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三百二十三章 叛徒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4-18 13:05:16 源网站:节点2
  “没想到贤侄会来,实在是不凑巧,父王此前出关,拍卖会结束后,便出门访友,至今未归!”

  铁剑王府会客大厅中,一名浓眉方面,一脸正气的中年,坐于上手主坐,苦笑道。

  此人正是铁剑王四子——柳平生!

  “是小侄冒昧了!”

  吴明谦逊道。

  “没事没事,小时候你也常来玩,就当自己家便好。”

  柳平生如长辈般温和道。

  “多谢伯父,若是方便,小侄还想拜见伯母!”

  吴明顺势道。

  “这……也好,你回京也有三年多了,她还未见过你,去见下也是应该的。”

  柳平生伸向茶杯的手微顿,缓缓收回,捋了捋胡须,微微颔首

  “多谢伯父成全!”

  吴明起身一拜。

  “呵呵,贤侄太客气了!府中还有不少事情,我就不陪你了!”

  柳平生摆摆手,朝外轻唤道,“来人啊,去后院通知夫人,就说吴王来看她了!”

  “多谢伯父!”

  吴明目光微闪,起身退出大厅。

  在一名仆役指引下,循着熟悉又陌生的路,走向后院深处一片幽静的园林。

  “四少,查过了,礼单上的宝物都极为贵重,没有任何问题!”

  一名瘦削老者从后堂走出,将一张名帖递上。

  “有劳四叔了!”

  柳平生接过名帖看了眼,眉头渐渐皱起。

  老者微微颔首,面无表情的退下。

  此人乃是铁剑王柳玄手下六大剑仕排名第四的柳谷,分派在柳平生身边做事。

  “这时候上门,难道是为了朝廷勒令,准备幽峡岭之战的事?不应该啊,即便父亲出手,也不可能免去吴家的名额!”

  柳平生沉思良久,没有想出头绪,起身去了府中禁地,那里正是柳玄闭关修炼所在。

  ……

  “呵,真是人走茶凉,这位柳四伯父当年,可是与我父最为亲近。

  也难怪,连遗物都敢窥视,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临近院落门前,吴明收起思绪,整理了下衣衫。

  “吴王殿下,夫人有请!”

  不多时,一名俏丽丫鬟出来,好奇的打量他一眼,低声道。

  “有劳姐姐带路!”

  吴明和煦一笑,迈步入内。

  红莲拎着一个礼盒,随行在侧。

  到得院内,远远便看到,一名白衣如雪,黑发如瀑,素面朝天,三十岁许的绝色女子,一双剪眸波光闪动,正看向这边。

  与柳依雪竟有七分神似,正是其母裴素素!

  在其面前的石桌上,放置着几个竹篮,内里锦衣碎布,针线齐备。

  “侄儿给伯母请安!”

  吴明紧走两步,欠身一礼。

  “来来来,快坐,让我看看你!”

  裴素素眼眶微红,素手轻伸。

  吴明依言坐到近前,目中敲到好处的露出一抹致诚孺慕之情。

  这份情谊,半分真半分假。

  真的是,幼年时,此女与吴明之母古芸有是手帕交,两家来往甚密,小时候都是叫姨娘。

  半分假自然是他目的不纯,有备而来!

  “你这孩子,回京数年,也不来看我,是不是怪姨娘这些年没有帮你?”

  裴素素拉着吴明的手,泪眼婆娑,长辈之情溢于言表。

  “侄儿岂敢!”

  吴明真挚道。

  若说怪,还真说不上,毕竟圣道之争,不是什么人都能掺和的。

  “不敢还拿这些东西来?”

  裴素素嗔怪的指着红莲送上的礼盒。

  “这是侄儿的一份心意!”

  吴明赶紧解释。

  “你这孩子!”

  裴素素抹了把眼泪,眉宇间似有化不开的哀伤。

  “哎!”

  吴明心中默默叹息。

  这位是真的伤心!

  想想当年此女和其母交往的一幕幕,姐妹之情,绝非一般。

  可作为女子,尤其是嫁入豪门的女子,许多事情都不是她能左右的。

  “你长大了,也懂事了,姨娘要谢谢你!”

  聊了很长时间,裴素素欣慰道。

  “伯母言重了,侄儿也没有做什么!”

  吴明佯装不懂。

  “哎,这些年苦了你,当年那个牙牙学语的调皮孩子,如今已成了老成持重的少年王爷了!”

  裴素素微怔,长叹道。

  “都这么些年了,侄儿若长不大,那成什么了?我还记得当初您和卢婆婆带我玩呢,对了,怎么不见他老人家?”

  吴明玩笑似的道。

  “你呀!哎,她走了多年了!”

  裴素素点指一下,轻叹着唤过一名抱着包裹的丫鬟,打开之后取出一套锦袍,“试试看,合不合身!”

  “伯母给我做的?”

  吴明目光微闪,讶然起身,依言展开双臂。

  “不给你做的还能给谁?”

  裴素素一边说着,一边将锦袍展开,附在吴明身前。

  不大不小,正好合身!

  这下,吴明更纳闷了,她是怎么知道自己身量的?

  “我虽然是一个妇道人家,可也不是没人在外面为我张目!”

  裴素素笑着解释道。

  “谢谢伯母!”

  吴明心中一动,欠身一礼,暗暗感叹,豪门大妇果然没个简单的。

  “合身就好!”

  裴素素欣慰的点点头。

  两人又聊了许久,多数时候是裴素素说,吴明适时的说几句。

  就好似寻常长辈牵挂小辈,聊家常一般,融洽中带着欢喜与淡淡哀伤!

  直到临近中午,吴明起身告辞,裴素素留他吃午饭,也推脱事忙而去。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走后不久,柳平生便来了。

  “素素,怎么没留子明侄儿午饭?”

  让人诧异的是,裴素素对自己的夫君颇为冷淡,甚至没有抬头,依旧在整理着箩筐中半成衣衫,淡淡道:“你那么忙,他怎么好意思多打扰?”

  “咳!”

  柳平生面色讪讪的低咳一声,看了眼依旧低头的裴素素,暗暗给一旁的侍女使了个眼色。

  两人有话没话的聊了一会,柳平生便离开了院子。

  若这一幕被人看到,必然会惊讶不已,外传夫唱妇随的和睦夫妻,竟然冷淡到了这种地步。

  可看一旁丫鬟的神色,似乎早已见怪不怪。

  而裴素素不知道的是,就在柳平生离开不久,其贴身丫鬟之一寻了个由头出门,与之碰面,聊了很长时间。

  所言全是吴明入院后的一举一动,事无巨细的全都描述出来。

  最后,柳平生皱着眉头离开!

  ……

  “少爷……”

  大街上,马车中,红莲欲言又止。

  吴明一直皱着眉头,抚着怀中包裹,一言不发,心事重重的样子。

  红莲话到嘴边咽了回去,心疼的为其揉着肩头,默默抚慰。

  就这样,一路返回王府。

  “让青竹来一趟吧!”

  临进门时,吴明声音沙哑道。

  红莲唬了一跳,从未见过吴明这副模样。

  这才短短小半个时辰,其目中竟然隐有血丝。

  “是!”

  红莲乖巧的点点头,没有多问。

  吴明一语不发,抱着包裹回到慈芸苑,拿来楚楚送的情报翻阅。

  卷宗不多,里面夹着几张写有密密麻麻字迹的书信和一张惟妙惟肖的画像。

  其上,是两个女子,一大一小,大人三十岁许,容貌绝美,小者不过四五岁,虽然年幼,一双眸子却透着难掩的灵气,古灵精怪中还有一丝狡黠!

  “卢婆婆啊卢婆婆,你到底是什么人?”

  看着画像,吴明愣怔半晌,脑海中回响着过往记忆。

  十几年前,吴王府最鼎盛之时其母古芸带着他到铁剑王府做客。

  两家主母话家常,而照看两个孩子的便是卢婆婆!

  前身吴明不过一岁,柳依雪不过半岁,丁点大的孩子谁也不会防备。

  但就是这样,在不经意中,卢婆婆露出过真容,正是画上年长的女子!

  虽是惊鸿一瞥,时隔多年,换做任何一个孩子,哪怕四五岁都未必记得。

  可偏偏吴明接收了前身记忆,如放映机般又过了一遍,之前看到时还未觉得如何。

  但随着蚁穴送来的各种情报,结合卷宗,从方方面面入手排查,最终锁定了几家人选后,吴明便觉得不对劲了。

  仔细回想之后,才发现了端倪。

  怎么也没想到,楚楚的刺杀对象,竟然会是卢婆婆,也就是裴素素的乳母!

  “乳母吗?应该是母女吧!”

  虽然裴素素样貌大变,可吴明对柳依雪太熟悉了,青梅竹马。

  画像上的女童,与柳依雪小时候几乎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只是少了婴儿肥,显得清瘦些许。

  “少爷,青竹来了!”

  下午时分,红莲带着青竹到来。

  “看看吧!”

  吴明将锦袍往前推了推。

  青竹闻言上前,虽然双目失明,却精准的找到了锦袍,一双细腻如婴儿般的手掌上,白玉般的十指在锦袍上细细摩挲。

  时不时,闪动着莫名的青玉色光华,使得手掌更加温润如玉,透着难言的美感与神秘。

  “少爷,有红袖招袖里剑的痕迹,虽然掩饰的很好,可有些习惯改不了,唯有常年修炼特定武功的人,才会在不经意间留下一丝痕迹!”

  盏茶功夫后,青竹束手而立,沉默少顷,笃定点头。

  吴明默默摆手。

  红莲见状,拉着青竹退下,直至院门前时,传来吴明的声音。

  “传信,就说最近事多,我要准备入幽峡岭之事,无暇他顾,帮不上忙了!”

  “哎!”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