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二百三十八章 拦驾喊冤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3-30 13:32:46 源网站:节点2
  当斗武台上的两人激烈交手一个时辰后,所有人都为他们的耐力所惊叹不已时,画风陡变。

  之前还一副被动防守的吴明,凌厉迅猛的攻势,一点都不逊色以刚猛著称雷横鹰!

  在身法上,前者明显略胜不止一筹,更是仗着自身硬功精深,硬打硬抗,除了避忌雷横鹰武骨加成的掌功外,其余无所畏惧!

  即便雷横鹰爆发的力量极强,可都被吴明凭借灵巧的身法轻易便能躲过去!

  而其势大力沉的重拳,却逼得雷横鹰左挡右遮,狼狈不堪,相形见绌!

  “若你再不用武意,就再也没机会了!”

  吴明一边迅猛攻击,一边‘好意’提醒道。

  雷横鹰阴沉着一张俊脸,一言不发,闷头躲闪重拳,可拳峰上裹挟的劲风,就刮的脸皮生疼!

  除了之前动用雷裂底牌时,出其不意的用出武意凝练手刀之利,之后再也没用过!

  并非是他不想用,而是自身初步凝练,使用起来并不顺手,做不到意由心发的境界,必须要有一定的时间凝聚。

  若强行使用,被吴明抓住一丝的破绽,强行打散的话,恐怕就会面对反噬之厄!

  如今其修为正处于紧要关头,容不得半点差池!

  尤其在察觉到吴明有意观摩自己的奔雷手绝学之后,雷横鹰的平常心渐渐失衡,发挥没了之前的水准,已经完全落在下风。

  “他的肉身力量明显超出同阶太多,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气力不济,再斗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出于种种考虑,在硬接了吴明一记重拳之后,雷横鹰竟然顺势跳出战圈,一咬牙的拱手道,“吴兄修为不凡,武技精湛,在下认输!”

  哗!

  此言一出,台下一片哗然,交头接耳者一片。

  真武武馆学员还好,除了意外,还有就是惊喜,没想到两年不见的吴明,竟然有能够力压玄雷武馆同辈中最拔尖的存在之一!

  玄雷武馆等人,尤其是韩承飞更是面露不甘,可又不敢对雷横鹰放肆,只能恶狠狠的盯着吴明。

  吴明眉头微皱,也有些出乎意料,因为他感觉的出来,雷横鹰的实力绝不至于此,否则也不会一次次出言相激。

  “雷兄的实力也让在下惊叹,今日之剩实属侥幸,承让!”

  可话已至此,吴明也不好顺势打压,略一拱手。

  “这是《奔雷手》秘籍,希望吴兄好生保管,总有一天,我会亲自拿回来的!”

  雷横鹰很痛快的摸出秘籍,递给吴明,便转身带人离开。

  “随时恭候大驾!”

  吴明深深看了雷横鹰身影一眼,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有些说不出来。

  毕竟,即便他再聪明,也无法从没头没脑的线索中,揣测出来龙去脉!

  “赢喽,世子威武,小王爷雄威!”

  武馆众学员欢呼震天,围绕着吴明欢呼不断。

  “呵呵,好好!”

  看着一张张洋溢着青春活力的稚嫩脸庞,吴明也觉热血沸腾,心中真正有了一丝归属感,不再是那种单纯的重活一回!

  欢闹了一阵,又说了点游历的趣事,惹得众小惊叹连连,神往不已,一个个都闹腾着也想出去闯荡!

  “你们准备下,三天后,我要考较你们两年来所学!”

  在众学员退去后,吴明单独对胡来等众小吩咐了声,便和吴福离开了真武武馆,独留胡来众小面面相觑,一时摸不准什么意思。

  唯有徐拓,目光微闪,若有所思!

  ……

  “果然不出小少爷所料,这本秘籍中确实有几处错漏,若不知就里修炼,轻则经脉受损,重则内力逆乱,经脉尽毁!”

  离开武馆,两人同乘马车,吴福仔细翻阅着秘籍,许久之后合上,颇有几分后怕和感慨道。

  后怕的是,竟然有人用这种方法,诱使吴明上钩,感慨的是,还没有翻看,吴明就察觉有问题。

  光凭这份远超同阶的直觉,就让他放心不少。

  “看来,不仅仅是韩氏害我之心未死,就连玄雷门也参与进来了。”

  吴明并无得色,反而眉头大皱。

  “小少爷所虑,确实在情理之中!若非你提前察觉,有心借雷横鹰此子之手,印证观摩其施展的》奔雷手》敲门,即便是以我的眼力,这几处删改错漏,恐怕就会忽略过去了。

  这本秘籍虽然古旧,但应是出自一位大宗师之手,正因为错漏,才使得武意大势凝聚的力量不显眼,我之前才没有察觉!”

  吴福隐现怒色。

  正如其所言,若非吴明提前观摩印证雷横鹰的发力技巧和呼吸频率,又有他这位宗师强者的经验,两相结合,恐怕还真以为是一本完好秘籍。

  正是因此,才断定是出自大宗师之手!

  一想到吴明可能会修炼此秘籍的后果,其心头便忍不住阵阵发寒!

  试想,为了对付吴明,就连大宗师都不顾脸面,用出了这等下三滥的手段,而且明显有防备他的意思,足可见对方出手的阴狠有多么可怖!

  好在,一切都有惊无险!

  “呵呵,不过,有了这本秘籍,再加上我提前记下的招式发力技巧,再有您老指点,这奔雷手就不难修炼了!”

  吴明轻笑道。

  “小少爷,不可轻易涉险!”

  吴福闻言,眉头大皱。

  纵然以他的见识,确实可以解析秘籍,再加上吴明的记忆力印证,基本不会出大乱子。

  两相印证,只要不贪功冒进,纵然修炼不出正宗奔雷手,但想来也差不到哪儿去。

  “呵呵,说实话,相较于这本秘籍,我更好奇,韩氏到底跟我吴家有什么仇怨,为何要三番两次置我于死地?”

  吴明轻笑一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道。

  从初回汴梁之时,入宫的第一夜,荣贵妃之子赵海涛,便针对自己,之后更有了数次阴谋陷害。

  虽然没有发挥作用,但每次被人这么不明不白的针对,总觉得有些不得劲。

  “以小少爷的聪明,不会猜不到其中因由,你真正想问的是——林家!”

  吴福颇有些无奈的道。

  “知我者,福伯也!”

  吴明抚掌轻笑。

  诚然韩氏的针对,有些不厌其烦,但总的来说,韩氏并不算太强,即便背靠玄雷门,本身真正的实力也不足为虑。

  真正让他如鲠在喉的是,那如毒蛇般,不知根底的林康!

  虽然旁敲侧击过几次,但胡仓、柴青等老一辈人根本不清楚,吴福更是油盐不进,数次都巧妙的避开这个话题!

  “说起来,韩氏与我吴王府的恩怨,确实不算什么,至多也不过是当年边镇选址之时,韩氏数次败在老爷手中,之后又有几次失利,才从意气之争,演变成了仇怨。”

  吴福沉默少顷,目中闪过追忆。

  “想来,多半是败在福伯手中了!”

  吴明眉头一挑,不无奉承的道。

  原本想来,吴福至少有百八十岁,后来才知道,仅比胡仓大了几岁,至今也不过甲子之龄!

  两人之所以显老,都是因伤势太重,前者修为尽废,后者暗伤病痛缠身。

  如今恢复修为的吴福,已经是个四十岁许的中年人,相貌堂堂,难怪能迷倒桑菁菁。

  至于胡仓,暗伤虽好,可修为远不如吴福,虽然年轻了不少,但看着还是一副六十岁农家老伯的模样!

  而他多年前便是宗师强者,可想而知,在同辈中也属一流存在!

  “嗯!”

  吴福默默点头,无奈一笑,目露慈祥道,“当年我们一帮老兄弟,死的死,散的散,物是人非,好在还有你传承老爷的遗志,否则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祭奠他们了。”

  “福伯!”

  吴明眼眶微红,动容不已。

  虽然吴福一直称呼其祖吴雄为老爷,但实则是兄弟手足无疑,只是为方便照料他,才委身为奴!

  “过去的事,本以为会人死如灯灭,万事休,可谁曾料想,往事如影随形,也是当年我们年少轻狂,惹下的诸多祸端,需要你来承接!”

  吴福不无感慨的道。

  “这么说……”

  吴明目光微闪,面露古怪之色。

  “呵呵,吴王府当年如日中天,确实有许多对手,但盟友更多,我们这些老家伙的麻烦,虽然都会算在你头上,但绝不会让你一力承当。”

  吴福莞尔一笑。

  “那您说这话什么意思?”

  吴明纳闷不已,听这意思,分明就是老一辈的麻烦嘛!

  “韩氏乃至王氏、姜氏的针对,确实是老一辈的恩怨,但林家……确实不是。

  我原本还不知道是为什么,但你说中唐陆氏遭遇灭门惨祸,才让我想起了当年陆三哥酒后一次的谈话。”

  吴福目露追忆,神色间竟是有股说不出的凝重。

  “什么话?”

  吴明目中精芒一闪,正襟危坐,知道接下来听到的,恐怕是有关老一辈的秘闻。

  “当年……嗯?”

  就在吴福思量如何开口之际,蓦地眉头微皱,侧目看向车外。

  “什么人拦驾?”

  与此同时,马车轰然一震,拉车的马匹唏律律一声长嘶,还有吴明的贴身常随孙善武的厉喝。

  “冤枉啊,我儿死的冤啊,请小王爷开恩,为我儿主持公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