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三十七章 悯农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3-30 13:32:46 源网站:节点2
  “竖子!安敢如此欺我?”

  高瑜和孙廉之脸都绿了,险些被气炸了肺。

  一丘之貉、衣冠禽兽这两个词,被人用在自己身上,而且是在这么多同阶天骄面前,若传出去,必然会沦为笑柄。

  说出这俩词的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是被平日里嘲讽为不学无术的齐开,而且还是一个不知名小子暗中帮腔。

  如此种种,让自视甚高的两人,直接就挂不住脸了!

  在场的哪有简单人物,即便吴明的‘悄悄话’很轻,可都一清二楚,不由侧目。

  但发现此子面生,根本不是京师熟悉之人,绞尽脑汁也想不起他是何人。

  “怎么?你们两个掉书袋,平日里不是自诩满腹经纶吗?现在词穷了吧!哈哈”!

  齐开得势不饶人,大黑脸红光满面,乘隙还向吴明挤眉弄眼,全然没了之前的疏离,心下觉得这瘦不拉几的小子越看越顺眼。

  往日斗嘴,他可从来没赢过!

  “哼,你是什么人,敢在此处大放厥词?你与贾胖子这等满身铜臭之人为伍,勿要污了这清净之地,还不速速滚出去!”

  “无知小儿,看你的样子也读过几本书,怎会与黑瞎子这等无知匹夫厮混一起?

  岂不知,锦公子乃是蛟龙之后,岂是你能编排的?还不速速赔罪退下?”

  高瑜和孙廉之一言一和,避开齐开的锋芒,转而针对吴明。

  此时的吴明胃口大开,正准备吃点白玉米饭。

  这可不是普通的白玉米,而是龙宫特产,名曰白玉珍珠,粒粒饱满如龙眼,甚是诱人!

  啪嗒!

  几乎在一瞬间,吴明心神一颤,一筷子白玉米如珍珠般洒落桌面,又好似如遭重击般,脸色都有了一丝扭曲,甚至有种想要起身赔罪的架势!

  隐约间,似乎看到了在场所有人,都在喝骂‘滚出去’!

  嗡!

  谁也没有注意到,其袖口下温润华光一闪,吴明瞬间恢复清明。

  “我刚刚怎么了?为何会有种自惭形秽,想要掩面而逃的羞愧之感?”

  吴明怔然,重重坐下,神思不属。

  只觉心中有种难受、别扭的要吐血之感久久不去。

  若非砗磲念珠,险些就要真如对方所说,赔罪而逃!

  这种不明就里的感觉,让他直欲想炸了脑门!

  再看袁飞四人,此时更是满面紫红,一副恨不得钻进桌子底下的样子,而且已经准备逃走的架势!

  “儒家微言大义,杂家谣言惑众,高瑜、孙廉之,你们竟然动用神通伤人?”

  贾政经一张胖脸扭曲,双眼泛红,一时不查,竟然被人伤了吴明,登时起身怒骂。

  “呔,好狗胆,我说怎么觉得不对劲,原来你们是冲吴兄弟去了,好好好,有种跟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齐开暴怒大喝,如雷贯耳。

  一瞬间,袁飞四人如遭雷击,起身的动作一滞,惶惶然不知所以然的四顾茫然!

  听得贾政经和齐开之言,又见如此一幕,让吴明不有后怕,轻抚念珠。

  若非宝珠在,今日出丑事小,留下心理阴影,武道有碍事大,不由后怕。

  真的是太小看,各家天骄了!

  同时,对高瑜和孙廉之两人恼火异常!

  说不过,就用神通阴人,这些读书人,果然是两面三刀,满嘴跑火车的家伙!

  “嘁,若非做贼心虚,心怀鬼蜮,岂会受神通所扰?”

  两人互视一眼,洒然一笑,只是心下吃惊,吴明竟然在神通干扰下,这么快就恢复,而且并没有多少后遗症的样子。

  但得罪了他们,岂容此子有好果子吃?

  若不将吴明打落尘埃,彻底搞臭,他们就枉为‘读书人’!

  “哼,神通乱人心神,还好意思说别人,你们读的书,学的艺,识的礼,就是这样来的吗?”

  贾政经冷哼一声,圆滚滚的身躯散发出不相称的威势,神情冷峻道。

  “笑话,我们读书、学艺、识礼,乃是对人不对事!观此子行止乖张,我等说话,他竟然不分青红皂白插言,更是非不分,曲解暗讽,言语恶毒,此等人,岂配我等以礼待之?”

  高瑜傲然道。

  “高兄,跟他们这等粗鄙之人,实在谈不来礼仪之分,你瞧此人现在做的事,与贾胖子这等满身铜臭之人为伍,尽显吝啬本性,与黑瞎子这等粗俗之人为邻,则行止粗陋不堪!真是不堪入目,污人视听!”

  孙廉之遥指吴明,摇头晃脑,言行间,不仅将贾政经和齐开编排进去,更是将吴明贬斥的一文不值。

  众人侧目望去,只见吴明将桌上洒落的一粒粒白玉米捻起,一一送入口中,轻嚼慢咽,似乎并不认为,捡起掉在桌上的食物再吃下去,有什么不妥。

  一旁的袁飞四人,此时已经完全清醒过来,又听到高瑜和孙廉之的话,不由的面红耳赤,想找条缝隙钻进去。

  身子更是向一边撇着,好像想离吴明远一点。

  显然,他们觉得两人说的很对,心中更是腹诽暗骂不已,你说你好好的吃饭就吃饭,干嘛没事招惹人家啊?

  能来到这里的没一个普通人,连袁飞都自觉要夹着尾巴做人,你吴明一个朝不保夕的落魄小王爷,以为有贾政经罩着,就能肆无忌惮的得罪人?

  吴明不知袁飞所想,就算知道了,也会嗤之以鼻,只是将所有的饭粒都塞进嘴里吃下。

  贾政经苦笑不已,心说兄弟啊,这时候了你捣什么乱啊?

  就算饿了,吃多少没问题,干嘛要捡吃的,给人诟病,行为粗陋不检?

  别说他们相熟的有些受不了,就算那些观望之人,一个个都是天之骄子,别说捡桌上掉的白玉米,就算是龙牙米,估计都会不屑一顾!

  唯有史家司马睿,另有两三人,眉头微皱的看着,神色平静的吴明。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吴明眼睑微垂,缓缓起身扫视众人,将最后一粒米咽下,转身向湖畔走去。

  谁能想到,这丫刚刚故作深沉,是在诱敌深入的同时,搜肠刮肚的找点子,收拾两个‘读书人’?

  再一次,袁飞四人被吴明‘高手寂寞’的背影,震的呆愣当场!

  不止是他们,就连贾政经、齐开两个‘粗人’,还有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暗暗回味刚刚的《悯农》。

  身为天骄,无论家世、学识、实力,乃至外在表象,都是一等一的超凡。

  并不难懂的四句诗,如何不明白其中含意?

  正因此,他们才震撼,更有人怀疑的看着吴明清瘦的稚嫩脸庞,这样一个小少年,如何能做出此等悲天悯人的辞藻?

  哪里会想到,吴明何德何能做出这等诗词,不过是个拾人牙慧的大盗罢了。

  自从来到异界,发现与前世古代相似,文学传承和历史上更有近似之人,吴明便留了心,仔细收集了许多杂记、传记等等文字书稿翻看。

  最后得出统计,几乎在七国之后,汉唐之处,历经数次妖魔乱舞的时代,类似诗词一类,华而不实的文章很少出现,只有寥寥几个极为出名的人物封圣或成大儒、名将。

  所以,他可以放心的剽窃!

  但让他吃惊的是,在这个世界的古代,与前世的华夏神话传说,有着惊人的相似。

  只不过,那些神仙人物,都成了飞天遁地的大能者,而且隐约另有身份!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表。

  “兄弟,别急着走,咱们又没做错,干嘛离开?否则的话,还不被某些衣冠禽兽给说成心里有鬼?”

  眼见吴明已经离开席面,贾政经回过神来,赶紧拉住他,心说你小子不能留下这么一首诗,就跑路啊!

  “对对,吴兄弟别走,俺虽然不懂这些文绉绉的东西,但听此诗,那自有一番感悟,俺家老祖对俺说过,祖上都是重地的,不能做了大官就忘本,如今边镇战乱频繁,种地的营生,不好弄了啊!”

  齐开扯着大嗓门,抬起毛茸茸的大手似乎要拍拍吴明肩膀,却被贾政经一眼瞪的讪讪不已。

  “齐兄,令祖高见,正所谓,吃水不忘挖井人!若无他人辛劳,岂有我等身上锦衣?若忘本,禽兽不如!我吴家也是边镇起家,祖上所传典籍中,无不记述了,开辟边镇的辛苦,那些农人为了种植稻米,付出的何等心血!这白玉米里面,更有开辟边镇的无数将士血泪啊!”

  吴明神色淡然,继续装作一副神秘莫测的‘高人’样子。

  “好一个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好一个吃水不忘挖井人,兄台高义!

  就冲此言,今日之事,当记上一笔!”

  一直板着脸的司马睿,肃然起身,摸出了一管狼毫笔,手执一卷金于书册,神态肃穆的念叨起来。

  众人正在为那首诗怔然不已,此时听得其言,不由哑然失笑,齐齐挪揄的看向高瑜和孙廉之。

  司马睿所言,当然是将所见如实记载,但真是因此,众人几乎能想象到,后人看到此书时,两个小人的面孔如何跃然纸上!

  “司马睿,你敢胡乱编排,忘了你史家祖训叙行录言,无定论吗?”

  两人的神色惨白一片,几乎已经能够想象到,会是怎样一个情形。

  若被人看做是不尊重农家辛劳,只知道夸夸其谈的读书人,不知会被老百姓喷成什么样!

  “史家面前无定论,文直、事核,不虚美,不隐恶,自有后人评说!”

  司马睿头也不抬,铁笔挥舞如剑,每一笔都好像刺在两人心头,震的两人心神巨颤,踉跄倒退,面色灰败,再也没了之前的侃侃而谈,挥斥方遒的神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