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二百四十一章 风骨之象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4-01 13:25:47 源网站:节点3
  “两位老先生大驾光临,府上蓬荜生辉,请请请!”

  傍晚时分,吴明容光焕发,一脸喜色,殷勤无比的在大门前恭迎两位姗姗而至的老儒。

  “哼!”

  一向对吴明颇为严厉,但却还算和颜悦色的刘正、陈台两位老儒,此时黑着老脸,冷哼一声,看也不看吴明一眼,便撩衣而入王府。

  “世子勿怪!”

  两人身后跟着四名学生,其中之一便是陈台之子陈子华,冲吴明歉意一笑,拾阶而上。

  “不怪,不怪,能请到两位老先生做客,实乃是三生有幸!”

  吴明讪讪抹了把鼻梁,快走两步,引着众人直入内堂。

  一路上,陈、刘二老毫无往日热络,一直冷着老脸,让吴明尴尬不已,却不好发作,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对于二老的反应,虽然早有预料,但却没想到如此激烈!

  “哈哈哈,两位可算到了,再晚一会儿,我这儿热好的梅花酿,可就要凉了!”

  隔着老远,传来吴福中气十足的爽朗笑声。

  “哼,你这臭棋篓子,好好的梅花酿必须冰着喝才好,哪有你这样糟蹋好东西的?”

  “玉沧兄,万万使不得,使不得,可别坏了梅花酿的沁凉之感!”

  一听有酒,二老登时双目放光,满心的不快抛之脑后,笑骂一声,快步走去。

  听得那声‘玉沧兄’,吴明微微松了口气,这个名字,正是吴福的字,只是化身为王府仆役后,再也没听人唤过了!

  “老师,您可算来了!”

  不多时,又听到一声清脆如黄莺般的亲切呼唤,还有二老的畅快笑声。

  “师妹今日也在府中?”

  陈子华眼睛一亮,低声问道。

  “呵呵,两位老先生第一次上门做客,若无弟子侍奉在旁,指不定会把我训成什么样!”

  吴明目光微闪,笑吟吟道。

  事实上,是他把陆子衿拉来做挡箭牌的,有此女在侧,二老怎么也会留点薄面,不好把他骂的太惨!

  没想到的是,从陈子华的眼中,他竟然看出了一丝别样意味!

  “少年慕艾,子衿终究是长大了!”

  罕有的念头在脑海中一转,吴明便收束了心绪,招呼着陈子华四人入内。

  只见屋中早有五人,除了吴福、陆子衿外,还有红莲、曲颖和一名同是第一批入府众小之一的陈巧云。

  虽然对吴明极为不满,但两位老儒依旧极为有礼数的等候,没有入座。

  学问到了他们这一步,就成了骨子里的修养,任谁也劝不动!

  吴福赶紧给吴明使了个眼色。

  “两位老先生快快上座。”

  吴明快步上前,伸手虚引。

  “上门是客,岂有坐主坐之礼?”

  陈台脸色一板,轻轻拂袖闪开。

  刘正也是如此,只是眼中闪过微妙的笑意。

  “老先生此言差矣,家妹拜二位为师,我这做兄长的在外,也没有观礼拜师,今日宴请二位,乃是为答谢师长,你们今天都是长辈,岂能不坐主坐?”

  这点根本难不住吴明,舌灿莲花似的恭维道。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当‘家妹’二字出口时,陆子衿美眸中一闪而逝的失望之色!

  “善!”

  陈台还待说什么,刘正微微颔首,扯了下他的衣袖,“善长兄,既然是世子为子衿设的谢师宴,你我就不必推辞了,快快入座。”

  “哼,我看你是被梅花酿的酒香把酒虫勾起来了!”

  陈台狠狠瞪了他一眼,却也没有推辞,顺势落座。

  于是,吴明也赶紧请吴福坐于二老中间,由他坐在对面,陈子华等人则坐于副手。

  虽然依旧有些不合礼仪,但总算有家常便饭的样子了!

  四女分侍左右,也没有什么主仆之分,亲自为众人倒酒。

  “使不得使不得,怎好劳烦师妹和三位姑娘亲自倒酒,我等自饮即可!”

  这一下,除了三老泰然处之,陈子华四人无不推辞不受。

  四女都是武馆中有名的班花,陆子衿不必多说,更是有‘龙女’雅号,红莲千娇百媚,几乎无人不知。

  而曲颖,则是一等一刻苦的学员,极受学员武徒推崇。

  至于陈巧倩,虽然此女不显山不露水,可却从未落在众小之后,就可见一斑。

  “咳咳,行了,不用端着了,反正桌子够大,一块儿坐!”

  吴明很腻歪古代这种男女不能同桌,必须男人吃完,女子才能入席的陋习,当即干咳一声顺势道。

  “哼,无规无矩,成何体统?”

  这下子,就连刘正也看不下去了。

  诚然陆子衿是他们的弟子,红莲三女也是极为喜欢的刻苦学子,可在他们的观念中,男尊女卑早已根深蒂固,哪怕再豁达,也无法改变他们秉持一生的理念。

  “老师勿怪,表哥只是玩笑之言。”

  虽然还在生吴明的气,陆子衿依旧轻声为其开拓。

  “呵呵,二位若是再纠结这些细枝末节,我可真要把酒热上了!”

  吴福见气氛有些尴尬,当即笑吟吟的抓过酒壶,作势道。

  “哼,臭棋篓子休得胡闹!”

  陈台佯怒,宝贝似的抢过酒壶,先是轻轻闻了一口,露出极为陶醉的神色。

  “还说我的酒虫被勾起,我看是你的馋虫蠢蠢欲动才对!”

  刘正笑骂道。

  “哈哈,文清兄这话,确实说到老夫心眼里去了,来来来,莫要再耽搁了!”

  陈台闻言也不恼怒,爽朗畅笑,为三人一一斟满酒,举杯共饮,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众人见状,齐齐松了口气,无不欢声而动,先是恭谨施礼,这才一饮而尽。

  吴明颇为无奈,却不得不入乡随俗,哪怕这种喝法极为不痛快,也只能有样学样的照着来!

  酒过三巡,宾主相谈甚欢,二老没有提出来意,也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吴明也是做足了晚辈,一副尽心款待长辈的样子!

  笃笃!

  只不过,二老似乎是喝高兴了,面颊泛红,以箸击打酒杯,唱起了祝酒诗歌,到了高兴处,不时的交流一个只有两人才懂的眼神。

  吴福双目微眯,面露欣赏沉浸其中之色,不时轻哼两句符合,似乎早已熟悉这番情形。

  陈子华四人则轻轻打着节拍,为二老伴奏,不时摇头晃脑的低声吟唱。

  吴明似懂非懂,静神凝听,隐有所感。

  诗歌中蕴含着一种别样的力量,好似能够在无形中静人心神,引人入胜。

  这就是儒家的文字修养所成的风骨精神!

  看似平静无波,实在在无形中,升华着众人的精神,让众人以最直观的方式,来体悟两位老儒的意志精神面貌所形成的风骨精神!

  同样,也是两位老儒不惜耗费自身精力,对众人的馈赠!

  虽然看似没有多少变化的二老,此时有些放浪形骸,若以神念看去,必然会发现,两人身影如山岳般挺拔,呈现出一种特殊的意境,一个挺立如青松,一个潺潺如溪流!

  前者端的是让人心生敬意,后者则让人敬佩其东流不绝之坚!

  而这两种形态,正是二老的风骨之气的具现化,近似于宗师的法相,虽性质不同,却也算殊途同归。

  不知过了多久,一曲歌罢,二老面色依旧红润,可目中却隐现疲惫。

  “多谢老师馈赠,学生愧领!”

  陈子华率先醒来,当即一揖到底,其他三人也是如此,恭谨感激到了极致。

  “多谢两位老先生提点!”

  吴明目中复杂之色一闪而逝,恭谨施礼。

  陆子衿等四女,亦是拱手施礼,道谢不已。

  “哼,你这梅花酒里添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跟以前喝的不一样?”

  陈台没好气的轻哼一声。

  “我也有如此感觉,比之以往更香更纯,沁凉之感,直入心扉,端的是酒中仙酿!”

  刘正意味深长的笑道。

  吴明嘿然一笑,并未多说什么,但心中却很清楚,这是两位老儒不想欠人情,故意点明。

  无论你酒里面放了什么好东西,这一场风骨之气凝神助兴,已经足够补上!

  不得不说,两位老儒虽然为人古板,看似不近人情,实则精明的很。

  知道今日酒宴绝非什么谢师宴,而且有白天之事铺垫,若吴明没有合理的解释,甭想二位老人家接茬。

  “二位老师,至此良辰美景,既有美酒,岂能无诗助兴?”

  陆子衿美眸一转,笑吟吟道。

  “此言甚合吾心!”

  “不错,不错,美酒伴诗词,当为人间极乐!”

  二老互视一眼,开怀大笑。

  “好啊好啊,少爷最善诗词,当……当……”

  红莲不知就里,抚掌轻笑,可看到吴明投来的目光时,不由瑟缩了下白嫩脖颈,最后声若蚊蝇。

  “哼!”

  陆子衿早有所觉,倩影微闪,挡住其目光,好似护犊子的母鸡,娇哼一声的扬起白皙下巴,居高临下的俯视吴明,近似一字一顿道,“表哥,今天宴请二位老师,你可不能让他们兴致而来,败兴而归,否则我可不依!”

  陈子华四人不着痕迹的交流了个眼神,皆摇头不已,这明显是把他们排除在外了啊!

  “咳,表妹说的哪里话,我怎么会让二老败兴而归?只不过,有陈兄四位大才在,我怎好献丑?”

  吴明看的分明此女美眸中一闪而逝的得意,不由干咳一声,推辞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