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二十九章 瞎眼婆婆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4-10 16:49:01 源网站:节点33
  呼呼!

  夜色下,劲风呼啸,鳞次栉比的屋檐如白光过隙,转眼消失在身后。

  “哼,竟然不知道害怕!”

  桑叶拎着吴明后颈衣领,见他东张西望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陡然提速,劲风吹的眼睛流泪了。

  “小娘报复心还挺重的!”

  吴明眼睛火辣辣一阵生疼,哇哇叫着好似吓破了胆,八爪鱼似的抱住了桑叶玲珑有致的娇躯。

  还别说,虽然桑叶冷冰冰的,但娇躯入手,一片温软滑腻!

  “臭小子,胆儿肥了是吧?”

  桑叶只觉一双怪手在自己腋下扫过,顿时汗毛直竖,娇躯好悬没瘫倒。

  羞怒之下,想把吴明扔下,可又怕甩出个好歹来,自己没法交代,当即狠狠捏住了吴明脖颈大筋!

  “疼疼疼,叶子姐,轻点!”

  吴明登时浑身酸软,不敢再占便宜。

  “哼,谁是你姐?别乱攀亲戚,到了刑部巡捕房,若是不说实话,三木之下,有你受的!”

  桑叶得意轻哼,吓唬道。

  “哎呀,姐姐,我胆小,你别吓我!再说了,什么时候刑部问案,会不分青皂白,就让受害人三木加身的?”

  吴明拍了拍胸口,佯装畏惧的缩了缩脖子。

  “懂得倒是不少,不过,你忘了,刑部是姐姐的一亩三分地,还不是我说了算?”

  桑叶忍俊不禁,轻笑道。

  浑然不觉,字里行间,已经认同了吴明的称呼!

  “嘿嘿,都是一家人,就算真到了刑部,姐姐不也是会罩着小弟吗?”

  吴明腆着脸道。

  “哼,谁跟你是一家人?臭小子人小鬼大,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桑叶语带羞怒,狠狠捏了吴明一把。

  “冤枉啊,姐姐,你想哪儿去了,我才十三岁啊!这你也下去手?”

  吴明清楚看到,桑叶粉颈变红,显然此女想差了,感受到脖颈后面玉手力度加大,赶紧讨饶道,“姐姐,轻点,轻点,我说咱们是一家人,原以为你是福伯遗落在外的女儿来着!”

  “混账臭小子,欠揍!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跟那负情薄幸的老匹夫有相似之处了?”

  桑叶身形一滞,猛的尖叫一声,狠狠的吴明屁股上拍了两巴掌,疼的他嘴角直咧,又躲不开。

  虽然在挨揍,吴明却并不生气,因为他的猜测没错。

  自从吴福问出那句话,吴明脑海中一直转悠着一个古怪念头,莫非是这老家伙曾经的老情人之后,找上门来了?

  否则,不至于一个没见过面的银捕侠女,一个劲的针对他!

  很显然,人家不是针对他,是针对忠心耿耿的吴福!

  想通其中关节后,未免矛盾扩大化,吴明也不含糊,表示愿意跟桑叶走一趟。

  这才有了一路上,被桑叶拎着走的‘狼狈’一幕!

  从桑叶的表现看,显然也没有真正要害他的意思,只是想让他吃点苦头!

  “停停停,有完没完啊,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吴明实在受了被人打屁股,这太有损他的光辉形象了,赶紧讨饶。

  “小屁孩,牙尖嘴利!”

  桑叶玉手停了下,最后不轻不重的落在吴明后脑勺上,美眸微微闪烁的扫了下四周。

  “叶子姐,咱们这是去哪儿啊?是不是去见福伯的老相好?”

  吴明嬉皮笑脸道。

  “胡说八道什么?长辈的事情,也是你能嚼舌根的?还什么老相好?若是被姨姥姥听到,小心你的嘴!”

  桑叶心虚的撇过头去,心如小鹿,暗自腹诽不已,“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这小子能看透我的心事?”

  “那赶紧的啊,叶子姐,别让她老人家等着急了!”

  吴明正愁没靠山呢。

  跟吴福一辈的大靠山,这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啊!

  “哼!”

  桑叶没好气的揪起吴明,心中气闷自己这是怎么了,往日的冷静哪去了,怎么会被吴明三两句就把话给套走了?

  虽然有心事,但手段却不慢,施展身法纵掠,转瞬便跨过了几条长街,来到了一片幽静园林前。

  不等吴明看清什么地界,径直越过院墙,进入园林深处。

  虽然已经是下半夜,但老远,吴明就看到一间房子亮着灯,隐约可见一道人影,独坐灯下,孤单影只!

  “一会儿小心点,不要乱说话,姨奶奶的脾气不好!”

  鬼使神差,桑叶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还未说完,她就有些后悔了!

  “哼,叶丫头,枉奶奶我这么多年疼你,竟然对一个刚见面的毛头小子,说我坏话?”

  虽然隔着数十步,屋内的人赫然将话听了个一清二楚,同样清冷的声音中不见丝毫苍老之意。

  “不是姨姥姥吗?难道说~”

  吴明眼睛一亮,强抑心中激动,还未走到近前,便恭谨的收束了下衣衫。

  “姨奶奶,我~我只是~”

  桑叶急的粉颈通红,一时不知如何解释。

  “行了,进来吧!我还不知道你这丫头!”

  里面的人并未生气,反而带着宠溺唤道。

  “末学后进吴明,见过前~呃,见过姐姐!”

  吴明恭谨一礼,抬头看时,却发现是一个年不过三十来岁,在灯下缝补着什么的美妇人,话到嘴边打了个转。

  “咯咯,人小鬼大,没想到,那根老木头,竟然能教出你这么个鬼灵精来!”

  美妇人噗嗤乐了,也不生气,和蔼的向吴明招了招手。

  桑叶看傻了眼,怎么也想不通,自家这位被人称作金面罗刹的姨奶奶,竟然被一个小辈称姐姐却不生气!

  “愣着干什么,还不倒茶?”

  美妇人横了桑叶一眼,熟稔的拉过吴明,上下‘打量’着笑道,“老身姓桑,双字菁菁,跟你那老不死的福伯是旧识,你可以叫我桑婆婆!”

  “您这么年轻,怎么能叫婆婆呢?不能叫姐姐,就叫菁姨吧!”

  吴明腆着脸卖好,却陡然发现,桑婆婆的双眼赫然是一片眼白,没有瞳孔。

  目光扫过桌上缝补的衣物,却是针脚密实,丝毫不乱!

  “那怎么行?你叫姨,我叫姨奶奶,不是比我高了一辈儿?”

  在倒茶的桑叶,当即不干了。

  她本是心头肉,吴明这一来,立马成端茶倒水的丫头了!

  再要认可了这称呼,又得跌一辈儿,那还了得?

  “叶子姐,各叫各的,嘿嘿!”

  吴明冲桑叶做了个‘鬼脸’,努力扮演着透着机灵的少年。

  这可是跟吴福一辈的高人,按照他的推测,在这个年龄还能保持青春,不是十之仈九,而是十成十

  “小鬼头,就依你!”

  桑婆婆似乎没有注意到吴明的异常,宛若寻常妇人似的咬断针线,将衣衫披在肩头,一点点的量尺寸。

  “这是~给我做的?”

  吴明这才察觉到,锦衣加身,竟然出奇的合身!

  “姨奶奶,您何必为这种小事费心神,买一件不就得了?”

  桑叶有些吃味道。

  “费心神?叶丫头,你这是说我老了?”

  桑婆婆满意颔首,头也不抬道。

  “嘿嘿,菁姨一点都不老,咱俩要一起走大街上,说是姐弟都有人信!”

  吴明奉承连连,不着痕迹的向桑叶投去得意一撇。

  这小娘,一路上可没少折腾他。

  想找他过来就明说,非得搞那么大阵仗,还跟抓捕似的!

  “哼,喝你茶,别烫死!”

  桑叶不满的将茶杯推了过去,故意运溅出几滴热茶。

  “哇,叶子姐好手艺,谁要是娶了你,真是积了八辈子德!”

  热水落在手背上,吴明浑然未觉,抿了口茶水,夸张赞道。

  “你这个姐姐,哪里有什么好手艺,自小就知道打打杀杀,也不知道将来会祸害哪家少年!”

  桑婆婆毫不客气的揭短道。

  “姨奶奶!”

  桑叶跺脚娇嗔,掩面出屋,却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僵住。

  “行了,就这么一会儿都等不得,再拖下去,人家就该破门而入了!”

  桑婆婆似有所觉,神色从容的整理出几个包裹,里面全是衣服。

  “老姐姐说笑了,木春就是等到天亮,该等还是会等!”

  屋外,响起的声音,让吴明神情一僵,赫然是木春这个老太监!

  “哼,就不牢您这御前总管多等了,只是还得劳您大驾,将这孩子送回去了”

  桑婆婆将包裹塞给吴明,拍了拍肩头,向前挥了挥手。

  吴明只觉包袱一沉,不知何时,上面赫然多了一面拇指大小的金牌。

  金牌不大,却似有千斤重,压的他步子都重了几分。

  “长者赐,晚辈愧领!”

  郑重施礼,吴明大踏步走到门前,却陡然发觉。

  夜色下,木春这位高高在上的大太监,腰身竟然微微有些弯曲,神色间更显恭谨!

  “走吧!”

  木春没有多说,也没有帮吴明拿包裹的意思,只是目光复杂的看了眼金牌,率先离开。

  “木春,告诉那些蝇营狗苟之辈,不要以为,吴家只剩下孤寡老少,就随意可欺!”

  清冷的声音,在夜色下,不啻于一道惊雷,原本淡淡的乌云都似乎被荡开,露出了半个月亮。

  木春听的心神一颤,重新返身微微一礼。

  吴明听的心头一热,同样深施一礼。

  在朝不保夕,虎狼环伺的京师,终于有一个人光明正大的站出来予以援手!

  这份恩义,他吴明记下了!

  “姨奶奶,您这么做,会得罪很多人啊!暗地里保护不就好吗?”

  桑叶美眸中满是不解与一丝丝担忧。

  “哼,我们姓桑,不是丧良心的丧!魑魅魍魉,也敢算计那位?不知死活的狗东西!”

  灯光恍惚间,映照桑婆婆绝世姿容,声音清冷中透着铿锵与峥嵘!

  

  

  Ps:书友们,我是暮雨尘埃,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