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大梦斩龙术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3-30 13:32:46 源网站:节点2
  “庄周梦蝶!是神州吴明梦中成了地球华夏的我,还是我在梦中成了神州吴明?”

  思过崖洞窟前,吴明陷入天人交战。

  原本以他的心志之坚,绝不至于如此轻易失神!

  实在是,神秀超凡脱俗的睿智,从他取镜相询的行径中,看出他有自问的意思,才抛出了庄周梦蝶!

  再加上被众僧诵经引动杂念,强写《金刚经》心神消耗太大,残念犹如被压到底层的弹簧,反弹也最为剧烈!

  就连意窍祖庭的神清目明小神通,都无法压制心神深处根深蒂固的前身残念!

  两者融合的弊端,显露无疑!

  虽然造就了吴明的神魂异于常人的强大,可也因两人神魂的记忆不同,哪怕看似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可前世今生的理念不同,造就了想法上的冲突。

  若非其意志坚定,前世华夏吴明一直占据主导,而神州吴明死时极为虚弱,早就精神分裂了!

  “原来,你心中的执念如此之深,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看着吴明神色变幻,时而狰狞,时而纠结,时而茫然,神秀目露探究之色。

  他当然想不到,吴明体内的是一个来自地球的灵魂!

  毕竟,这也太过匪夷所思,耸人听闻,就算说出来,恐怕也会当做笑谈!

  而且,也不打算唤醒吴明。

  既然吴明出招,因果循环,他自然会接招,而‘庄周梦蝶’正是他的引子!

  以他的睿智,从吴明拿出镜子问答时,便猜测出了无数种可能,而此最为符合。

  镜中、梦中,假作真时真亦假,殊途同归!

  既然吴明不管不顾的欲求因果,他也只能见招拆招!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当初历经肉身心障时,便将疑似心魔所化的执念,暴打了一顿。

  这一次,也不例外!

  就连小猫察觉到吴明心神陷入混沌,都没有丝毫担心的意思,仅仅是抬头看了一眼,便继续趴在行囊上睡觉。

  对吴明而言,说白了就是两个念头争夺一副身体的主导权而已!

  当其在心神深处看到一脸青色,宛若厉鬼索命般的前身吴明残念,二话不说的冲上去。

  “桀桀,你死定了,这副身体是我的了!”

  残念吴明极为嚣张,虚影比之前心障时放大了数倍,虚晃间好似遮天魔影,好似拍打苍蝇似的随手拍向吴明。

  可让其惊骇莫名的是,无论他的手段多么强大,都好似外强中干,还未碰触到吴明的意念所化之躯,便被一阵金色中萦绕紫色的光影照射的无影无踪!

  “你……你怎么会有众生念力,佛意加身?你不可能是佛陀转世,否则我一定能看出来!”

  残念吴明毛骨悚然,连连爆退。

  可惜,占据主场的吴明岂会容他逃脱,瞬间便将之揪住,就是一顿暴打。

  “你等着,我还会回来的,这副身体我要定了!”

  发现无力回天的残念,在一阵惨嚎后叫嚣着烟消云散!

  “有古怪,从来没听说,武者的心障杂念,会有自主意识!”

  心神凝望着残念消失的地方,吴明深思了好一会。

  说来话长,事实上,外界不过眨眼时间而已。

  “小和尚,好手段,继续!”

  就在神秀揣测吴明多久会醒时,其双目突然恢复清明。

  对他而言,只是出了一身臭汗,神清气爽。

  心思通明之下,也明白这是神秀出招了,而且出手便直指要害,犀利的可怕!

  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放弃的意思,迎难而上,便是他的人生信条,绝无半途而废的道理!

  “吴施主,小僧承认,确实小觑了你!”

  神秀目中精芒一闪,隐有惊色。

  “哈哈!”

  两人相视大笑,有种棋逢对手的快感!

  “既然吴施主欲解执念,探究真假,有暇不妨去中唐一趟,相信那里可能会有答案!”

  神秀轻蘸茶水,在石面上写了一行字。

  “中唐,魏家,大梦斩龙术!为何你不敢宣之于口?难道是怕了?”

  吴明深深看了眼神秀,一字一顿看完,问道。

  “小僧确实是怕了,不想在梦中被斩!”

  神秀淡淡道。

  “呵呵,但当你写出这行字的时候,无论我日后如何,终究沾染了因果!”

  吴明皮笑肉不笑道。

  “那是小僧的问题!”

  神秀意味深长道。

  “既然如此,多谢相告,相信我们短时间内不会再见了!

  吴明沉默少顷,长身而起,深深看了眼神秀,告辞而去。

  无论神秀说出这番话有何深远目的,但既然知道了,他一定会有所防备,而且也会一探究竟。

  至于何时,就是自己说了算了!

  “吴明啊吴明,你执念如此之深,不惜欲毁我佛心,小僧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身陷圣道之争,又成困龙之局,若真的去探究‘庄周梦蝶’,这大梦斩龙术的滋味,恐怕就得先尝一尝了!”

  望着吴明远去的清瘦背影,神秀目光复杂难明,似惋惜,似叹息,似坚定!

  而他,也同样没有看到,下山中的吴明,目中神色一样复杂。

  “一山不容二虎,神秀是神秀,你与慧能相争之势已成,我倒要看看,你能否禁受得住诱惑,终成一代真佛!可惜,经此博弈,你我终不能成为朋友,当为此生憾事,但我心中无悔!”

  吴明遥望半山腰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

  来时慧能相伴,如今孤身一人,好似注定了什么!

  ……

  “师兄!”

  思过崖底,一座不起眼的茅草屋旁,如老如少如中年的僧人站在门外。

  “因果已解,还有何事?”

  盲僧沙哑的声音传来。

  “神秀和慧能……”

  僧人古井无波的脸上涌现一抹复杂,将半山腰处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说完,没有丝毫粉饰。

  “菩提本无树……身是菩提树……”

  盲僧呢喃数遍,沉默良久。

  僧人静静矗立,没有丝毫不耐之色。

  “慧能妄动争胜之念,赶出寺去吧!”

  许久之后,屋中传来盲僧有些疲惫的声音。

  “赶出寺?可他不是师兄的弟子吗?”

  僧人愕然失色。

  若被人看到,这位圣佛有如此失态的一面,不知会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慧能与我有缘无分,当初允他在我身边习经,也是看在他颇有慧根的份上,并无收徒之念。

  这些,你早已知晓,何必多此一举来问我?”

  盲僧似有些不耐烦道。

  “师兄,我想知道,你对吴明此子是怎么看待的?”

  僧人沉默少顷道。

  “怎么?也想把我也驱逐出寺?”

  盲僧不客气道。

  “不敢!只是师兄不惜破功也要念经,引动众僧诵经,汇聚信念之力,为其洗筋伐髓。

  事后,不仅没有收回佛花,还为其解开了《金刚经》的佛禁,师弟我实在想不通!

  毕竟,此花当初为慧难所得,传于此子,未必没有让其送回的意思。”

  僧人赶忙道。

  “优昙婆罗花是你的,还是少林寺的?”

  盲僧不答反问道。

  “佛花乃是佛门至宝,自然是属于整个佛……”

  僧人下意识回答,可话到嘴边,终也说不下去了。

  若说出来,自然是有违圣道,间接动了贪念!

  “我三个弟子,一个自废修为,一个自囚天牢,一个叛门而出,只因一朵佛花,也因我教导不周,没有尽到为人师表的责任。如今破功,时日无多,不想再误人子弟!”

  盲僧的声音有些凄凉道。

  “师兄切勿自责,实乃造化弄人!我佛慈悲,阿弥陀佛!”

  僧人目中隐现悲伤,劝解道。

  “造化弄人?呵呵,你确定是造化弄人,还是你我圣道之争的余因所致?”

  盲僧冷笑道。

  “师兄,你知我……”

  僧人深吸口气,以强大的修为,压下了心头的悲伤道。

  “好了,我知道当年都是身不由己,圣道之争,容不得半点私心!

  但你如今身为护法圣僧,理当秉持大公无私,决不可因一己好恶行事。”

  盲僧淡漠道。

  “师兄吩咐,我自然无不应允,只是慧能与神秀已成相争之势,我怕……”

  僧人目中隐现悲伤,话中透着担忧道。

  “他的事情,你扪心自问吧!至于吴明此子,终究是你我欠下的因果,我的因果已经偿还。”

  盲僧沉默了一会儿,罕见的带着一丝惆怅道。

  “师兄放心,我佛宗本就是大开方便之门,广结善缘。

  当年与观潮施主一晤的因果,终究是要应在此子身上。

  他所求不过是《洗髓经》,无论做过什么,自然会允他!”

  僧人神色微震,思量一番,恭声道。

  “嗯,如此便好,但也不需要让他轻松获得,须知落发容易,真经难得!”

  盲僧道。

  “师兄,此子心志之坚,世所罕见,他绝不会落发为僧!”

  僧人有些哭笑不得道。

  到了他这等境界,即便神秀有成佛之姿,也不会为了一己私念,强留身边。

  “如何抉择,就看他自己了!”

  盲僧说完,便再也没有言语。

  “阿弥陀佛,多谢师兄指点!”

  僧人驻足少顷,双手合十一礼后,飘然而去。

  “师弟啊师弟,我当年确实是有眼无珠,以至铸下大错,有我这前车之鉴,你能否慧眼识珠,就看天意了!阿弥陀佛!”

  屋中,盲僧枯槁的右手拂过空洞双目,呢喃自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