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八章 紫霞青霞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4-01 13:25:47 源网站:节点3
  时光荏苒,难得平静了三天。

  慈芸苑中,除了宫中派来的十四个太监、宫女,就只有吴明和吴福主仆二人。

  吴王府的仆役,一个不见,好似当这里不存在,不管不问。

  “殿下,这里是老王妃当年住的地方,老王爷在的时候,让旭王爷和王妃住在这儿。

  如今,皇上下旨让你在此守孝,可见对吴王一脉,还是顾念旧情的。

  只要您好好表现,不求直达天听,重获圣眷,也能荣华富贵,平安一生!”

  吴福看着熟悉的花花草草,老眼湿润的讲述当年过往。

  感慨中,没有发觉,吴明满是复杂的眼中,隐藏极深的一丝清明!!

  事实上,得了前身记忆,吴明恐怕比前身都清楚,甚至能想起幼年时的吴明,在这院落中嬉笑玩耍,一道宛若仙子般出尘的绝美妇人,正慈祥的望着自己!

  在她身边,还有一个渊渟岳峙,剑眉星目的高大青年,一手倒背,一手轻揽妇人。

  曾几何时,吴明也幻想过自己的生身父母,可前世是个被师父从乞丐窝里抢来的孤儿,这一世成了王府的落魄皇子,父母不在,哪里还能享受到这些?

  “老爷、夫人、王爷、娘娘,老奴不负使命,终于活着陪殿下回来了!”

  吴福老泪纵横,匍倒在没有香烛贡品的供桌前,看着灵位和上方的画卷,泣不成声。

  此时,供桌上已然多放了三个排位,正是吴王两代人。

  吴家人丁之单薄,可见一斑!

  走进内堂,吴明神情恍惚,心头隐有悲意,坚毅的心境都被这股悲伤冲击的些涣散。

  画上的正是记忆中的美妇人,只不过眉宇间,隐有一丝化不开的愁绪与哀怨!

  “福伯,你休息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会吧!”

  吴明担心吴福身体,将他扶起,宽慰了几句。

  “殿下,您有什么话就跟娘娘说吧,老奴给您守着门,这把老骨头还能有用!”

  吴福恭敬的向灵位磕头,点燃香烛,默默退到门外,哪怕是死,也要尽忠职守到最后一刻。

  最重要的是,他怕有人听到吴明委屈之下,说出不中听的话,被人传出去。

  此时吴明的处境,真的承受不住任何压力了!

  在他看来,这几日又恢复往常沉默寡言的吴明,实在令人担心。

  ……

  待得内堂无人,吴明注视灵位、画像良久。

  那份属于儿子对母亲的思念,对父母家人的思念,此乃天理人伦,哪怕是以的意志都无法压制的。

  “倒霉孩子,你想家,我替你回来了,你想让当年看轻你,欺辱你的人后悔,我应下了。

  你想孝敬母亲,她已仙游,我代你守孝,你想让那些当年逐你出京,在草原受尽白眼嘲弄的幕后主使,同样受苦受难,你想重新习武,纵横天天,我通通都会为你做到。

  你的身体从今日起就属于我,一切因果,我华夏狂龙——吴明替你完成!”

  望着香烟袅袅掩映下的画中女子,脑海中闪过在草原的不甘绝望,身死之时的怨恨滔天,吴福受重伤时的悲痛无助,吴明面色肃穆,向着灵位缓缓跪下!

  这一刻,没有纵横天下的华夏武道大师狂龙,只有为母守孝的小王爷吴明!

  隐约间,吴明瘦小的背影,在无形之中高大了几分,少了几分卑微、怯懦,多了几分坚毅果敢!

  三拜九叩,大礼完毕,吴明蓦然起身,轻轻晃动臂膀,脚下不丁不八,眉目微垂的运动起来。

  噼啪!

  衣袖轻微的炸响中,《八段锦》第一式两手托天理三焦信手拈来,直至最后第八式,行云流水般施展开来。

  虽然吴明这一脉的传的《先天功》与《八段锦》,暂时不能同时修炼,但单练《八段锦》对养身却是有着极大好处。

  “呼……身体还是太弱了!”

  行功完毕,吴明有些站不稳,大汗淋漓,满面惨白。

  “身体好转,你怎么不高兴啊?”

  紫衣女娃嗖忽现身,出奇的没有急吼吼的吸取命火之力。

  “没什么,对了,你总该有名字吧?”

  对于两女娃神出鬼没,已经有些免疫力的吴明,收回思绪,露出一抹狼外婆似的灿烂笑容。

  “名字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紫衣女娃不知道饿了多少年,满脑子都是吃的。

  “咳,名字就是称呼,总不能你啊喂的,比如我叫吴明,你可以叫我名字。

  但我年龄……呃,表面上我比你大,就叫我叔叔或者哥哥吧,随你!”

  吴明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门,聪明如他,也不知道该怎么交流了。

  “哦,那就叫......哥哥吧,怪顺口的,嘻嘻!咯咯!那我叫什么?”

  紫衣女娃笑嘻嘻的飘到吴明肩头,晃着两条白嫩小腿,皱着眉头思考。

  许是口齿不太清楚,让人分不清是在笑,还是叫人。

  “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吴明的妹妹了!以后谁敢欺负你,我就揍他!”

  吴明说完,气馁的看着白瘦的拳头,就这副身板,被人保护还差不多。

  看着犹如瓷娃娃般的女孩,不由童心大起,脑海中闪过一抹灵光,有些恶趣味的道,

  “你一身紫纱,犹如天边云霞,就叫紫霞好了,我们既然兄妹相称,就叫你阿紫,以示亲近。”

  “紫霞紫霞,好啊好啊,我有名字了,可是姐姐呢?姐姐叫什么好啊?”

  紫霞欢呼雀跃,抱着小拳头,大眼睛里满是希冀。

  “那丫头啊,冷冰冰的,就叫青霞,嗯,我看你比她懂事多了,你应该是姐姐才对,我就叫她小青,哈哈!紫霞、青霞,哇哈哈哈!”

  吴明撇了撇嘴,脑海里闪过一个冲自己弹脑瓜崩的小丫头鬼脸,不由得意大笑。

  “嘻嘻,青霞姐姐,我喜欢!”

  紫霞喜哄哄的蹦蹦跳跳。

  许是被这宛若精灵的小姑娘感染,又有之前灵前明誓承担有因果,吴明只觉心头沉疴尽去,心神制不住的升腾,丹田命火猛的打了一个漩。

  呼!

  一瞬间,四肢百骸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轻轻拂过,身体的疲惫尽去,忍不住一声长啸。

  “哈!”

  吐气开声,在空荡荡的灵堂中回荡。

  一口浊气吐出,吴明整个人精气神都好似升华了般,即便面容依旧惨白,却掩不住灼灼放光的双目!

  “咦,怪了,哥哥,你的先天命火,怎么会自行增长?”

  紫霞好奇宝宝似的,大眼瞪的溜圆,嘴角隐现晶莹涎水。

  实在不知道,她是好奇,还是馋了!

  “看来,这命火之力,并非仅靠吸纳灵丹或灵气增长,也与心境有关。

  只不过,这种境遇可遇不可求,过于执着,对我武道不利!”

  吴明此时心思通透,虽然知道与心境有关,却摸不透这种玄奇变化的根由,索性不再执迷于此。

  本想跟紫霞好好交流一番修炼心得,但门外喧哗一片,让吴明好不着恼。

  ……

  “吴总管,您怎么挡着门,若小王爷出了什么事,您担待得起,我们可担待不起!”

  “就是,现在宫里谁不知道,吴总管跟了个好主子,竟然可以求到奴才头上救命!连木公公都亲手施救,谁敢把您怎样?您就可怜可怜小的们吧?”

  “您看在小的们还算殷勤的份上,让我们进去看看,没事还好,反正没损失,若真出了事儿,我们可就惨了!”

  门外,几个小太监宫女,犹如抢食的小鸡,冷嘲热讽,梗着脖子推搡吴福。

  可怜吴福昨夜受刑,虽然吃了灵丹保命,但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

  只不过,他仍旧记着吴明的嘱咐,不让任何人进去。

  而且,里面是灵堂,这么多人一拥而入,乱哄哄的成何体统?

  最重要的是,虽然他如今老迈,修为不在,可耳不聋、眼不花,吴明的那声长啸,虽然依旧虚弱,但却中气十足,哪里会有问题?

  眼见吴福挡不住了,大门哐当一声被推了开来!

  “造反吗?我父母长辈的灵堂,也是你们能乱闯的?”

  吴明扶住狼狈不堪的吴福,神情冷峻的扫过一众骄傲不驯的太监宫女,心神沉凝,“这帮狗东西,还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想探我的底,都不知道收敛一些,他们的主子,到底图谋我什么?这种摸不清路数的感觉,真是难受啊!”

  “殿下冤枉啊,我等只是关心殿下安危,实不敢有半点不敬!”

  “殿下身体虚弱,磕了碰了,让这灵堂贱了血,罪过可就大了”

  “请殿下看在我等一片忠心的份上,赏赐则个!”

  众人跪了一地,呼天抢地的喊冤,竟恬不知耻的讨赏。

  这可是在慈芸苑灵堂,别说打死他们,就算打死只猫狗,沾了血,都会被人传出去说成不孝。

  敢在守孝期间杀生,便是悖逆人伦的大罪!

  文官一张嘴,就能喷死他!

  奴大欺主,莫过于此!

  吴福气的直哆嗦,差点背过气去。

  “哼,竟敢以母妃灵堂威胁我,找死!”

  吴明嘴角泛起一抹微不可查的冷酷弧度。

  一首《七步诗》虽换来了短暂安全,但吴明很清楚这些深宫中讨生活之人的手段。

  若今天退让了,给人留下一个软弱可欺的印象,麻烦必然接踵而至!

  最重要的是,打一开始,他就清楚,这些人,不过是那些别有用心之人安插进来监视他的探子罢了。

  而一怒打死几个不听话的奴才,虽会被人诟病不孝,但同样给人冲动易怒、好对付的印象。

  如此一来,就能得到更多缓冲时间!

  说到底,还是实力!

  若有实力,哪儿还用得着如此束手束脚,连几个奴才都管不住?

  关键的是,这些奴才年龄不大,但各个都受过栽培,另有几人隐隐有武功底子,根本不是如今的吴明能对付的。

  “依雪公主驾到!”

  就在吴明纠结如何反击之时,一声响亮唱名,惊的所有人齐齐一愣!

  

  

  Ps:书友们,我是暮雨尘埃,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