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二百三十三章 陈情奏疏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4-01 13:25:47 源网站:节点3
  清晨时分,天刚蒙蒙亮,贾政经眼冒精光,神采奕奕的离开了吴王府,全然没有了来时隐藏的慌张与疲惫,好似吃了十全大补药!

  吴明目送他离开,这才转身回府。

  就那块‘破抹布’的使用问题,为此争论不休,足足商讨了一宿才有了定论。

  “不愧是商道世家,贾小胖精明的可怕的同时,就连大局观也在我之上。

  若非有今晚这一出,我还以为之前的计划没有大问题,好在终究弥补了瑕疵。

  如此一来,金鳞妖皇入我瓮中矣!”

  走在慈芸苑的幽静小路上,吴明感慨万千。

  自从三年前初见之时,便有心通过贾小胖接触天骄一个层次的情报,如今算是半个一家人,哪怕经历了这么多,真正掏心掏肺的把问题摆出来商讨时,才愈发显露出他的不足。

  虽然阅历经验远超同龄人,可无论是接触的人和事务,乃至论对神州的见闻广博程度,比贾政经都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但随着时间推移,眼界的拓宽,必能将这方面的短板补足!

  “表哥!”

  就在他沉思之际,一声黄鹂般的清脆呼唤入耳。

  “表妹,怎么没在武馆?”

  吴明收回思绪,目光微闪的看向,盈盈而来的一名二八少女,正是陆子衿!

  两年过去,此女出落的越发清丽动人,粉红的俏脸上洋溢着青春活力,毫无初见时的病容。

  而她拜在陈台、刘正两位大儒门下,一边习武,一边研习琴棋书画,气质如兰如菊,恬淡宜人!

  “昨晚我就回来了,你忙了一晚上,喝点燕窝粥吧。”

  陆子衿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娇嗔似的白了一眼,将端着才瓷盅放在一旁的石台上,熟练的打开,盛了一小碗。

  吴明也不推辞,端起碗来唏哩呼噜三两口喝光。

  “再喝一碗!”

  陆子衿明眸弯成了月牙,喜滋滋的盛满。

  虽然瓷碗不大,可这么个喝法,一会就见了底。

  “难怪陈师、刘师抢着收你做徒弟,有这手艺,二老口服不浅!”

  吴明擦了把嘴,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你要喜欢,我天天给你做!”

  陆子衿美眸亮晶晶一闪一闪,脱口而出,说完俏脸微红的微垂螓首。

  “哈哈,要是让二老知道,我把你当使唤丫头,还不得跟我拼老命?”

  吴明长笑一声,佯装没有察觉此女的异样。

  “哼,那你可不能欺负我,否则两位老师保准轻饶不了你。”

  陆子衿娇嗔一声,美眸中羞涩与失望之色一闪而逝。

  “我可不敢!”

  吴明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两人笑闹一阵,突然齐齐沉默,气氛陡然有了一丝难言的沉闷。

  “你……”

  几乎在同时,两人齐齐看向对方,张口欲言。

  “表哥,让我留下来,好吗?”

  陆子衿聪敏过人,从吴明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意味,俏脸微白。

  “看来,你已经接到他的信了!”

  吴明暗叹一声,轻声道。

  “嗯!”

  陆子衿埋首胸前,声若蚊蝇的点点头。

  “去南方吧,这里……不安全!”

  吴明轻声道。

  “我不怕,也不想去,你就让我留下吧!只要你点头,哥哥绝对不敢强行带我走。”

  陆子衿目露哀求之色道。

  “我是为你好,去了南方,有他老人家照拂,总比在我这里如履薄冰的强。”

  吴明终究不能对她如对陆子青般冷漠无情,这个女孩子柔弱的样子带给他太大的触动。

  哪怕如今恢复,那份怜惜也没有减少半分,或许这就是血脉的牵绊吧!

  “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说是为我好,可从来没人问过我的感受?我恨你!”

  陆子衿娇躯一颤,美眸中豆大的晶莹泪珠滚落脸颊,扭头跑走。

  “哎!”

  吴明深深叹了口气,抬起的右手无力落下,转身时面色一板,沉喝一声,“想看就光明正大的出来看,躲躲藏藏算怎么回事?”

  “咯咯!”

  不远处的花丛中,红莲笑的花枝乱颤,抱着一本册子探出头来。

  “哼!还不将密册拿来”

  吴明没好气的哼道。

  “是是,少爷您可别没事把气撒在奴婢身上!”

  红莲捂嘴娇笑一声,将密册送上,不无调侃的道。

  “真是不能惯着你们!”

  吴明无奈摇头,拿起册子就走。

  “少爷,表小姐是个好姑娘,您……”

  红莲默默收拾了餐具,跟在后面,轻声问道。

  “蚁穴的事情还不够你忙吗?”

  吴明板起脸道。

  “奴婢不敢了!”

  红莲香舌一吐,佯装惊恐的垂下螓首,很巧妙的掩去了美眸中一闪而逝的幽怨。

  “好了,蚁穴中的位置空出不少,这阵子有你忙的,武馆也有不少琐事,去忙吧!”

  吴明无奈摇头,摆了摆手。

  “奴婢告退!”

  红莲乖巧的敛衽一礼,款款退去。

  “哎!”

  大早上整这么一出,吴明颇为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感觉比大战一场都累,好不容易才平复心绪,查看起手中密册。

  “福伯,随我去一趟武馆!”

  默默盘算了下密册中的情报,吴明找到吴福,一同去了真武武馆。

  ……

  时隔两年,再次踏上自己一手创建的武馆,心情却出奇的平静。

  匆匆往来于此的武徒学子,并未过多关注一老一少,无论是吴明,亦或是吴福,前者两年没有露面,后者深居简出,能认识的并不多。

  直入武馆十二层一间雅室,一直等到中午,课业时间结束,刘正和陈台两位大儒姗姗而至。

  虽然二老为人并不刻板,但让他们放下学生,耽误课业教程,那是万万做不到的。

  “陈师、刘师,今日来此,实是有事叨扰二位,如今我已经年满十六岁,理当继承家业,承袭王爵,想劳烦二老帮忙写一份陈情奏疏!”

  对于这一点,吴明早有了解,并未有丝毫不满,而是直接说出来意。

  “陈情奏疏!”

  二老互视一眼,皆有些意外,又有些惊喜。

  意外是因为,此举不啻于把他们当做自家人,惊喜自然是吴明表现出的尊重!

  “承蒙小王爷青睐,此事我等绝无推脱之理!”

  虽然说的是让两人一起写,但二老交流了下眼神,毫无推辞的直接应下。

  如此一来,倒是让吴明有些意外了!

  按理说,此举着实有些孟浪,毕竟二老除了在武馆任职,并兼职荣誉馆主之外,论交情远远说不上深厚!

  而且,同时请两位大儒写奏疏,纵然吴明是真心相请,但在外人看来,或多或少都一分看清的意味!

  “呵呵,世子可莫要把自己看轻了,你虽然离开两年,但现在你的威望,莫说是在南外城,即便是整个京城,乃至大宋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陈台笑吟吟道。

  “善长兄所言不错,!不瞒世子,为你写陈情奏疏,可是别人求之不得的事情,我们还得谢你成全呢!”

  刘正接茬道。

  “二老请恕小子才疏学浅,实不知这里面还有什么别的门道!”

  吴明纳罕不已。

  说实话,来时他还有些忐忑,生怕两位大儒清高,不屑帮忙,没想到会是这么一番光景。

  “两位可是修身齐家有成,准备入朝为官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吴福,目中蓦地闪过精芒,沉声道。

  “吴老哥好眼力,好见识!”

  两人微微颔首,赞许不已。

  “修身齐家?这跟陈情奏疏有什么关系?”

  吴明眉头微皱,目露不解。

  “呵呵,世子尚武之心坚毅不凡,心无旁骛,倒是不清楚我儒家修炼的体系。

  认真来说,我儒家并不赞同划分详细的修炼体系,只不过久而久之,才有了如今的格局。

  下至萌生学童,上至大儒文豪,我儒家之修,秉承的是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这说的是就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按照现在的修炼体系划分,唯有大学士才能做到。

  而我与文清兄所在的大儒,便是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四境为基准。”

  陈台笑道。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吴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目中精芒微闪道,“这么说,二老准备入朝为官,是准备着手突破治国之境了?”

  “世子这么说,对也不对,我儒家修者,以信念为基石砚台,神念为手中铁笔,自身所学为浓墨,三者合一,才能在世间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修身自正,齐家有成,我们本身就是大宋泱泱子民之一,随时随地都在体悟着,如何治国!”

  刘正莞尔一笑道。

  “二位这么说,小子明白了!若我所料不错,这陈情奏疏,就是与治国有关,而我在民间的威望,也是两位体察民情,汇总治国方针的修行之一!”

  吴明沉思少顷,恍然大悟道。

  “孺子可教也!”

  “世子果然聪敏过人!”

  两位大儒互视一眼,长笑连连,赞叹不已。

  事情说清楚,接下来的事情自然简单的多,只是两位大儒准备以此为介入朝堂的引子,却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

  一来吴明身陷圣道之争,于赵宋皇室所不容,二来朝廷官位自有定数,绝非想做官就能做官的!

  好在两人都是豁达高雅之辈,并不在意旁枝末节!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