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三百五十四章 迥异常人的仁慈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5-02 01:42:09 源网站:节点3
  “喔哈哈哈!”

  坝沽虏狂笑震天,风云激荡,雄壮身躯前仰后合,好似听到了世间最大的WwW..lā

  吴明笑而不语,浑然不在意对方的轻视。

  至于安全,虽然危险,可并不担心,以沈晓兰的实力,足以全力激发八牛弩,而他只要挡下一击便可!

  有龙衣护住心脉,吴明有信心在一己之下活命!

  而体型庞大如坝沽虏,又是强弩之末,绝无可能躲过八牛弩一箭!

  “你不过区区初入体修,想要本侯答应,不够资格!”

  坝沽虏狰狞道。

  “够不够资格,你说了不算,你只要知道,本王届时一定会赴约便可。”

  吴明淡淡道。

  “理由!”

  坝沽虏狰狞的毛脸一沉,眉头大皱,闷声道。

  “八年前,你一个眼神,将本王吓尿了裤子,够不够?”

  吴明嘴角微翘,露出一抹邪笑,毫不在意揭前身的糗事!

  “八年前?你是大宋人奴质子之一?”

  坝沽虏明显忘记了吴明,努力回想一番道。

  “不错,只有堂堂正正战胜你,才能洗刷本王的屈辱和恐惧,才能让我念头通达!”

  吴明正色道。

  “你身上有本侯六弟的气息,是你杀了他?”

  坝沽虏黑亮的鼻翼微动,独目中血光一闪。

  “不错,这一点本王毫不否认,而且你还得谢谢我,以熊蛮的族规,他死了,你的封地就会更大!”

  吴明笑道。

  在北金五年,虽然备受屈辱,可也熟知妖蛮各种习性和族规。

  “哼,就算他不成器,也是本侯亲弟弟,冲这一点,本侯就可以现在活撕了你!”

  坝沽虏毛脸一沉,闷哼道。

  “呵呵,阁下考虑的如何了?”

  吴明浑不在意道。

  “本侯给你这个机会!”

  坝沽虏沉默许久,独眼中光芒闪动,似在考虑得失,最终闷声点头。

  “呵呵,请阁下向熊蛮先祖发誓吧,我也会向人族众圣起誓!”

  吴明微笑颔首。

  “哼,得寸进尺!”

  坝沽虏独目中凶芒一闪,但还是依言发誓,最后两人击掌为约。

  “人族,你很有胆色,本侯现在有些期待,三年后的一战了,但你现在还是太弱!

  三年后,老六的密骨,本侯会亲自收回!”

  庞大如山的身躯转向,坝沽虏摘走一颗金色的荆棘果,头也不回的下山。

  “呼……好可怕的威压,不愧是熊蛮中的天之骄子,再拖下去,我还真可能撑不住!”

  直至坝沽虏消失在云雾中,吴明才深吸口气,神色轻松的挑拣起战利品。

  “吴师兄就不怕此獠盛怒之下,不顾一切出手吗?”

  沈晓兰赶到,俏脸惨白,心有余悸道。

  虽然此女聪明伶俐,可怎么也想不通,明明可以远远一箭射杀了事,吴明偏要以身犯险!

  “他不会!”

  吴明笃定摇头,脑海中闪过有关坝沽虏之事。

  其虽是熊皇四子,可却并不受待见,其母便是死于亲生父亲之手,而且是当着他的面被虐杀。

  而他的目标,正是杀死熊蛮皇虎虏图,此事在熊蛮一族中是共知的事实。

  至于虎虏图为何没有将之扼杀在摇篮中,恐怕与此族历代传承有关,详细就不得而知了。

  “若他返回北金王帐,对付我大宋质子怎么办?”

  沈晓兰紧张兮兮道。

  “不会!”

  吴明耸耸肩,毫不担心。

  “为什么?”

  沈晓兰气鼓鼓道。

  若是换个人这般敷衍,早就翻脸了。

  “坝沽虏是吃荤的!”

  吴明笑着把玩两颗霹雳子,心中一片火热。

  没了神臂弩,一直感觉不方便,有此宝在手,再遇强敌,起码有了平起平坐的本钱。

  “你……”

  沈晓兰彻底被打败,气鼓鼓走到鹰巢旁,被三只雏鹰哀鸣吸引。

  “金胆荆棘果,没想到连凶物都懂得培育灵物,只此一颗,此行就值了!”

  吴明收好三人身上的遗物,来到近前,打量四颗金色果子,另有十几颗淡金色泛青的荆棘果。

  “师兄,饶它们一命好不好?”

  沈晓兰母性泛滥,祈求道。

  “杀与不杀有区别吗?”

  吴明摩挲下鼻梁,自顾自摘走四颗金色果子,其余的也摘了十几颗,独留三颗。

  这可不是普通的荆棘果,而是极品炼身果,名曰金胆荆棘果!

  乃是以金线蛇胆培育,历经多年滋养,并有玄风苍鹰本身的力量,融合荆棘果而成,异常珍贵。

  不仅是顶级奠基灵药,更是炼体至宝,对吴明的用处极大!

  “可惜不能带出去!”

  沈晓兰美眸复杂之色连闪。

  此地凶物不同于外界,一旦离开,就会被外界规则生生镇杀,存活的几率不足万一!

  而留在这里,弱小的雏鹰,根本挡不住荆棘崖中的群蛇!

  “喏!你可别傻的把好东西给那劳什子的太上长老。”

  吴明将两颗金胆荆棘果和一颗未成熟的塞给沈晓兰,抬手便要拍杀雏鹰。

  “不要!”

  沈晓兰下意识阻拦。

  “你要觉得留下它们活生生被群蛇咬死好的话,就随你!”

  吴明无所谓道。

  “我……”

  沈晓兰神色一滞,艰难的挪开脚步,撇过螓首,不忍再看。

  “哎!”

  吴明轻叹,缓缓抬起手,骤然停顿在半空。

  呖!

  就在此时,断断续续的低声哀鸣响起,似有绝望,又似哀求!

  只见一头折翼的玄鹰,浑身颤抖着奋力抬起头,可伤重之下,力有不逮,数次跌落,溅起阵阵尘土。

  “竟然没死?还是小觑了坝沽虏!”

  吴明眉头一挑,目中异色连闪,略一沉吟后收手抚向心口,取出一个玉瓶捏碎,抖手将其内的灵丹弹进了鹰口之中。

  呖呖!

  玄鹰双眼圆睁,浑身玄光闪烁不定,欢鸣一声,虽仍不能移动,可气息比之前稳定了些许。

  “师兄是不是早有所料?”

  沈晓兰欣喜回神,指着树上的三个果子道。

  “这……”

  吴明瞳孔微缩,目光一阵游移不定,狐疑的抚向头顶。

  其内天门窍中,莲灯微不可查的轻轻一震!

  “呵呵,算你们运气好!”

  吴明温和一笑,摸出三颗米髓丹,喂给了雏鹰。

  唧唧!

  顿时,雏鹰如吃食的小鸡仔,欢鸣不已。

  “活着真好!”

  沈晓兰试探着轻抚雏鸟头顶,没有被拒绝后,笑颜如花。

  吴明目光微凝,深深看了此女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将三具尸体尽数扔给玄鹰。

  “师兄,是不是……”

  沈晓兰愕然。

  “残忍?”

  吴明看着吃的欢快的玄鹰,浑不在意道。

  “师兄心有仁念,可我们终究是人族,即便他们是敌人,也应身死债了,入土为安!”

  沈晓兰俏脸微囧,尽量委婉道。

  事实上,她很不理解,吴明对异类存有善心,偏偏对同族如此残忍。

  尸骨无存,血肉化灰,没有比这更惨的死法了!

  “呵,这叫废物利用!”

  吴明拍拍手,看着沈晓兰瞪大的美眸,认真道,“据我所知,我们人族中有一种天葬,就是死后喂鹰,而且只有身份尊贵之人才能得此殊荣,便宜他们了!”

  “师兄说的是西域或中唐西部昆仑一代的习俗,那怎能相提并论?”

  沈晓兰哭笑不得,强词夺理,不过如此!

  “哥今天心情好,给你上一课,你觉得死后是什么?”

  吴明轻抚头顶,神色轻松道。

  “死后……死后……”

  沈晓兰想说灵魂转世,可此事太过缥缈,左思右想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毕竟太笼统。

  “弱小的生灵死后会生虫,虫被各种食肉生灵吃,哺育后代,然后又被更强的生灵捕食,这是弱肉强食的生物循环。

  至于那些死后肉身不坏的存在,留下的是遗泽,泽被后世,同样是一种循环。

  所以,不要轻言生死,更不要以为死了可以一了百了,要想想人生一世,你能留下什么,!”

  吴明目光深邃道。

  “师兄有大智慧,大慈悲,小妹铭记在心!”

  沈晓兰心头一颤,螓首低垂,彻底被吴明一番歪理这副,认为面前这位集残忍和仁慈于一身的少年,拥有迥异于常人的慈悲心!

  此女能狠下心入幽峡岭,必是存了死志反抗包办婚姻,吴明正是看透此点,才愿意费些唇舌开导,否则关他屁事!

  “是你们在冥冥中引导我吗?玄鹰是荆棘崖唯一制衡群蛇的凶灵,若其血脉断绝,难道会有影响?”

  吴明想到前世所知,一种生物绝种,会招致一连串的可怕后果,影响范围之广之深,远超想象,不由有此猜测。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这人,可未必仅仅是人族,恐怕泛指所有生灵!

  以坝沽虏的修为,不可能没有发现玄鹰未曾死透,他到底为何留玄鹰一命,是有所感,还是出于自身身世而对雏鹰有所怜悯,就不得而知了!

  在崖顶的日子里,吴明想了很多,一边慢慢恢复伤势,一边整理所学,一边抵挡趁机发动攻击的蛇群。

  虽然紧凑,但却是幽峡岭中难得的清净日子!

  即便是一直心事重重沈晓兰,也渐渐有了笑容,时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逗弄雏鹰!

  而存活的雌鹰,虽对两个救命恩人仍有戒备,但也默许了两人的存在!

  直到其伤势恢复大半,吴明痊愈,留下数瓶米髓丹,才与依依不舍的沈晓兰离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