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十八章 杂鱼和兰心素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3-31 12:15:38 源网站:节点11
  暗夜下,大街上,两队人马并排而立。

  “哎吆歪,这位兄弟,我观你天庭饱满,仪表堂堂,贵气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我与兄弟一见如故,不如去醉月楼一醉方休如何?兄弟不要拒绝,一定要给我表示歉意的机会啊!”

  贾政经挪动圆滚滚的身躯,自来熟的凑到车架前,胖胖的大手径直攀向吴明手臂。

  吴福犹豫了下,并未阻拦,这位可是有名有姓的主儿,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伤人!

  而且,那张娃娃脸的笑容,着实有让人如沐春风之感!

  太监们面露惊诧,只是更多的却有古怪之色,怪异至极!

  哒哒!

  手指在车辕上极有韵律的敲击了一下,吴明看了看天色,不着痕迹的审视了下贾政经那张胖胖的娃娃脸。

  肥肉压的眼睛眯成了缝,纵然笑意盈盈,吴明仍旧捕捉到了一丝精明与市侩!

  “些许小事,怎好劳烦兄台破费?而且,在下奉旨守孝,不能饮酒,以后有空,再约!”

  吴明‘羞涩’一笑,躲开了有些油腻腻的胖手道。

  “哎呀,兄弟在守孝?这就是哥哥的不对了,不如这样,城中月华斋的斋饭也是汴梁一绝,我们喝杯茶水,以纪今日相遇!”

  贾政经好似没听出话里的婉拒之意,兀自要拉吴明。

  “兄台如此盛情,让人难却~”

  吴明假装犹豫了下,为难的看向吴福。

  “咳,贾少爷,我家小少爷奉旨守孝,不能离开家太久,若您有心,可到吴王府慈芸苑一聚!”

  吴福心领神会道。

  人老成精如他,已经察觉到一丝异样,哪里肯让吴明跟人走。

  自家这一老一少,虽然在明面上安全,可指不定就有人暗中使绊子。

  在王府就不同了,再怎么着,也有皇帝旨意在,不是什么人都敢在那儿撒野!

  “兄弟,我们~”

  贾政经眼巴巴的看着吴明,小眼睛中满是‘诚挚’。

  “咳咳!”

  吴明心里腻歪的不行,眼见胃口吊的差不多了,对吴福道,“福伯,这次回去,我估计很长时间不能出府,就一晚,有贾兄照顾,不会有事啊!”

  “这~”

  吴福一脸为难。

  原本他以为吴明有心拒绝这来历不明之人的邀请,才给自己使眼色,没成想最后竟然答应了。

  “哏哏,吴老弟放心,老夫会将小王爷安全送回王府!”

  斜刺里,一名干瘦老者,从马车阴影中飘了出来。

  “是你!”

  吴福老眼一凝,叮嘱了一声,“小少爷,早去早回!”

  言罢,带队离开!

  “哈哈,你们别愣着,照看吴老回王府,不得有任何闪失!”

  贾政经大喜过望,吩咐几名精壮手下跟随,与吴明把臂上了自己的马车。

  贾家的马车极为宽敞,富丽堂皇,却不给人暴发户之感,一应用具,极为考究。

  坐在马车中,一点都感觉不到颠簸,贾政经甚至亲自斟茶倒水,都不见晃出一点。

  之前露了一面的干瘦老者,再次消失,谁也不知他在哪儿。

  但直觉告诉吴明,此人一定就在左近,因为他背后一直有点不舒服,那是被人盯住的异样。

  索性,这种异样并未存在多久,否则的话,这么一路不自在下去,他都怕坚持不住走人!

  “小胖子有点意思,生在大富大贵之家,吃穿用度无一不是奢侈之物,但这马车却不显奢华,恐怕,这就是世家与暴发户的差距吧!

  一大早,那些发情的小家伙闹事,三王中午就派人来送贴,下午我这刚从内务府回来,小胖子就找上门来,啧啧,谁说古代信息传递不方便的?”

  吴明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没问为什么找上自己,心里却震惊于这个世界情报传递之迅捷。

  对方明显没把自己当蠢货,毕竟刚刚一番话,已经表现的很明显,话里话外只透露着一个意思——我就是来找你的!

  可现在又不说,吴明也懒得问,反正无事不登三宝殿!

  总不能,是来找知己话家常的吧?

  “兄弟,到了!哥哥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定了一桌小罗汉席,对身体大有补益!”

  贾政经热情的领着吴明走向一座不大,颇为幽静的园林。

  除了两人,那名干瘦老者也从阴影中现身,三人一路而行,来到门前,自有人领路而行。

  这番话,听得吴明心中惊讶不已,不由再次看了眼那张笑意盈盈的胖脸,感情这贾政经似乎已经料到自己会来,早早定好了席面!

  “怎么回事?这不是去往素心院的路吧?”

  走了一段,贾政经胖脸一皱的问门子。

  很显然,他来过不止一次,熟门熟路,仅走了一会,就发现不对劲。

  “贾少爷,斋主今日宴客,素心斋实在空不出来,已经为您另行安排了竹月院,为聊表歉意,今晚的小罗汉斋免~”

  门子嘴角一抽,尴尬道。

  “嘿,有意思,你是不是要说免费啊?当贾大爷我缺钱吗?”

  一路谈笑风生的贾政经怒了。

  吴明看的有趣,有关贾氏这一门杂家传承势力,讲究的就是与人为善,和气生财。

  但有一点是忌讳,那便是,不能认为他没钱,否则他跟你急!

  这跟许多有钱人,生怕别人知道他有钱完全相悖,贾家就怕别人不知道自家有钱。

  在他们的认知中,自己有钱,不会贪图小便宜,别人才会跟你放心做生意!

  这个理念,一直伴随贾家至今,其商道贯通五国,媲美四海龙商,就算五国皇商,都有求上门的时候!

  “贾少爷,贾大爷,满京城,不,整个大宋,谁敢说您没钱啊?这不是赶上事情了嘛,您行行好,今儿个真有贵客!”

  门子哭丧着脸说和,心里更是暗骂自己的领班,把这么个苦差事丢给自己。

  若是往日知道,要来接送这位财神爷,他早就屁颠屁颠了,毕竟都知道贾政经出手豪阔,为人和善。

  但偏偏,今天不凑巧,月华斋来了贵客,不得不把贾政经定好的素心院让出来待客。

  “吆喝,贵客?贵以财论,什么贵客,比我有钱啊?”

  原本还被吴明认为有品位的贾政经,此时满口的铜臭味,不依不饶。

  吴明站在一旁,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毕竟门子一句话,戳到了贾政经最引以为傲的神经上。

  哪怕,这是无心之失!

  他可是清楚,有些人执拗起来,尤其是有着毕生追求的人执拗起来,那性子真是可怕的让人头皮发麻!

  “阿弥陀佛,贾施主何必满口铜臭,咄咄逼人,强人所难?”

  就在门子欲哭无泪,不知如何辩解时,月色下,一席灰衣缓缓而来。

  “好你个小和尚,明明是月华斋不按规矩办事,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贾大爷强人所难?什么时候,你神秀不修佛道,转了名家那一套白马非马了?”

  听得此言,贾政经胖脸上的笑容再次涌现,眯起的眼睛里,却满是怒火!

  “好一副皮囊!”

  看清来人,吴明不由惊讶于世间竟有如此超然人物。

  如果说,柳依雪是他见过的灵气最盛的女子,哪怕稚龄也惊艳无双。

  那这唇红齿白,眉目如星,身着青灰色僧袍而来,沐浴在月光下的小和尚,则是最让他惊艳的男子。

  是的,惊艳,一个少年,让另一个少年惊艳!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没来由的,脑海中闪过一句诗。

  在这月光下,小和尚就如一盏明灯,吸引了所有目光,更让月光都黯然失色!

  那门子,早已是看呆了!

  “贾施主着相了!神秀不过就事论事,而非白马非马,此彼非彼也!”

  神秀双手合十一礼,语带禅机道。

  轻轻一言,听的干瘦老者灰白的眉毛微皱,但看到贾政经一脸从容时便放松了心神。

  而当看到吴明仅仅恍惚了下,便恢复了神态,老眼中不由闪过一抹惊讶。

  但他不知道的是,吴明此时心中的惊讶,甚至说是震惊,乃至有些恼怒,是何等的浓烈!

  “刚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认同小和尚的话?”

  若非心志坚毅,差点就忍不住脱口而出,呵斥贾政经!

  这种感觉极为不好,让他不由对神秀小和尚,充满了戒心。

  “嘿,数月不见,小和尚禅语见长啊,不过,今天这事儿好解决,只要你吃了这个,一切好说!”

  贾政经狞笑一声,从袖子里摸出一团热气腾腾的白色物事。

  “包子!”

  吴明一脸古怪,若非已经确定,这贾胖子今天找的是自己,此时他都会以为,专门为这神秀小和尚而来。

  他可以肯定,这包子里是肉馅!

  “贾施主,贫僧乃出家人,戒荤腥,你这不是强人所难是如何?”

  神秀面色不变,意有所指道。

  “强人所难?嘿嘿,开门做生意,迎来客往,先来后到,我这定了席面,你们说改就改,没个规矩,说我强人所难?你到底吃不吃吧?不吃的话,今天这斋饭,咱也不吃了,明儿个就让月华斋瞧好!”

  贾政经占着理,根本不吃神秀这一套,阴测测笑道。

  “贾施主,你如此无理取闹,难道要让你的客人空腹而回?这恐怕不是贾氏待客之道!”

  神秀眉头微微一挑,星目看向吴明,合十一礼道,“这位施主,想必是贾施主的朋友,贾家一向秉承与人为善,作为朋友,莫非要见他走入歧路?如此,恐非朋友之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1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