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二百四十七章 装病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4-01 13:25:47 源网站:节点3
  “世子这是……”

  当在慈云中看到吴明时,木春有些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

  纵然两年不见,可他知道吴明身体日渐康复,怎么可能会生病?

  原本以为是托辞,可如今亲眼看到时,除了开始的惊讶外,剩下的就是震惊了。

  若吴明能瞒过他的先天神识,这才见鬼了!

  纵然有龙衣遮蔽,可其黯然无光,略带虚弱疲惫,密布血丝的双目,却怎么也无法装扮出来的!

  只见此时的吴明,面色微黄中泛白,一脸疲倦的蜷缩在太师椅中,腿上还盖着厚厚皮裘,小猫趴在上面,有气无力的抬了抬头。

  “木公公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咳咳。”

  吴明勉强拱手一礼,欲要起身,连连咳嗽,惊得红莲又是拍背顺气,又是送上参汤。

  “世子身体有恙,不必多礼,快坐快坐,是咱家冒昧来访,叨扰了世子养病才是。”

  木春目光微闪的看了下左右,确定吴福不在,上前一把扶住吴明的手,不着痕迹的探查了下,这才将他扶好,心中微动,“竟然是真的,气血两亏,经脉略显纹路,这是强行练功过度,轻微走火入魔的征兆啊!”

  “不知木公公此来所为何事?”

  吴明恍若未觉,顺手接过汤碗,喝了口参汤顺气,面色恢复了一丝红润,粗喘了几口气道。

  “世子真是贵人多忘事,前几日才上交了陈情奏疏,难道就忘了?”

  木春意味深长道。

  “瞧我这一病,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都怪这该死的天气,本来好好的,竟然下起了大雨,让我染上风寒!”

  吴明一拍脑门,有些懊恼又忐忑中带着期待的问道,“木公公,可是朝廷旨意下来,恩准我继承王位了?册封大殿定在什么日子?”

  “这……”

  木春目光微闪,有些纳闷吴明这一病,竟然连性子都变了,若在以往,定然是智珠在握,一副决胜千里之外的自信气势,绝不会这般问询。

  “怎么?难道朝廷不准?这王位乃是我爷爷战功所得,我父亦为此而战死沙场,难道朝廷要毫无理由的剥夺我的王爵不成?”

  吴明面色骤然难看,连连质问,脸上都涌现一丝不正常的潮红。

  “小王爷莫急,且听咱家说来!”

  木春看他的神色不似作伪,想到吴王府现状,心中恻隐之心起了一丝苗头。

  但也仅仅是一丝苗头,他可没有忘记,被吴明三番五次给整的狼狈不堪。

  “木公公但说无妨,若不给本世子一个理由,我绝不会善罢甘休,咳咳!”

  吴明似余怒未消,连连咳嗽不止,喝了一晚参汤才压下去,沉声道。

  “世子如今成年,按理正该继承王爵,但朝廷也有朝廷的难处,一来世子回京之后,多有杀伤,纵然事出有因,可毕竟那些事容易落人口实,所以……”

  木春组织了下措辞,尽量表达的婉转一些,以免刺激到吴明。

  “哼,所以儒家那帮臭掉书袋,就想夺了我的王位,是也不是?”

  吴明怒哼一声,重重拍了下扶手,面色又是一阵青白转变,惊得红莲连连安抚。

  “世子果然聪明过人,就算在病重,也一点就透,正是儒家文臣,对你继承王位之事,颇有微词!”

  木春点点头,不无夸赞的道。

  “混账,可恶,我祖辈战场杀敌得来的功勋,何至于让一帮笔杆子如此欺辱?”

  吴明喝骂不止,气的本就发白的脸,几乎透明了一般。

  尤其是密布血丝的双眼中,更是冒出了瘆人红光,似要择人而噬,煞是骇人!

  “不愧是老吴王的孙子,就算陷入这等困窘境地,依旧有如此惊人气势!”

  木春目光微缩,心中想着,面上却一副宽慰的道,“世子身体有恙,切莫再动怒,以免有伤……”

  “木公公不必多言,只说还有什么原因便是,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吴明强忍怒意,厉声道。

  “到底是年轻,又在病中,这就没了往日沉稳了!”

  木春暗暗点头,不动声色的摸出一本奏章,道,“二者,你……咳,吴忠义将军上奏,参你目无尊长,残害义兄,出卖祖产,败坏家业,手段凶残,秉性顽劣不堪,无德无能,一旦继承王位,必将祸乱朝纲……”

  “信口雌黄,当初之事,木公公可是都亲身经历,您不会相信这等胡言乱语吧?”

  不等他说完,吴明一把抓过奏章,撕成粉碎,暴跳如雷。

  可惜,其一副病重的样子,即便再怎么发怒,也没有丝毫威慑力!

  “木公公,别说了,快别说了!”

  红莲美眸含泪,抱着吴明虚弱的身体,哽咽连连。

  “世子息怒,身体要紧!咱家先回去……”

  木春一看,再整下去,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准备离开。

  “木公公莫走,且把话说完,可还有什么理由不准我继承王位?”

  吴明粗喘了几口气,面色铁青的推开红莲,冷声道。

  “这……”

  木春有些为难的看了吴明一眼。

  “木公公,您有话就一次说完吧,我家少爷经不起你这般折腾了!”

  红莲带着哭腔哀求道。

  “下去,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吴明冷声斥退红莲,瞪着通红的眸子,死死盯着木春,道,“木公公,婢子不懂事,请您莫要与她一般见识,我还撑得住!”

  “还有一条,就是刑部参你,身为王府世子没有官职,干涉府衙办案,此为逾矩,于法不容!若开此先例,我朝官府必受祸乱!

  而礼部同样参你,同袍在北金受苦受难,若为你敕封,等同加官进爵,将他们置于何地?于礼不合,于情不和,于国不利!”

  木春叹息道。

  “好好好,原来如此,为民伸冤,就成了干涉办案,好的很呐!

  送我去北金为质的当初就是礼部官员,如今如今……气煞我也!”

  吴明咬牙切齿,嘴角隐现血渍,蓦地手捂心口,重重仰躺在太师椅上。

  “世子!来人啊,来人!”

  木春一惊非同小可,赶紧以先天真气注入吴明体内,为其平复躁动翻涌的气血,更光明正大的再次探查其体内虚实。

  当真正确定,如之前一般结果,再联想来时得到李东湖入府的情报,心头一块大石落地。

  吴明,真的重病在身!

  “吴老,快请吴老,快请东湖先生!”

  并未走远的红莲,一直盯着这边的情况,凄厉的呼喊起来,一边跑过来抱着吴明发抖的身体,哭泣不止,“少爷,你要是有事,让府中大大小小,老老少少怎么活啊?呜呜!”

  木春面露尴尬,此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木春,离开这儿,这里不欢迎你!”

  吴福瞬息而至,冷着脸斥道。

  “大胆,你……”

  随身的小太监还想呵斥,却被木春一巴掌扇飞。

  “我这就走!”

  木春尴尬的拱手赔罪,转身离开。

  随行的几个小太监,则抱起同伴,仓皇而去。

  不等他离开,吴福就阴沉着脸,以强大雄浑的真气注入吴明体内,为其平复气血。

  “哇噗!”

  吴明张口吐出一蓬黑中泛红的淤血,面如金纸,气息虚弱到了极点。

  看到这一幕,木春瞳孔微缩,目中闪动着莫名之色,快步而去。

  但其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前脚离开吴王府的时候,吴明就已经气息平稳的站在凉亭中。

  纵然面色依旧苍白,可一身渊渟岳峙的气势,却完全做不的假!

  “少爷,快擦擦!”

  红莲将准备好的冰毛巾递上,美眸中满是心疼。

  “嘶,这辣椒水真不是眼睛能碰的玩意!”

  吴明敷上毛巾,沁凉之感直入心头,疼痛中带着舒坦的抽了口气。

  原来,其眼睛之所以呈现血红的样子,并非病痛所致,而是不惜以辣椒水扑面而成。

  “小少爷,以后万不可如此冒失,就算那颗石火丹毒性不强,但对身体的损害也不小,好在解毒及时!”

  吴福老脸阴沉,第一次对吴明以生硬的语气道。

  “呵呵,福伯放心!”

  吴明淡笑着晃动了下脖颈。

  那石火丹,正是造成他体内气血两亏,并有经脉浮躁逆乱之兆的罪魁祸首。

  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迷惑木春!

  “少爷吃了这么多苦,都是那帮坏蛋害的,可得好好教训他们不可!”

  红莲纷纷的挥舞了下白嫩拳头。

  若非事先交代,而且她还算定力不错,否则真以为吴明重病不治,实在是太吓人了!

  “嘿!儒家文臣、没忠义、刑部、礼部,倒是真的从德行上下手,想要把我的王位给撸了!”

  吴明阴测测嘿然一笑。

  “少爷,来势汹汹啊!”

  吴福眉头大皱道。

  “无妨,既然早有准备,岂能让他们如愿?土鸡瓦狗罢了。”

  吴明冷冷一晒,沉声吩咐道,“红莲,让孙叔再跑一趟,把东湖先生请来!”

  “啊?”

  红莲纳闷不已,这不是刚走没多久吗?

  “做戏要做足,东湖先生医德高尚,想来无论是谁,都没能耐从他那儿得到任何情报!”

  吴明神秘一笑,目中却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寒芒。

  “是,莲儿这就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