犯戒僧人面壁思过的所在!

  “师叔,吴施主在寺中三日,除了与智先接触颇多外,并无逾越之举!”

  慧苦站在中层的一眼洞口外,单掌持礼道。

  不同往日的是,其满面横肉虽然凶相依旧,可多了一分宝相*的肃穆与虔诚!

  “他……可带着砗磲佛珠?”

  洞中沉寂许久,一道清朗和煦的声音传出,好似将此地阴暗化开。

  若吴明在此,必然听出,说话的人正是神秀小和尚!

  “弟子未曾见过,而且,这位吴施主身具龙衣,弟子神念不足以窥探,就连其禅院客房中的行囊,也有一只妖虎守护,不能一观!”

  慧苦恭声道。

  “慧苦,妄念不可轻动!”

  神秀淡淡道。

  “师叔教训的是,弟子知错!”

  慧苦闻言愣怔少顷,双手合十一礼。

  “若我所料不错,他已经将砗磲佛珠丢了!”

  神秀沉默少顷道。

  “怎么可能?师叔,那可是师祖佛宝,谁舍得丢弃?”

  慧苦瞠目结舌。

  “所以,你成不了吴明!”

  神秀意味深长道。

  “师叔,弟子不才,如今已是先天三境,法相有望,就算那吴施主有天纵之才,如今也不过依旧在炼体境徘徊!不知师叔何以如此看重此子?”

  慧苦面色挣扎一番道。

  “哎,你心结未解,纵然法相有望,可金身无果,又有何用?慧苦,你佛心染尘了!”

  神秀叹息道。

  “弟子愚鲁,请师叔明示!”

  慧苦堂堂先天三境高手,竟然噗通跪倒在洞外,叩首顿地。

  “你口中区区炼体境的吴明,身陷北金妖蛮之手五年,回归宋京,便入圣道之争漩涡,沾染真龙遗藏因果,已成困龙之局!”

  神秀道。

  “困龙之局,既是困龙……您是说……他他……”

  慧苦目露不解,呢喃数遍,骤然抬头,满目错愕。

  “不错,困龙终有飞天日,一入大海,任遨游!其志在天,圣道漩涡,困不住他!”

  神秀赞道。

  “可……可他终究不过区区炼体,外有强敌环伺,内有隐忧荼毒,如何解这困龙之局?”

  慧苦兀自不解,涩声道。

  “哎,他啊,深谙纵横、杂家两大流派之道,所言所行看似荒诞不经,可每一步都有惊人之举,发人深省。以他的年龄阅历,本不应有如此造诣,这正是我所不解的地方。

  可惜,我已身在局中,一叶障目,看不清矣!”

  神秀苦笑叹道。

  “师叔,以您的资质,也压不住他?”

  慧苦惊愕道。

  “不是压不住,而是不能压!困兽犹斗,强压困龙,必遭反噬,哪怕只是初具困龙之相!

  更遑论,还有圣道庇护,莫说是我,就算是师父也不能随意轻触!”

  神秀淡然道。

  “可……可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摒弃砗磲佛珠,有此宝在手,便是与我佛有缘,难道他不知道此宝在手,不啻于在圣道之争中多了一道凭依吗?”

  慧苦思索良久道。

  “我说过,他深谙纵横、杂家之道,本以为他上少林,不过是为求取《洗髓经》,走上极道。

  可在寺外摒弃砗磲佛珠,不借佛缘,实在是让我不解,难道他又有什么凭借吗?”

  神秀的话深邃中透着无解,似在问慧苦,又似自问。

  若吴明在此,必然会震惊不已,神秀所言,无一不直指要害!

  若非其本身有太多秘密,哪怕神秀这等有天人感应的超凡存在,也做不到全知全能!

  “师叔,惠月在寺中已经待了多日,可寺中师长并未定下守经人,莫非吴施主早有预料,故意抛弃佛宝,就是不想和惠月对上?”

  慧苦猜测道。

  “不,自从他踏上前往少林的路时,就已经注定,会成为守经人!此乃佛缘,绝非人力可改!”

  神秀断然否决。

  “对了,慧空师兄似乎有意让智先与吴师主接触,以沾染凡尘俗念!”

  慧苦同样百思不得其解,陡然提道。

  “你且细细说来!”

  神秀道。

  “是!”

  慧苦于是将所知一一叙说,半点没有遗漏,也没有任何夸张、粉饰。

  “阿弥陀佛!原来如此!慧空不愧是佛道大乘者,我不如也!”

  神秀沉默许久,叹道。

  “还请师叔明示!”

  慧苦顿首道。

  “慧岸不过与他对弈三关,便佛心蒙尘,被师父罚去南方见那位临渊先生,你若执迷不悟,想来也脱不了这一遭!”

  神秀沉声道。

  “弟子鲁钝,不及慧空师兄百年如一日研习佛经,但知当解当问!”

  慧苦执着道。

  “哎,愚痴愚痴!何其愚也!一叶障目,非只遮了我的眼,也遮了你的眼,遮了世人的眼!”

  神秀叹道。

  “师叔的意思是……此子另有佛缘在身?”

  慧苦目中精芒一闪道。

  “去吧,好好观摩惠月与他的对弈,你若能参透一二,未来金身果位有望,若执迷不悟……阿弥陀佛!”

  神秀的声音中透着一丝疲惫道。

  “是,弟子告退!”

  慧苦微怔,叩首退下。

  “哎,神秀啊神秀,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怎么会鬼迷心窍的去招惹那个煞星呢?

  想起来,真是怀念肉包子的味道啊!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呼呼!

  山风呼啸,万籁俱寂!

  ……

  “喂,起这么早,莫非又想去讨好那帮无趣的老和尚?”

  禅院客房外,楚楚不无嘲笑道。

  “呵呵,你不比我起的还早吗?”

  吴明笑道。

  “哼,还不是因为你,害的修为尽失,又把佛宝给丢了,上哪找人给我疗伤?我睡的着才怪!”

  楚楚指着泛青的熊猫眼,气鼓鼓道。

  “莫急莫急,很快就会有人帮你疗伤!”

  吴明晃动了下脖颈,先练了一趟拳,便扛起昨日留下的扫帚向外走去。

  “哼!”

  楚楚气的直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吴师弟,三关将尽,就在眼前,还是不要外出了,以免错过时日!”

  岳仙君听得动静,出来劝道。

  “天色还早,还早!”

  吴明看了看天色,头也不回的摆摆手走了。

  “岳公子,你说他这一天天装神弄鬼的给谁看呢?真想敲开他脑壳看看,里面装着什么!”

  楚楚气急道。

  “呵呵!”

  岳仙君苦笑着摊了摊手,随即恍然觉醒,这几天来竟然沾染了吴明的习惯!

  实在是吴明的行为举止,太过匪夷所思!

  说他有意讨好少林僧众吧,可偏偏之前狠狠得罪一番,还把砗磲佛珠给扔了。

  而且,帮几个老僧打扫禅院,也算不得什么!

  可若说没有目的吧,其以往一言一行都历历在目,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可怜这位天之骄子,哪里知道,吴明不过是受电视剧荼毒太深而已!

  当然,也不无搂草打兔子的意图!

  “楞里格儿浪……”

  吴明哼着谁也听不明白的小调,早早的来到了之前打探到的老僧们常聚的地方。

  只见他蹲在一颗古树下的石台上,抄着双手,扫把横放在侧,眯着眼睛四下打量。

  “奇了怪了,若说一个两个普通人也就罢了,可怎么到处都是没有修为的僧人?

  难道说,少林寺贵为禅宗祖庭,执掌大宋佛门之牛耳,就养了一帮子闲人?”

  三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够打听到许多不是机密的事情。

  可让吴明奇怪的是,除了慧空这等佛法精深的得道高僧没有修为外,在庭院中洒扫的僧人九成九都是普通人。

  而那唯一的例外,也是吴明揣测,没有排除其中可能存在身具武道的僧人!

  虽然在交流中发现,他们个个谈吐不凡,有如凡尘大儒,可唯有气质神似,毫无大儒应有的神念等等神通在!

  按理说,他一个外人,突然露出不明目的的兴趣,总会引起他人关注,至少会以神念窥探才对。

  可偏偏,龙衣从未给他任何反应。

  不似慧空,刚刚近身,龙衣便有反应,而且远在吴福之上,说明他是一位了不得的深藏不露型高人!

  “吴施主,这么早就来了!”

  沉思间,几名老僧联袂而来,笑着打招呼。

  吴明赶紧起身,端出早已备好的茶点,殷勤奉上。

  接二连三的僧人到来,无不上前共享,丝毫没有之前智先的踌躇,毫无顾忌的享用着素茶点心。

  对此,吴明早已知晓,智先年幼,凡尘俗物的诱惑力太大,接触的多了未免佛心染尘。

  但这些老僧不同,一生青灯相伴,吃斋念佛,早已发下宏愿,身心终生侍奉佛祖,自然不在乎这点凡尘俗物!

  “吴施主,多日来承蒙你款待,昨夜与一位师兄闲谈,言及你之事,他倒是说起了一桩传闻,乃是多年前的旧事了!”

  吃饱喝足,一位老僧笑道。

  “大师请说,小子洗耳恭听!”

  吴明眼睛一亮。

  “说起来,好像是甲子前的事情,祖庵思过崖下,多了一位不知名姓的洒扫僧人!”

  老僧满目缅怀之色。

  “祖庵思过崖?不知这位大师什么样子?”

  吴明随意问道。

  “我那师兄并未说详细,只是听闻……”

  老僧抿了口茶,蓦然起身。

  其余僧众无不起身,肃然向一行走来的五名僧人行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