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二百章 佛前一跪三千年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4-10 16:49:01 源网站:节点33
  “赋诗一首?吴施主不必如此,此事……此事待贫僧回去为你转圜一二!”

  闻听此言,慧行面上古怪之色一闪,本能的感觉到不对劲,也不敢再试探。

  “不牢大师操心了,我久出未归,很想念家中亲人,是时候回去了。”

  吴明目中隐现追忆,有些萧索的走向院墙。

  “这不好吧?”

  慧行想要阻拦,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毕竟,吴明的身份在这里,而且都把人给逼走了,还能怎样?

  “当日我行至安山湖,所提之诗,玄圣老祖都称赞有加,四方为之传颂。

  今日临别在即,若不能为贵寺提诗,实乃人生憾事,大师不想让小子心境有缺憾吧?”

  吴明淡淡道。

  “这……也好,不过,写完之后,施主莫急着离开,事关重大,贫僧还需回禀一下!”

  慧行嘴角一抽,写首诗都要把玄圣搬出来小小的威胁一下,哪还敢说什么!

  哪怕这里是外院,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而且,悯农世子的名声可不是盖的,他心中也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多谢大师成全!”

  吴明拱手一礼,返身面向墙壁,面色嗖忽转冷,目中寒芒闪动,“好一个少林寺,这是要向我传达‘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吗?好好好,你们不认账,就别怪我把事做绝!”

  看着吴明清瘦的背影,慧行眉头微皱,说不出的身体发寒!

  想要用神识观察,却被龙衣遮蔽,根本不能近身,远不如之前面对面时,还能猜测一二。

  若能看到吴明此时目中闪动的危险光芒,绝对会后悔!

  出于谨慎,慧行只能紧紧盯着。

  只见吴明并拢双指,银钩铁画般在墙壁上勾勒起来,刹那间,碎屑纷飞,一个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呈现!

  说来话长,不过短短时间而已,不远处的门前,智涳还未回屋,远远目送吴明离开。

  却不料,半露走到一角,一个人嘀嘀咕咕,好似魔怔了一般。

  只是他身份特殊,不好堂而皇之的上前盘问,只能这么看着,以免被人看出猫腻。

  毕竟,刚刚做了一笔交易,哪怕自以为很隐秘,可总有些做贼心虚之感。

  “咦,无名师弟在干什么?怎么写起字来了?倒是写的一手好字,这是……”

  智涳挠着光头,纳罕不已,可看到吴明所写后,不由自己主的念出声,“佛前一跪三千年,好诗,好诗,师弟向佛之心果然千古无二,光是这一跪的诚意,足以感天动地!”

  “怎么回事?什么诗?”

  “此人是谁,怎么敢在知客院中乱写乱画?”

  “佛前一跪三千年?难道想走另类路子,打动寺中高僧,赐下功法宝典不成?”

  受其一嗓子嚷嚷的声音所惊,来往的僧俗弟子无不侧目看去,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有的惊诧,有的品头论足,有的不屑一顾,但也有人低头揣摩这句诗的含义。

  隐藏在侧的慧行,后悔不迭,没想到在这个边边角角都能被人注意到。

  早知如此,说什么也得把吴明带走,到别的地方去写啊!

  可事已至此,只能捏着鼻子,任由其写下去。

  只是当看到第二句的头一个字时,心头的不对劲之感,隐隐然有了上升到了不妙的趋势。

  可那智涳不嫌事大,更觉发现了一个好苗子,这样一心向佛,前程无比的弟子,上哪儿找去?

  “未见我佛……”

  于是乎,吴明这边写着,他就大声喊着。

  可是,读到第四个字,再也说不出来。

  “吴施主,切莫冲动啊,不至如此,不至如此!”

  慧行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若说第一句还有些一心向佛的虔诚意味,可第二句过半,就透出一股强烈的逆反心态!

  真不敢确定,完整之后,会有何等可怕的意境透露!

  尤其是想到吴明悯农世子的外号,诗词传播之快,可比寻常消息猛烈无数倍,就觉头皮发麻!

  “大师稍安勿躁,小子心中有数!”

  吴明淡笑一声,手下不停的写完第二句。

  佛前一跪三千年,未见我佛心生怜。

  “写不得,写不得了,贫僧这就回去,跟戒律院首座师叔说清楚!”

  慧行扫了一眼,便觉心惊肉跳,已经不敢再想接下来会有什么,不得不违心道。

  不远处的智涳已经瘫软做一团,心中后悔不迭,大骂自己不该鬼迷心窍,怎么就收了这么个狂徒的贿赂呢!

  但木已成舟,后悔也没用了!

  “大胆,你是哪一院俗家弟子,胆敢在知客院大放厥词?还不速速跪下,向佛祖认罪!”

  临近的几名护寺武僧闻讯而来,看到墙上的字迹,勃然大怒,手持棍棒冲了上来。

  “住手!”

  看着吴明身上有如佛衣般的金色光芒,慧行一闪的现身,随手挥出一道沛然之力,拦住了护寺武僧。

  “嘶,黄袍僧衣,内院高僧!”

  “见过施主!”

  一时间,有眼尖的人认出慧行一身行头不简单,一声呼喊下,顿时呼啦啦一片低头见礼声。

  “咳,阿弥陀佛,诸弟子不必多礼,速速各归其位去吧!”

  慧行尴尬不已,干咳一声道。

  众护院武僧目露茫然之色,不应该是拿下这不知名的狂徒,就地绑缚戒律院严惩吗?

  可看这样子,怎么就像是慧行这位大师,在给他护法一样?

  就在这一愣神的工夫里,吴明刷刷连写三字——莫道尘!

  “写不得,施主,我知你心中有怨,但此等辱——此等诗,万万写不得啊。”

  慧行顾不得有失体统,赶紧上前一把拽住吴明手臂,传音苦劝不已。

  事到如今,他是真的不敢将吴明的事情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否则必然引起轩然大波。

  “有何写不得?”

  吴明神色淡漠道。

  “你若写了此诗,即便身具佛缘,也会被佛门拒之门外,神州亿万佛门子弟,都将视你为敌啊!”

  看着那双平静无波的漆黑眸子,慧行心头一颤,涩声道。

  而他心中所想不止如此,吴明身具佛缘,其守经人之名刚刚传播开来。

  若这时候传出,其写诗辱佛,这将是天大丑闻和神州笑谈!

  少林寺,乃至佛门,丢不起这个脸!

  “为敌?嘿,杀一人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吴明早已不耐烦扯皮,狠狠一震手臂,狞声说完,手指如钩,将第三句写完。

  莫道尘埃遮佛眼!

  身为宗师强者的慧行,竟然被其震开,眼睁睁看着吴明写完,面露惊怖之色。

  倒不是吴明的实力强到这等地步,而是其身上的佛光所具伟力。

  以慧行的实力,确实可以强行破佛光所化的佛衣,只是此等行径,说小了是对盲僧不敬,说重了就是对汇聚众生念力所化的佛光不敬。

  换言之,就是对众生所信仰的‘佛’不敬,便是大逆不道!

  以他的佛学境界,不够资格,也没胆量做出如此举措。

  “阿弥陀佛!”

  慧行面色一白,神形巨震。

  怎么也没想到,只是一件简单的法帖加身,就让吴明如此选择,其杀意更是有如实质!

  “大师,你且看好了!”

  吴明不为所动,心中怒火有如即将爆发的火山,直欲燃烧苍穹,“想给老子上锁链,当我是孙猴子啊?”

  从小看西游记长大,那堪称盖世英豪的美猴王何等英姿,不就是被镇压之后,成了佛门马仔?

  “阿弥陀佛!”

  就在慧行惨然,准备违反佛意也要强行阻止之际,吴明耳畔突然传来一声宏达佛号,只觉眼前一花,再看时周遭景色大变。

  不知怎的,竟然到了一处幽静的山林禅院中,溪水潺潺,钟声悠扬,好一派佛门净土!

  但吴明却没有任何心情观赏景致,只因院中一名麻衣僧人端坐石台前,目光和煦的看着自己。

  仅仅只是一眼,吴明便觉一阵透心凉,好似赤条条般被看透了。

  “孽障,速速退去!”

  不见麻衣僧人如何疾言厉色,只是宝相*的轻叱一声。

  “啊!”

  一声尖锐怨毒的惨叫声在耳畔响起,吴明激灵灵打个寒颤,目中隐现的疯狂渐渐敛去。

  “心魔!”

  吴明面色微白,难看无比,心头的躁动也随之平复大半。

  怎么也没想到,原以为被驱除了的心魔,竟然在暗中隐藏下来,而且隐藏的如此之深!

  而且,无论是莲灯、龙衣或佛衣都没有任何察觉!

  如此诡谲的手段,即便心坚如他,也着实感到心惊胆颤!

  “小施主请坐!”

  麻衣僧人和煦淡笑,指了指对面的石凳。

  “多谢禅师!”

  吴明目光微闪,稽首一礼坐下,低头时瞳孔骤然一缩。

  石桌上横七竖八的刻画着一副围棋,其上星罗棋布的摆放着一副残局,似乎隐藏着特殊的玄妙至理。

  只是让他关注的并非残局,而是棋盘旁的一本散发着古拙韵味的古朴书册。

  书册的边角早已起毛,参差不齐,好似被翻看了无数次,但又觉自然无比,正该如此!

  正面上写有两个古纂字,虽然笔画繁多,复杂难认,但吴明还是一眼就认出!

  这本册子,正是少林寺不传之秘,神州有数的顶级奠基武学——洗髓经!

  

  

  Ps:书友们,我是暮雨尘埃,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