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龙 第九十七章 改朝换代

小说: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更新时间:2018-03-30 13:32:46 源网站:节点2
  吴明如此痛快承认所有指证,让众人错愕又不免狐疑,这小子明显不是轻易服软的主儿啊!

  否则,何至于刚刚选择那么激烈的方式,重创张阳?

  “老姐姐,既然世子都承认了,您看是不是让王捕头压他入监?”

  木春小心翼翼道。

  “小子,你是怕菁姨护不住你吗?”

  桑菁菁没有理会木春,侧身‘看’着吴明。

  “菁姨,无论我出于什么理由杀人,都是有违法理,人族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法理!”

  吴明正色道。

  桑菁菁默然,吴福张了张嘴没有说话,胡仓等人面露焦急,一时不知如何劝解。

  “咳咳,既然世子殿下如此明事理,王捕头,你还愣着干什么?”

  木春终于松了口气,心说这小子总算懂事了一回。

  “小王爷,请吧!”

  王传风一手抖出法链,没敢靠近。

  “好啊!”

  在众人注视下,吴明踏前两步,突然撤回一步,挠了挠头道,“我倒是忘了,不知按照你们所说,我会被判个什么罪名?”

  木春心头咯噔一生,顿觉不妙。

  “斩立决!”

  桑菁菁缓缓吐出三个字。

  “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王椿等人面露冷色。

  “是这样啊,那抓我一个人就不对了,当时我不过是见义勇为,手段过激而已!

  你们不知道,这小子简直不是人……”

  吴明挠了挠头,一副我不当冤大头的样子,绘声绘色的将当初情形讲述出来。

  也不添油加醋,只是把所见所闻一一描述。

  在场之人听完,无不变色,尤其不少出身底层的护卫更是敢怒不敢言。

  这简直不把人当人看啊!

  “胡说八道,小畜生自知必死,还敢血口喷人?”

  王棆厉喝道。

  “嘿,老狗不要乱吠,啧啧,巡捕房不是有秘术吗?查一查便知真假!

  说实话,本世子还是年轻气盛,实在是忍不住啊。

  不然当时回头报官,也不至于惹下这么麻烦的官司!”

  吴明捂着胸口,‘后悔不迭’道。

  “你……”

  王棆气的险些吐血。

  “儿啊,你怎么了?我可怜的儿啊,恨为父无能,不能为你报仇雪恨啊!”

  王庆森突然抱住王林,哭嚎不已。

  “死了!好狠的手段,竟然敢在这么多先天眼皮子底下……”

  吴明瞳孔骤然一缩,心头微寒。

  虽然王林伤势严重,但绝不至于这么一时半会都撑不住。

  “小畜生,我王家儿郎重伤身亡,凭你巧言令色,也不过是死无对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你若但凡还有一点人性,就不该往逝者身上泼脏水!”

  王椿目中杀机凛冽,森冷道。

  “嘁,老狗你还真是会颠倒黑白,这种人渣死就死了,不过他死了不要紧,还有苦主在!”

  吴明讥笑道。

  “够了,你们王家此子什么德行,难道自己不清楚吗?真要把事情揭开,真以为能赢?”

  桑菁菁冷声道。

  “哼!”

  王椿和王棆互视一眼,只能强忍怒火,默默看向张家兄弟。

  “桑大人,我四弟之死呢?当时我四弟不过是去接他回府,便被偷袭至死。

  他可是意境巅峰武者,什么时候我大宋武者死的这么没有尊严和价值?”

  张忠义面露悲痛,咬牙切齿道。

  “老姐姐,这件事怎么也说不过去吧?当初王家刘供奉之事,算是事出有因,仅仅关了几天。

  如今再要徇私,我大宋法理恐怕再也压不住天下武者悠悠之口啊!”

  木春道。

  “木公公明鉴,小子回京时路遇截杀,乔装进城,在外城杀宵小,心绪不宁。

  初到府中,突然冒出个不认识的人来,见面就要抓我。

  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小子也不过是反应过激而已,不信可以问下王统领!”

  吴明根本不给他用话拿捏桑菁菁的机会,拱手道。

  “胡言乱语!四弟明言去接你,何至于下毒手?王宇你说,是不是?”

  张忠义厉声道。

  “这个……这个,当时……当时,张大人确实是出手抓过小王爷!”

  王宇犹豫了好一会,哭丧着脸说出当时实况。

  “大家都听到了,小子自回京,屡次三番遇险,不得不以利器防身,实在怪不得我!”

  吴明双手一摊,满面委屈。

  众人摇头不已,心说这位小主实在是太能说了,简直能把死人说活了!

  “那……那我儿之事呢?不管你对我有何不满,何至于将他重伤致残?他怎么说也是你义兄!”

  张忠义气的胸口极速起伏,话都不利索了。

  “说实话,我只是兑现诺言而已!堂堂男儿,岂能言而无信?”

  吴明瞅着已经苏醒的张阳,邪邪一笑。

  “你……噗!”

  张阳口吐鲜血,头一歪的昏厥过去。

  “畜生!”

  张忠义抱着张阳,气的双目通红。

  “畜生骂谁呢?”

  吴明掏了掏耳朵。

  “畜……”

  张忠义险些一口气背过气,狠狠吸了口气,对木春道,“木公公,你可看到此子何等张狂?

  一张利口颠倒黑白,杀死杀伤这么多人都不当回事,残害义兄当做儿戏,他算人吗?”

  “这小兔崽子有恃无恐啊,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木春黑着脸,心中暗自腹诽,你自己找骂怪谁啊?

  这个时候,就算是他也不敢轻易接茬了。

  左右横竖,倒过来正过去,没人敢把吴明怎么着!

  “嘁,这话别人说可以,你没忠义说出来,可就让人笑掉大牙了!”

  吴明嗤笑道。

  “啊啊,小杂种,我张家与你不死不休!”

  张忠义仰天怒啸,怨毒的看了眼吴明,抱起张阳转身就走。

  “哼,你等着,除非你不出京城!”

  张忠勇留下狠话,招呼自家护卫离开。

  怎么看,都有点狼狈意味!

  “噢噢!小王爷威武!”

  胡来等众小欢呼雀跃。

  王椿等人面色难看,眼见奈何不得吴明,愤而甩袖离开。

  死了一个家族嫡系,没能把凶手如何,脸丢大发了!

  “老姐姐,你看……”

  木春心说这叫什么事儿啊,可不得不压下心头烦躁跟正主好好谈谈。

  “虽事出有因,但这小子毕竟……嗯,行事过激,防卫过当,老婆子会亲自带他去刑部定罪!”

  桑菁菁漠然转身。

  木春脸色僵硬,张了张嘴,半天没说出话来,只能一跺脚离开。

  “木公公!”

  突然,吴明喊住他,笑吟吟说道,“此次古家之行,小子获益匪浅,这亲戚实在要不起!”

  “世子的意思是?”

  木春微愕,心中通透明白。

  意思就是,皇室以后不要以古家是吴王府亲戚的名义算计!

  换言之,吴明对赵宋皇室起了戒心!

  “嗯,我大外公还活着!”

  吴明轻轻拱手,随桑菁菁向内走去。

  “大外公?活着?嘶!”

  木春轻抽一口凉气,目中厉芒一闪而逝,深深看了眼吴明背影,身形一闪的消失不见。

  任谁都知道,吴王府如今要变天了!

  ……

  “小子,出去一趟懂事了!”

  慈芸苑凉亭中,桑菁菁欣慰不已。

  虽然她有能力挡下张、王两家,但终究有违法理,悖逆她一生所秉持的道!

  但经吴明所言所行之后,一切都说的过去,而且还能有个比较合理的结果。

  “嘿,总不能每次出事,都让您老劳心劳力!”

  吴明讪笑道。

  “你还想躲我到什么时候?”

  桑菁菁微微摇头,突然面色转冷,重重一顿玉杖。

  “咳咳!”

  吴福一脸尴尬,目中满是复杂之色。

  吴明心中窃笑不已,起身想要离开,却被桑菁菁拦下。

  “有些事,连这老家伙也不清楚,有必要让你知道!”

  桑菁菁横了吴福一眼。

  “是因为福伯如今修为恢复了吗?”

  吴明心下一凛,正色道。

  吴福收束心神,一脸肃然的缓缓落座。

  “嗯!听你刚刚对木春所言,想来你经知道不少!”

  桑菁菁微微颔首,面色凝重。

  “菁姨,我只是知道,皇室图谋的不在我,而是圣道,此事关系到我大外公!”

  吴明默默点头,虚心请教。

  “圣道之争,凶险莫测,稍有不慎,便有可能举族倾覆!

  赵宋皇室积弱多年,早已让各家不满,若非出了一个赵书航,恐怕百年内便有改朝换代之厄!”

  桑菁菁沉声道。

  吴明深吸口气,目光闪烁。

  虽然早有猜测,但没想到,赵家形势竟然到了此等地步。

  “原本,皇室是不可能参与圣道之争的,但赵书航发誓绝不登基皇位,才造成了如今局面。

  而你大外公身份又特殊,为大宋儒家、杂家等守旧派所不容,才致使你如今境遇。”

  桑菁菁缓缓道。

  “您知道我大外公的身份?”

  吴明微讶,转而苦笑。

  以法家之能,只要想追查,恐怕天下少有能瞒过法家法眼之事。

  “呵呵,今天你将话挑明,虽然算是明确站到了皇室对立面,但也让他们投鼠忌器,不敢正面对付你!”

  桑菁菁莞尔一笑,轻拍了拍吴明肩头,语重心长道,“你虽知圣道之争凶险,却不知其中到底有多么可怕!”

  “还请菁姨指点!”

  吴明正色道。

  “当年儒祖为了封圣,将其师道祖逼的西出函谷,后来才有释教东进,神州三教九流鼎立!”

  桑菁菁淡淡道。

  吴明倒抽一口凉气,险些被这等耸人听闻的信息惊的失措。

  短短一句话,昭示了圣道之争,无父子,无师徒,无尊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真武狂龙,真武狂龙最新章节,真武狂龙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