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五章 七步诗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4-01 13:25:47 源网站:节点3
  自王府中出来时,仅是近黄昏,不知不觉到皇宫时,星辰当空,灯火通明,恍如白昼。

  看着巍峨的皇城门,吴明不禁想起了前世的紫禁城,跟这里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可同日而语。

  无论是用材,还是规模,亦或是上面不时闪动的点点光影,都给吴明一种浩瀚如渊,神威如狱般的肃穆威严。

  进了皇宫,自然不能再坐马车,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在浩大的皇宫中行走,以吴明和吴福一少一老的身体,真是有些吃不消了。

  “老阉狗果然没安好心,诚心玩我啊!”

  吴明满色惨白,不断的擦着冷汗,心里如明镜一样。

  韩竖有心折腾他,路上不断催促,又多转了几个弯,好悬没活活累死。

  好在吴福虽然离京多年,但也来过皇宫数次,对宫中路线还记忆犹新,问清楚在养心殿召见,才省了麻烦。

  若去的晚了,那可是大不敬之罪,哪怕是皇子都担待不起。

  对自身处境,尤其是那位皇帝的心思不甚清楚,吴明不会奢望,能把一个幼童送往敌国为质的人,顾念什么君臣之情。

  正所谓,无情最是帝王家!

  纵观历史,但凡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没几个善茬!

  就算被后世尊为圣贤的尧舜禹禅位,其中到底经历了何等惊心动魄的阴谋诡计,权力更迭,已然不可考究了。

  ……

  “这些大内侍卫散发的威势好强,虽不如我见过的武道大师,但亦不远。

  应该是武道修为不低,但武道素养却差了许多的缘故,看来我的感觉没错,这方世界的天地灵气,比华夏地球不知浓郁了多少倍,才能滋养出这等繁华的武道盛世!”

  在养心殿外等候召见,吴明依着前世经验练就的眼力暗自观察,震撼的同时又兴奋莫名。

  没有什么,能比发现武道更高境界,让这位志在攀上武道高峰的嗜武狂人更振奋的事情了!

  “圣上有旨,宣吴明觐见!”

  小王爷,只是别人对他的尊称,吴王之尊虽世袭罔替,但吴明还未继位,自然不会如此称呼。

  而且,这里是皇宫,传唤的是皇帝,还有谁能跟他比尊贵?

  吴明深吸口气,缓步进入殿内。

  让人意外的是,里面竟有数十华贵少年男女在座,有如家宴。

  “哎呀,明弟,可是我可怜的明弟来了?快快,让七哥看看,瘦了没,受苦了吗?”

  大宋七皇子赵海涛,肥胖的脸上满是激动,不顾礼节的快步跑了过来,还没到近前,一脸错愕,痛心疾首的高呼道,“明弟啊,不是我说你,误了时辰也就算了,父皇乃一代仁皇,不会苛责。但你回来,是为芸王妃娘娘祭祀,怎可为了讨好父皇就穿吉服觐见?

  你要置父皇于何地?置芸王妃娘娘于何地?置吴王于何地?置天地人伦于何地?”

  “废物,死定了!”

  韩公公等人一脸阴毒的低下了头。

  诛心之语!

  如今各国文功武治,文臣主内,最重法礼。

  吴明在戴孝期间,穿吉服面见,说轻了是年幼无知,重了就是不守孝道。

  噗通!

  殿外,吴福老脸惨白的瘫倒在地。

  自回京城,一刻都没消停,心神动荡之下,竟忘记了觐见礼服的规格。

  他分明记得,礼服送来了数套,可偏偏就选了一套吉服!

  若被文臣抓住这一点攻讦,弄不好就得安上一个媚上的罪名,吴明的名声就臭了。

  文字杀人不见血,可不是说着玩的!

  原本以为,皇帝顾念吴王两代为大宋做的贡献,会照拂一二,此言一出,不啻于打落尘埃!

  ……

  呼呼!

  偌大的养心殿针落可闻,沉寂中只有压抑的呼吸声,沉闷的让人心跳减缓。

  众人脸颊一阵抽搐,似在极力克制情绪,另有几名衣着华贵的嫔妃冷眼旁观!

  端坐上首正中的赵宇坤,面无表情却更显威严!

  天子一怒,血流漂杵!

  哪怕赵宇坤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情绪,却有如狂风暴雨即将到来!

  “皇上恕罪,老奴……”

  吴福想要担责,早被如狼似虎的侍卫拿下。

  赵海涛略显狭长的双眼中满是嘲弄。

  “呼,第一次见面,就有如此浓郁的怨念,果然,这倒霉孩子的残念在影响我!”

  吴明将所有人的表情变化收入眼底,双拳死死紧握。

  这股怨念之深,哪怕吴明久经杀戮,也不由胆寒!

  若非赵皇气息渊渟岳峙,威严如天,若非吴明极力压制,当场就要怒吼质问。

  “扶不上墙的烂泥!”

  如此一来,那些皇子皇孙,对吴明更加轻视,眼中满是嘲弄!

  在外人看来,分明是吓傻了。

  “小屁孩,跟我玩,你太嫩了!哼,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区区王八之气,吓唬老子?就让你们见识见识!”

  作为当事人的吴明,两眼无神的看向赵宇坤,暗自冷笑,缓步走向旁边的香炉。

  作为现代人,天地君亲师的封建理念,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想他吴明纵横天下,区区上位者气势就是个屁。

  噼啪!

  寂静的大殿中,香炉传来清晰可闻的荚蝶香煅烧声!

  此香状如蝴蝶,对半而生,烧而现清幽香气,可清神、镇痛、缓疲劳,乃是珍贵的天然香料。

  “这小子傻了吧,莫非是要撞上去,用苦肉计打动父皇?”

  “蠢货,若父皇如此好愚弄,也不会稳坐皇位数十年,北抵北域金国妖蛮,威压东域数百诸侯国!”

  “不知所谓的东西,在草原跟一帮蛮子呆久了,脑子也傻了!废物就是废物!”

  众人以为他会惶急的跪倒在赵宇坤面前,祈求宽恕,不由暗暗讥讽。

  唯有一明眸皓齿,二八帝女,秀眉微蹙,似在打量,又似探索。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吴明目光微垂,不经意间露出一抹沉痛的缓缓扫过众人,看向赵宇坤时又现出一抹恰到好处的畏惧、濡沐,甚至痛恨的神色。

  随着这首前世当年感动人皇,流传百世的《七步诗》缓缓道出,所有人无不悚然,冷汗涔涔。

  “父皇,儿……儿臣……”

  一幅‘兄友弟恭’的赵海涛,当发现吴明最后看向自己,不由通体发寒,瞬间瘫倒在地!

  皇室家教极严,文治武功无不兼修,任谁都懂这首古诗的寓意!

  虽然两人不是亲兄弟,但却同为宋人!

  吴明被北宋皇室赵家送往敌国为质,吴家上两代为北宋战死,功劳何其之大?

  此诗一出,好似不仅是少年在表达愤怒,更似是在质问赵宇坤!

  养心殿寂静无声,若之前是暴风雨将至,如今便是地龙翻滚将起,天崩地裂就在眼前!

  ……

  “你受苦了,朕对不起旭弟,对不起吴叔!回去后,好好将养身体,给你娘守孝一年吧!”

  赵宇坤突然起身,面上罕见的疲惫之色一闪而逝,拂袖而去。

  在座的几个年长皇妃,皆是露出错愕之色,给自家小子使了个眼色,便紧随离去。

  同时离开的,还有那名帝女,临走时深深看了眼吴明。

  “皇上,皇上!”

  一名绝美的嫔妃,怨毒的扫了一眼吴明,小碎步跑开。

  此女乃是荣贵妃,赵海涛生母,吴明这首诗可把她儿子坑惨了。

  随着赵宇坤和众长辈离开,所有人无不大松了口气。

  “赌对了!不过,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我明明感觉到,他对我有杀意!

  哼,算了,当年各国政要都被老子宰了不知凡几,别看你是皇帝,敢惹我,照样抹了你脖子!

  倒是那小丫头的眼神有些意思,莫非是看上哥了?”

  吴明低着头,漆黑的眸子中闪过慑人精芒。

  直觉告诉他,短时间内没有性命之虞!

  这样一来,就有了弄清楚来龙去脉的时间!

  ……

  “明弟,快坐,你常年在外,受苦了,这些都是你小时候爱吃的,父皇特地嘱咐御膳房做的!”

  “哎呀,明弟啊,不要这么严肃,父皇是记挂着你的,兄弟们也挂念你!”

  “明兄……”

  众皇子皇孙赶忙摆出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拉着吴明,寒虚问暖。

  至于始作俑者赵海涛,非但没人去踩一脚,反而宽慰解释,似要让两人尽释前嫌。

  “呵呵!”

  吴明‘傻乐’着应酬众人,心底对皇家亲情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兄友弟恭,无论是做给人看,还是故意恶心赵海涛,但今晚发生的事情,明日一早必然会传的沸沸扬扬。

  赵海涛这位皇子,算是被这首诗,打进了泥地,名声臭的可怕!

  “小兔崽子们,变着法的想要我的命啊。以我现在的身体条件,山珍海味胡吃海塞一通,今晚就得上演一出小王爷撑死的戏码了!”

  虚不受补,乃医理常识,哪怕有人年幼无知,几个年长的皇子皇孙也必然懂得。

  歹毒用意,昭然若揭!

  可吴明非但来者不拒,与众人把酒言欢,竟将几名修为不弱的皇孙给灌趴下了。

  几个皇女公主撑不住率先离席,接着是几个地位不高的皇孙外戚。

  到最后,眼见吴明兴致盎然,为首的几名皇子看出蹊跷,告退离席。

  就算其中有几人武道有成,也经不住这么灌酒。

  “哼,当老子被活活烧了一通,是白搭的吗?没想到,命火这玩意还有如此作用,这些酒水也不凡……嗝!”

  吴明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酒嗝,扯着嗓子喊,“来人啊,都给我搬回慈芸苑,怎么,我的话不好使?你们想抗旨不成?”

  “大胆,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说抗旨?”

  韩竖没坑到吴明,忍不住怒气勃发。

  “嘁,今晚是皇帝招我觐见赐宴,这些东西不是给我的,难道是给你们的?”

  吴明翻了个白眼,傲然道。

  韩竖等一众太监,面面相觑,不得不依从,用锦盒收拾了。

  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主儿在草原妖蛮那儿受了一肚子气,如今是天不怕地不怕,没见赵海涛这位皇子都被唬住了么?

  

  

  Ps:书友们,我是暮雨尘埃,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